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消费税消费的消费群

在怡保一餐馆用餐后,买单时特别留意消费税和服务费,结果扑了一个空,看见手写的收据,愣掉了。

追问老板才知道,他嫌安装消费税的相关系统及其程序过于麻烦,成本又高(逾万令吉),只好做一些“手脚”——分别将啤酒、饮料、食品原料等会很大程度影响店面支出与收入的开销,分别“支配”给“旗下”不同的公司处理,反正就是要让公司帐目低于50万令吉,以便豁免消费税,省下了额外开支,客户又不会埋怨,乐得清静。

针对价格上涨的原料,啃得下的就啃,啃不下的就调整价格,成矣。

感受消费税效应

这事同样发生在雪隆一带的餐馆,许多老板在申请CA的时候,10%的服务费是照样收取的,只是为了“镇压”客户的怒气,有的餐馆会推出下一次光顾既可豁免服务费的“优惠卡”——只要客户在点餐时出示相关卡片,结帐时就会豁免服务费。

第二招么,就是不征收服务费,不过就上调菜单价格,老板直爽的摊开双手却又不忘一脸受害者的无辜表情的问:你要哪个?

才短短一个月,大家已经可以切身感受消费税的效应,是远远超过传说中的6%,明的暗的,外的里的,没人可以幸免。

也正因为此,征收超过20年的10%服务费,才会掀起了风波——民间太疾苦,一滴汗换一个铜板,买纸巾擦汗却会花掉你5个铜板,千万要忍住眼泪,不然暴哭的话得花多5个铜板了。

也正因为此,一碗稀疏平常的面,竟因“收费1.20令吉”而刊登在头版,就是前所未有的后遗症了。

正面的看,消费税一年可征获200多个亿,倘若款项都用在刀尖上,国家蓬勃发展,相信人民会更甘心的承受这股阵痛,可事实是如何呢?

正面的看,小学食堂的食物被无限放大之后,获得的瞩目将迫使它变得更好更实惠,只是,小学食堂以外的,因着我们被消费“有点不合理的一块二”而跳脚的,又有谁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