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父亲的宗亲

父亲年轻时,只身孤影,从中国乘上一片风帆,在海上飘荡3个月,熬过晕船、饥饿、寒冻,才踏上马来亚这片土地。

父亲来到这里,举目无亲,后来才打听到有一位宗亲,锺松,经过一段日子才联络上。

锺松很早就来到这里,经营了一间杂货店,赚了一些钱,不久又买了一些胶园,生活就日渐富裕。

父亲虽然贫穷,但也不敢去攀缘求助,靠着自己一双手去捱,自立成家,父亲面对困境时,锺松总会前来慰问、协助。

新年回乡,想去看看那离开五十多年的小地方兰都班央。来到了这里,我举目一望,两排商店,年日已久,木板已经发黑腐旧,好些店没有做生意,上一辈的经营,后辈都不愿守在这个小小山镇了。

我下车想拍个照,当我拿起相机,脑子却想起父亲的宗亲锺松就住这里。这时,看见一个妇女在店门外,我上前问道:“ 请问‘广惠昌’店在哪里!”

她惊呆地望着我说:“ 我就是‘广惠昌’的媳妇。”

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面对不相识。我告诉她我是锺奎生的儿子,从怡保来的。她想了很久很久才说:“ 哦!我知道了,听前辈提过,来,来,到店里坐。”

她带我来到店里,我抬头一望“广惠昌”宝号挂在门额上,宝号依旧,人事已非,锺松叔已过世多年。

坐下来,妇女告诉我,他叫丘安珍,老公是锺松幼儿锺士雄,大家聊起往事,深感时间匆匆,岁月不留人,多少事都已年代湮远。我想,今天我们能相逢,真是因缘殊胜,更要珍惜这一份宗亲情。

当我踏出店门,总是回头张望“广惠昌”3个字。曾经听父亲说过,宗亲锺松取用这个店号,意思是“我们广东省惠州人要昌盛起来”。但是,今天消费税来了,“广惠昌”宝号,日后再会昌盛吗?

车子离开了小小的市镇,我惦念着“广惠昌”,它是我们这块土地的历史 ……。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