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文学:当我开上跑车时

农历新年过后开工,车子快到办公室时,已是早晨,只因办公室区路中整排的青龙木,枝繁叶茂浓荫砸地,车子仿佛驶入拂晓微暗,没把小灯转为大灯,突见一颗石头在马路中,煞车或闪避都来不及,直接辗过,“空隆”几声,原来是对面办公室用来霸占泊车位的特制的“石灰蛋糕”,平时都搁在车位格子内,不知谁把它滚到路中。“石灰蛋糕”没碾碎,不过我的车子却得进院修复了。

没了车就没了腿

要保险公司买单,土库职员说至少住院两星期。古代游牧民族的匈奴或蒙古骑兵,出征时,一人3匹马。一匹战士赶路骑、一匹上阵厮杀、一匹提供马奶兼载些兵器用具。我能有一辆新的达善,虽然年轻人呼之为Old Grandy Car已经不错了。而今它要入院至少两周,我怎么上班出门呢?

没了车,简直就是没了腿,真像诗词里常见的鹧鸪啼叫声——行不得也哥哥。

电话打来打去,没车可借。朋友中很少人车子多到可以借人用上两三个星期。正愁过两天车子一进厂咋办时?灵光一闪,有位弟兄,孩子刚刚出国深造,说不定会有。果然,他有,不过是跑车,还以为是他那辆乌龟家族,福士伟根牌子的双门轿车,去到取车,竟是保捷时!

对保时捷有点印象是蔡澜有篇文章,写到港产武打片全盛时期,娱乐圈许多人如猪笼入水,赚到不清不楚。导演驾劳斯莱斯不说,当红明星个个跑车,连龙虎武师都买宝马3.XX系列。有个龙虎武师,迷上保时捷,腰带、打火机,没有一样不是保时捷,唯独车子还不是,武打片就没落了。

年少轻狂,万事达RX7刚刚面世,邻居的哥哥买了,天天出入经过我家都是呼啸而过,看了真是羡慕,当时自己连摩哆也买不起。随后出来工作,公司里的车子,除了280E,就是“吃油屎”的240D和300D。最过瘾,是开老板儿子金色的Ford Capri,以及一辆1952年的雪铁龙老爷车,虽然后者启动时“不着火”,须到车前去转动引擎很“吃力”。

平安抵达就好

年岁渐长,车子就是交通工具,就如电话,毋须又酷又炫,最重要就是传情达意。风驰电掣,呼啸招而过的跑车,已非我的Dream Car。

百万令吉一辆,驾起来虽然没有忐忑不安的压力,不过,那天下芙蓉,在高速大道上,开在右道上,大车小车跟近了,都会不耐烦地打高灯要你让路;开到中间道上,右边一辆辆灵鹿、年高的Proton Saga、资深的Wira,呼啸而过。百万令吉一辆的保时捷,被他们一辆辆越过;虽然一踩油门,一冲也就连烟都不会留在这些车子的前面,我却一点踩油的冲动也没有了。心如止水,谁快谁慢,全不在乎,平安抵达就好。

我总算开上比RX7、FORD CAPRI跑车更威的跑车,可是,迟了30年啦,简直是临到入花丛,旁人看来说不定就“像只唔收的死老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