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魅力跑输德国债

德国政府公债越来越像是一种贵金属,而不再是传统的固定收益投资工具。

和黄金一样,持有德国公债得要付出成本,只是黄金的持有成本是保管费,德债的成本则为负殖利率。目前七年期以内的德国公债殖利率均已成负值,指标10年期公债可能不久后也会跟进。

这听来或许荒唐。但市场价格是由供需决定,而供需都指向同一方向。

在黄金方面,矿场会确保供给稳定、甚至小幅增加,但欧洲最大经济体德国却很少发行新债。

德国计划今年借款金额低于2,000亿欧元(7800亿令吉),创2002年以来最低。然而有鉴于德国预算趋于平衡,上述借款金额大概只能涵盖赎回及利息支出。金价偏高时通常会刺激供给扩张,然而德国债务管理机构恐怕不会做出相同回应。

需求方面,欧洲央行量化宽松计划相关买盘不虞匮乏、需求殷切。

根据摩根史丹利分析师计算,在调整欧洲央行购债因素之后,净发行额将为负1,090亿欧元(4251亿令吉)。

供应稀少价格或大涨

投资人知道欧洲央行只会买进两年至30年期的公债,殖利率不低于该行现为负0.20%的存款利率。

信用评等机构穆迪4月14日表示,目前德国两年至30年期公债中,约有四分之一的殖利率低于欧洲央行存款利率,因而不符合量化宽松购债资格,而欧洲央行1月宣布购债计划时,不符资格的德债比例仅5%。

由于符合欧洲央行购债资格的德债数量日益减少,投资人将会持续抢进那些欧洲央行可以购入的部分。这将无可避免地导致更多德债殖利率降为负值。但若供应稀少可能导致价格大涨,为了持有某项资产而付出成本也属合情合理。

很少有纸张比任何金属更有价值的时候,但德国公债看来是个例外。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