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议员答复选民频率升至69% 回应网络投诉火箭最棒

(怡保19日讯)霹雳州朝野议员通过网络平台回应选民提问的积极性一年内有所提升,其中以民主行动党议员表现最佳。

非政府组织“权力”(KUASA)分别在去年3月、9月及今年3月展开调查,发现州议员回应的频率,从第一轮的24%,提高到第三轮的69%,显示议员越来越重视以新媒体方式联系选民。

第三轮的调查从3月16至31日,共10个工作天。该组织以选民身分,通过电邮、面子书及推特3种网络平台,向霹州59名议员发出马来文提问或求助,观察议员有无迅速回应。

14人表现良好

“权力”总执行长巴尔峇向《南洋商报》指出,在电邮、面子书或推特中的任何一项之中给予高效回应的,占了41人。即民联21人,国阵20人,其中14人在3个平台皆表现良好。

他分析霹州议员的表现说,行动党的回应效率达88%,17人中有15人活跃,其次是公正党67%(6占4)。

国阵达65%,但若不包括马华,巫统则与公正党平起平坐(30占20)。

郑立慷受表扬
4议员不曾回应

调查员向议员发出145道提问或求助,其中69项在72小时工作时段内有回应,被评为高效回应,以绿灯标示。

若超时无回应,调查员会追问,接下来的72小时内有回应则列黄灯,没有回应则红灯。

他表示,霹州和在雪州的调查一样,表现最佳的政党是行动党,一些议员在一小时内甚至一分钟内就回应提问。

他也点明表扬公正党迪查州议员郑立慷,指郑立慷在调查期间被当局扣留,3平台仍获全绿灯。

巴尔峇透露,3轮调查中,有4名州议员不曾回应调查员的提问,分别是巫统司南马州议员拿督道勿、古布牙也州议员阿末哈斯布拉,以及公正党瓜拉古楼州议员阿都尤努斯、半港州议员柯沙温。

他认为,部分州议员的网络平台是由助理或政治秘书打理,但行政议员日理万机,其平台似乎没获得良好管理。

他建议有关议员设立团队管理账号,否则干脆考虑关闭不活跃的账号为宜。

应按地区划分调查——巫统行政议员兼督亚冷锡加州议员●拿督诺丽

网络平台虽已成现今议员与人民重要的交流平台,然而“权力”的调查应按照地区划分及分析更具说服力,如我的选区属混合区,应从不同社区年龄层及城乡差距的角度作考量。

从我的服务经验得知,选民通过电话联系,或地区领导向我反映社区问题占半数,25%在我到基层走访期间反映问题,另25%才是通过网络平台,因此不一样地区的州议员所采用的服务和联系方式会不一样。

下访服务更得民心——行动党巴占州议员●张志坚

除了电邮、面子书和推特,州议员亦可以采用其他网络平台去联系和服务选民,个人的面子书和推特账号适用于宣传,而我所创建的“美好巴占”及“美好怡保”手机程式,更适合服务和处理民生问题。

无论网络平台再怎么发达,选民最根本还是希望议员能走访服务,与人民生活和共进退,见到人要比面对网络电子平台更亲切,因此许多州议员仍把重心放在选区定时定位服务,在基层做好服务基础。

不足评估服务能力——公正党迪查州议员●郑立慷

“权力”的调查显示州议员与年轻及游子选民,在网络平台的互动情况,但因具指向性,所以还是不足以全面评估尤其在乡区服务的州议员的服务能力和积极度。

在迪查区,选民通过网络平台与我沟通的比率只占一二成,大多数选民会在我走访或服务期间与我见面,或致电向询问与反映民生事务。

其实尚有许多州议员无法适应网络平台的交流,回应效率才显得缓慢,议员也不可能无时无刻兼顾网络,大家各有许多公务要处理,较为合理的是在3天内回应。

调查报告提及我在调查期间被扣留,扣留期间我确实没办法上网与民沟通,获释后就立即跟进平台信息。

比电话联系更方便——行动党桂和州议员●黄家和

网络平台比电话联系更方便州议员处理公务,因为州议员经常需要开会或紧急处理手头上的事,相对处理期间接电话,之后再浏览网络平台查看选民的提问和投诉的办事效率会更高。

“权力”调查仍有可改善之处,它不应只是查看州议员是否回复网络平台提问,州议员的表现主要还是体现在如何服务选民。

我们很感激该组织对州议员的关注和衡量,然而其调查把关需要加强。第二轮调查中,我曾查看面子书有无相关提问,调查期间查无所获,但却有调查结果。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