小说:我要回家(下)

3.回家

傍晚回家途中又塞车,塞在路上,倒是有时间细读马路两旁灯柱及树干上换了又换的房屋广告。冠皇城路口的大看版,又换成三层楼洋房,刚峻工,土著10%优惠,联络电话012345678,广告板上的三层楼洋房美轮美奂,门前三代同堂,画面温馨,还有多部宾士及宝马,好像这一切都不必花钱,谁都可以拥有。

塞在路上,想起老同学张焕曾自诩他每天可以睡到中午,下午打几通电话,不必上班钱财就滚滚而来,塞满他银行户口。“我手上随时有几间店铺、公寓及地皮在等买主,用人头买进,买进卖出转手一次,房价便涨5到10%,马上可赚进几十万,做房地产钱滚钱,比玩股票牢靠多了,老马,学学吧!”我还曾央求张焕教我炒房诀窍,让点机会给我,那时候谁会去想到什么“炒房谋取暴利是剥削人民居住权”这般大道理?连小孩也在玩房地产游戏,从小就学着敛财,学着贪婪。不是屋奴不会知道头上那几片瓦,会沉重得折背要命。

今天下午便开始下起滂沱大雨,回家途中,雨势倒是歇了许多。我已决定要把投资失败,失业多时及公寓要被银行收回的事,坦诚告诉阿美。阿美是贤妻良母,不应该再蒙骗她了。或许她会去找岳父帮忙,先解决房贷问题,让我重新再来。我既已做了决定,心中笃定许多,好久没像今晚这般归心似箭,赶着回家跟阿美忏悔,求她原谅。

我停好车子向家走去,离家不到100公尺,经过一部停在路旁的黑色轿车时,车门突然打开,冲出两个皮肤黝黑、样子骠悍的男人,一左一右夹持我拉往车厢去,一人用马来话说:“把你抓去痛打一顿,看你敢不敢不还钱。”

还钱。大耳窿。阿美。谶悔。家人。家人危险,家人有危险……也不晓得那来的气力及灵巧的动作,我先以手肘撞向较矮小的一人,挣脱他的夹持,然后用尽全身气力撞向另一人,把他撞倒在地上,拔腿便往我停车的方向奋力逃窜,冲到我的休旅车旁,从裤袋掏出车钥匙,按下遥控,还来不及上车,后面“砰、砰”两声枪声,我觉得后脑勺及心脏一阵剧痛,像被子弹击中,我双脚一软,瘫跌到湿漉漉的地上,我的心境也产生一阵异常强烈的莫名难过,然剧痛和难过刚出现,瞬息间又消失了,我摸摸身体和头颅,没有刺痛,也没有湿黏浓稠血迹。

在强烈“我要回家”意识的驱使下,我惊醒过来,从地面跳起爬上驾驶座,插入钥匙,上档,踩油门冲出路上,往高速公路方向快速开去,从望后镜可看到歹徒的黑车也开出路面,紧追上来。接下来半小时,我在高速公路左闪右插,拼命窜逃,到我肯定黑车已经没在后头追逐,我才放缓车速把车开回社区,在夜色掩护下,确定凶车没绕回来在家门外埋伏,快速进入公寓大厦。

我终于回家了。阿美在客厅看电视,在等我回来吃饭。我脚步蹒跚,跟阿美说:“我今天有点累,想先休息一下。你们先开饭,不必等我。”阿美也没抬头看我,我静静走入寝室带上门,闭上双眼瘫倒床上,觉得我整个躯体像沉潜入定,飘渺四散。时间的流动似乎也怠慢下来了,过不久,四周的物与事凝定不动,时间静止了。又一种陌生但欢欣的感受涌现心头,占据我整个心灵,我感觉到解脱,感觉到永恒。

我睡得好沉,睡得好安心。我已回家了。

4.翌日报载

“……又见枪杀案,家门前行凶,歹徒枪法奇准,一枪正中死者心脏,另一枪击中后脑勺左侧,死者当场毙命,横尸自己休旅车旁。警方透露,死者裤袋有知名Monopoly房地产交易游戏的绿色及红色塑胶小屋各三枚,有一张红色“免刑出狱”游戏卡。死者职业正当,为某银行分行襄理,行凶动机不明……。”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