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择细流:我炫英文

时下好像颇为流行炫英文,尤其在中国大陆,堂堂报章,标题上竟可以冒出英文单字,如or、hold之类。至于本地,英文水准早已一落千丈,各界人士反而满嘴夹杂英语,不知是要炫,还是母语真不足以表达。正是:东风无力文化残,长城自毁斗士亡!

现在并非阿Q时代,向同胞炫英文,换来的可能是反效果。很久以前,我也炫过英文,但对象是老外上司,效果倒是出乎意料的好。

喜与属下打成一片

那是美资广告公司的创作总监,大概为适应本地环境,还取个中文名——郑德明。他虽来自美国南部,并无牛仔的暴戾之气,而显得温良和气,一如其中文名和原姓:Gentlemann。

某日在办公楼底层的咖啡座,见郑德明一人在用午餐,竟无其他同事,我便在他对面坐下用餐。老美比英帝可爱的是:不分阶级,喜与属下打成一片,我这举动绝不会有失礼之嫌。边吃边聊,提到本地华人食物,他说很喜欢,尤其是肉骨茶。我倒很好奇他不抗拒那股药材味,便拍马同时炫了一句:“You have discerning taste buds!”天地良心,那是我生平拍马及炫英文的空前绝后一次。

广告人忌陈腔烂调

他似无反应,但只见那稍为睁大的蓝眼珠里,闪过一抹惊奇。说真的,我那句出口之前,完全不肯定英文有无这般表达。一般的说法该是”You are aconnoisseur of food”(你是个美食家),但恐怕过于刻板,且有恭维之嫌。广告人,最忌陈腔烂调,而要有新鲜感,广告片尤其要做到耳目一新。而且,替老外工作,要敢表现自己。

不久后,因要为其中一英国人送行,午餐时间,创作总监竟邀我与二位洋人同事及二位华人同事,挤上一车,来到巴刹路的一间烧鹅店,大吃一顿。我在半山巴长大,后来搬走,不知那边有了香港影视节目常提到的“烧鹅脾”。可见,郑德明似已食遍首都了。

有次到香港一游,把铜臭味很重的金框眼镜换了塑料框的。回去上班,在办公室的走廊遇到郑德明时,他竟抛下一句招呼:”You look like a Hong Kong star!”

不只一次,之前早已有同学说我像某某影星,从陈鸿烈到邓光荣。那时都无感觉,别说如今到了不惑之年。人家可没说是周润发哦,说不定他想到的是许冠英呢。或许,他只是比一般华人更懂得礼尚往来,回报我那句“恭维”吧。

可惜,好日子才一年多,郑德明便调到另一个国家去了。他确是我遇到的最好的上司。他的继任有次下班后邀我与他及一印度同事去喝酒,被我不识抬举的拒绝,因要去载老婆下班,令他马上显得很不高兴,从此便有些刁难我的意思。幸好郑不时有回来公司看看,我便趁着与他吃肉骨茶早餐时作出“投诉”。这招果然奏效,那并无幽默感的英裔老美此后便改变了态度。多年前我曾在商余版发表的短文〈我的老外上司〉,所指便是此君,因被信用卡账单上的“balance”难倒而叫我解释,倒不知是否我炫那句英文带来的效果?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