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把文革恶风带入董总

中国的文化大革命,简称文革。

1966年5月至1976年10月,这十年的文革,所带来的伤痛与造成的破坏,实是罄竹难书。

今天相关文革的资料与书籍已很多,即使年轻一代不了解文革,也可从网络上找到很多相关资料。但是那个时代的集体野蛮、暴力及盲从的疯狂,至今仍教人难以理解,是什么力量能让千千万万人都陷入这浩劫?

虽然,对于一些至今仍然崇拜毛泽东,一直视毛为偶像的人,只是把文革的责任都算到林彪跟江青的头上。但是,毛泽东要为文革负上最大责任,而且正是毛泽东利用文革来夺权,这一点即使是要费心为老毛涂脂沫粉,也是无可回避的历史。

抹黑诬蔑斗垮斗臭

文革期间的一些奇特社会现象,也应成为历史让人借镜的教训。

一个,是文革的歌曲;例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这样的歌。歌词怎么唱?

一开头就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呀,就是好,就是好”,不由分说,不容思考,就是一味好,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洗脑歌,洗得根本让人不用脑去思索。

再一个,是文革式的语言。只要翻查相关资料,找出那时代的大字报或者党报的社论,或者领袖的谈话,多的是口诛笔伐充满火药味的檄文,不讲理也不饶人,动辄上纲上线,甚至抹黑诬蔑,必欲置人于死地而后快。

那种要把人斗倒斗垮斗臭,只问立场不问是非,而且非友即敌的态度,只认“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是好人,其他站在对立面,或者要打倒的,都是坏人、是牛鬼蛇神、是汉奸走狗……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语言,实是那个时代的“潮语”。

甚至,进一步把文革式的语言融入歌曲,就出现了“歌唱毛主席歌唱党,党是我们亲爹娘。谁要敢说党不好,马上叫他见阎王”这种表演。

董总风波一味批斗

当然,文革结束了,文革也过去了,更让我们庆幸安慰的,我们没有经历过文革这场浩劫。但是,纵观上述这些文革的气氛与语言,我们难道没有觉得一丝丝眼熟吗?

是的,在今日谈及董总风波时,就不难发现,总有那么一丝丝文革的味道了。

尤其是,当十个华团前往董总关心行政处人员的情况后,那种文革批斗“敌人”的味道就更浓厚了。

对于华教华团的同道,对于行政处的知识分子,使用上文革的语言与手段,尤其是在社交网络平台大肆攻击,这种对人格的摧残,对知识分子的污辱,很难相信竟然是自诩为捍卫华教的人所为。

就像华研总秘书陈松青所说,中国文革时期的斗争方式并不适用于董总。

历史教训应引为鉴

因为,顶着爱华教之名却把文革的手法带入董总的擂台,对着同样身处华教队伍,其中包括曾经是同一阵线的同僚,发动文革式的斗倒斗垮斗臭攻势,然后把领袖吹捧得天上有地上无,就只差要有“谁要敢说叶邹不好,马上叫他见阎王”这种表演,那么到最后对着“曾经的同道”,恐只剩下盲目的憎恨。

台湾评论人南方朔在曾引爱尔兰诗人史蒂芬斯的诗《憎恨》,来谈文革伤害,诗中写道:将来有一天这事早已成为过去我们所有的箭也射完我们可以互相问问为什么我们要互相憎恨却找不到一个像样的理由可以讲出来到那时候,我们恐怕会感到我们以前的互相憎恨,简直就是个谜。

文革的惨痛经验,难道还不足以成为历史教训吗?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