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毒厂遗祸 216人患癌死 台人司法长征终获胜

(台北18日讯)好莱坞电影《永不妥协》真人版在台湾上演!

美国无线电公司(RCA)1992年在台湾撤厂,两年后被揭发工厂长年不当排放有毒废料,疑导致大量员工患上癌症,受害员工向RCA及其后接手的法国汤姆森公司索偿。

判赔6529万

官司一打就是15年,被称为“司法长征”,其间患癌身亡的员工至少216人,直到星期五台北法院终判决RCA等公司须向445名员工共赔偿5.6亿元新台币(约6529万令吉)。RCA在1970年至1992年间在台湾设厂,高峰期有近3万名员工,撤离台两年后、于1994年被揭发厂房原来一直不当排放三氯乙烯及四氯乙烯等有机污染物到地下水井,疑令长期饮用地下水的员工患癌。

台北地方法院周五判决,RCA应为污染导致员工中毒受害向445名受害员工赔偿5.6亿元。

这起诉讼规模是台湾历来最大的工作伤害诉讼,从2004年开始发起诉讼,历经多重变化和曲折。

毒物弃井污染地下水

RCA公司是在1969年前往台湾投资,在台湾的竹北与桃园设厂生产电视机等影音设备。但是公司将三氯乙烯和四氯乙烯等污染物质抛弃在工厂的水井,污染地下水,厂区将井水供应不知情的员工饮用,但是经理阶层却饮用外购的蒸馏水。

1986年,RCA被美国奇异电气购并,原竹北与桃园工厂两年后售予法商汤姆笙集团,1992年关厂转移至中国和泰国。

1994年,RCA将污染物弃置水井的消息曝光,1998年时奇异公司调查发现污染过大无法整治,1500名受害员工成立自救会。

据称当时调查受害员工中已经有200多人罹患癌症死亡,2002年自救会申请扣押RCA在台资产,但是RCA已经将20多亿元新台币资产转往海外。

在这段期间,法院曾经因为自救会不具法人身分以及程序问题驳回诉讼。

但是受害员工得到了义务律师的支持,组成义务律师团并且申请登记成为法人团体,再次向法院提出诉讼。

美法2企业仍可上诉

受害员工也曾经赴美寻求美国电信工人工会的支持。

台媒称,提出赔偿27亿元新台币(约3亿1481万令吉)的受害员工经过多年“不懈、不放弃”的努力,终于胜诉。不过本案仍可继续上诉。

台湾经济部则说,虽然政府相关部门不便因民事诉讼出面协助,但是将不会准许RCA撤出资金,并称现在估计RCA尚有大约6亿元新台币(约6995万令吉)的资金,应该足以支付赔偿。

受害员工及家人则说,对判决赔偿金额感到不满,称不但显示台湾判决赔偿金额偏低,甚至不足以支付医疗费用,代表的义务律师则表示将设法通过国际施压的方式跨海求偿。

律师盼国际媒体报道

力阻2外商上诉法院

RCA受害员工昨获判赔5.6亿元,但外界关心拿得到钱吗?自救会律师林永颂昨呼吁,RCA与汤姆笙公司不要上诉,立即协商赔偿。

促查核在台资产

自救会提告的5家公司中,原包括美国电子大厂奇异公司,但因奇异仅短暂持股,获判免赔;至于RCA已被汤姆笙购并成为旗下公司。

林永颂昨呼吁,RCA与汤姆笙公司不要上诉,立即协商赔偿,也希望透过国际媒体广泛报道,向对方政府施压,另希望台湾政府协助,查核汤姆笙在台资产,协助受害劳工拿到赔偿金。劳动部表示,愿再和法务单位研究跨海求偿的可行性。

官司拖21年常败诉

视障律师一路相挺

RCA污染案21年前被揭发,被害人却迟至昨天才等到司法还公道,除因被害人数众多、难以确认罹病与污染的因果关系之外,义务律师林永颂表示,法院当年以自救会未完成社团法人登记,直接驳回被害人的诉讼,导致受害人把5年的宝贵时间,浪费在司法空转上。

看美电影研究对策

林永颂表示,2000年间他曾替RCA员工奔走、搜集员工问卷、提假扣押,却发现资方脱产,后来新的律师团队以“桃园县原RCA公司员工关怀协会”名义提告,因协会没有社团法人的身分,被法官认为无权提告,判自救会败诉。官司一路败,会员怕要分担诉讼费纷出走,直到上诉最高院,法官才以程序问题可补正发回更审,但这一来一回花了5年,昔日1500名会员剩529人。自救会再找上林永颂帮忙,林一口答应。林说,当时他特地重看美国环保电影《永不妥协》,思索如何打赢官司,但是被告有4间是海外公司,被害人达529位,法院调查每人病症及癌症种类、向国外调资料,一审就是8年。

林说,官司打得很辛苦,但也很感动,看到许多癌末患者,即便声带受损无法开口,也要上法庭作证,更加坚定他“永不妥协”的决心。

律师团还有名特别成员,他是全国首位视障律师李秉宏,他说,面对罹癌员工忍着病痛到法庭为自己、为同事对抗财团,“我当然要为工人奋战到底”。

血泪控诉:

妇女罹癌流产死胎

历时15年的抗争,自救会近百名成员昨得知胜诉后喜极而泣,但眼泪的背后,代表着许多RCA劳工与家属,一生的遗憾与痛楚,包括流产、罹癌折磨,甚至丧命。

自救会会长刘荷云说,加入自救会后常探访罹癌同事,曾面对官司败诉,她压力大到受不了,还“每天做噩梦,梦到某位同事,不久那位同事‘走’了,我几乎快崩溃、没勇气活下去”,一度离开自救会,后来才归队。刘女说,自己19岁进RCA当品管员,做了21年直到1992年关厂离去,虽幸运未罹绝症,但历经流产、死胎的痛苦,29岁就停经,至今仍受眩晕所苦。

另位秦姓女员工更凄惨,1人领有4张重大伤病卡,包括硬皮症、红斑性狼疮、类风湿性关节炎及乳癌,根本无法工作,步入中年仍未婚,只能靠家人照顾。

“留这条命等公道”

品管领班杨春英则自爆,她自RCA离职后流产3次,接着才把小孩顺利生下,但2天就夭折,椎心之痛至今挥之不去。

另名罹患鼻咽癌的员工黄春窕,曾带着沙哑嗓音,亲上法庭控诉RCA,但昨天却缺席了。

杨女说,黄女发现罹癌已是末期,历经化疗、十多次手术、无数次病危通知,都侥幸活下来,“可是她最近状况很糟,不然她一定会来听判,她留着这条命,就是要等司法还她公道!”

87岁老兵为妻而战

曾任总统府侍卫官的87岁阿伯辛鸿茂,是昨天出庭听判最年长者,也是最早告RCA的家属,昨天也是他爱妻的忌日。

他感慨说:“妻子在RCA工作14年,40岁就因鼻咽癌过世。”对于判赔结果,他比喻:“5颗花生米,分给一个营,怎么分?”

也有自救会成员昨难过说,重症活着充满愧疚,怕连累家人,没得重病的,却眼见旧同事一一发病,痛苦难以言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