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创Jombola风球

这句话很老调——人因梦想而伟大,却被奉为奋斗动力,支撑了无数的精彩人生。

历史教师苏迪星,因无法实现儿时网球梦,一直“耿耿于怀”到中年,最后在孩子身上得到启发,独创专属大马的全民新球类运动——“风球”Jombola。一个小孩的梦想,变成独乐乐又众乐乐的健康运动,苏迪星笑得很开心,卸下牵挂了大半辈子的心事。

风球推手全民挥拍击球

今年已经60岁的苏迪星,一直以来都很喜欢运动,尤其网球。早期因为家里经济能力有限,后来因为工作忙碌,一直没有机会在球场上尽情享受看似简单平凡的嗜好。当两名孩子长到10岁左右,他就想为孩子寻找适合的运动,也给自己实现梦想的机会。风球的故事,在2000年掀开序幕。

苏迪星的首选依然是网球。但是,对于小孩而言,球拍重,球也重,公共球场也不比私人球场,玩滑板的青少年几乎占据了整个空间。在场内,无法顺利打球;在场外,弹跳力强的球到处飞,找球的时间多于打球的时间。“后来,我们只好在家里的范围内打,结果球又常常飞到邻居家……”满心无奈的苏迪星,开始想办法让自己和孩子能好好地打球,好好地享受运动。

研发球拍反复改良

首要问题,就是解决“飞球”。他到处找球,出国旅游也在找,有时通过网购,最终从世界各地收集到38种球摆在一起,再逐一比试球的弹性。这样一找,足足4年,始终找不到符合要求、自己觉得满意的球。于是,他干脆自己设计,并且找厂商制作自己研发的球——重量仅40克的海绵球,外形是网球,但重量轻盈,弹跳力也不会太大。有了球之后,自然而然就要能够完美配合的球拍。暂时没有材料,也不懂球拍的材料,于是就切割三夹板及各种不同的木板,还有塑胶粘板,手工制作一支又一支的球拍,从重量、厚度、长度、握柄的手感以及挥拍击球的力道,巨细靡遗,一点差距和瑕疵都不放过。每做一支新球拍,就找人试验两三个月,再搜集意见,反复改良。这样,又过了几年。

注册专利避免纠纷

2006年,苏迪星终于有了基本的球和球拍,但是,实在不甘心只能在家“面壁练球”,公共球场又诸多不便,难以尽兴。于是就从自己任职的国际学校,自己的年轻学生着手,“Jombola”之名,也是学生筛选决定。2010年,他为“Jombola”申请注册专利,避免尚未推广,就引发不必要的问题。有一天,苏迪星与太太在公共球场打风球,引起周围群众的注意,纷纷询问,并且争先恐后地拿球拍试打,苏迪星正式见识到风球的吸引力及亲和力。热烈的反应也让他肯定,这项球类运动会走得很远,因为没有种族的界线,不像乒乓和篮球以华人球员为主,钩球和藤球多是巫裔和印裔球员。“风球是真正的全民球类运动,并且男女老少都能乐在其中。”

一路顺“风”

短短3、4年间,风球的推动虽然集中在雪隆地区,但其实外州,包括东马地区,有越来越多学校表示兴趣。最近1、2年,中国、印度、南韩、泰国等几个国家的多所大学,也对这个100%大马制造的新兴球类运动,深感兴趣,特别派代表团前来交流和培训,对风球总会而言不止是莫大的鼓舞,也大胆立下目标,将这项球类运动,正式推进体坛,甚至跻入国际体育赛事。

学院充当推动平台

苏迪星透露,2011年,风球正式在公开场合亮相,引起关注;次年,苏迪星在朋友的推荐下,到森美兰州芙蓉师训学院,做了第一场的介绍活动,反应不俗。原本独自一人开路的他,想到住家附近的拉曼大学学院可以充作推动的平台,而且球类运动最主要的群众就是年轻人,从培训学生开始,才能奠定好的基础。于是,2012年9月,第一届风球双打锦标赛在拉曼大学学院举行,当时刚接触风球不久的颜隆兴和严世泰,成为第一支冠军双打;同年11月,联邦直辖区的30所学校派出代表,参与首次举办的风球培训课程。之后的两年,风球运动推动工作如火如荼,先后在马大、马航、柔佛工艺大学及森美兰州推介和公开演示,招募球员。

跨国培训响应积极

2013年,马不停蹄的“丰收年”,先后有南韩釜山大学、泰国朱拉隆功大学及泰国农业大学代表团,来马参与风球培训课,也在印度金奈、孟买及中国南宁推介风球运动。今年4月14日,正式举办中学风球锦标赛,获26所中学的师生积极响应。不过,最大的鼓舞和突破是2013年11月联邦直辖区青年及体育部所举办的风球培训课程,那是第一次由官方单位举办的培训课程,意义非凡,等于认可及支持这项运动。对于勤于推动风球的风球总会等人来说,这是最大的推动力量,也将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一路顺“风”,成为羽球之外的另一项热门运动。

综合球技

开始的路,其实不易。从来不曾接触运动界,自然没有交际关系,更缺乏专业人士的指引,唯一的选择就是创造自己的路,边走边摸索。全力推动皆宜运动记得自己孤身来到拉曼大学学院,站在门口不知要找什么部门什么人的茫然,兜兜转转见到了学生事务处经理颜隆兴,再引荐给体育与运动科学研究中心中心主任黄英和博士。打网球的黄英和及颜隆兴,看到风球的发展潜能,于是在短期内举办了风球创始之后的第一场正式比赛,并且协助苏迪星成为马来西亚风球总会,全力推动这项男女老少皆宜的全新运动,开创本地球类运动的新页。印象最深刻的是,虽然有了一般战友,但苏迪星认为需要更大的支持力量,于是又在没有预约的情况下,走进教育部和青年体育部,在短短10分钟内,即获得体育总监的认可,指示部门给予需要的支援。

综合经济安全功能

黄英和进一步解释,风球其实就是羽球、壁球、网球、乒乓等多种球类运动的综合,苏迪星的考虑十分周详,从场地、球拍、球、环境到开销,都做到经济、安全、方便、排汗等运动的功能。“场地是羽球场,计分法也采用羽球的15分制,网杆也是与球场网杆,只是用特别设计的调整器,将网的高度从5尺调低到4.4尺,打法和比赛规则,除了开球的规则比较不同,其他都和羽球大同小异。”

Jom!去打球!

中文名“风球”,带着像风一样的飞球之意,英文名“Jombola”却是年轻学生一致的决定。

当时正值世界杯期间,有人觉得“Jom”有巴西的森巴韵味,更像2010年世界杯的足球“Jabulani”,有人则觉得带有西班牙风情。最妙的是,对于马来西亚人而言,“Jom”就像“走!去打球!”的随性邀约,很口语,很亲切。

简易技巧容易掌握

Jombola的综合特性,确实“平易近人”,颜隆兴就说:“不管之前参与什么球类运动,羽球、网球、乒乓、拍球、壁球……都能很快掌握,非常容易上手。”

颜隆兴、严世泰及黄英和既是球友也是同事,平日的午休时段,常随性相约到体育中心打几场风球,健身兼提神。反正只是一把球拍一颗球,凑得齐人就单打或双打,凑不到人就“面壁练球”,随时随地,室内户外,只要兴之所至,就能尽情挥拍。

一群因风球而结缘,而后成为志同道合的伙伴,说得兴起,拿起球怕就下场示范,你来我往,从乒乓式的开球动作,到接下来的羽球和网球式打法——切球、后场、反手、网前、扣杀,动作轻松,还带着优雅,仿若在跳恰恰或华尔兹,完全没有扑前跃后的激烈跑动,也无须弓身屈膝抢救落地球,倒有点像中国民间常见的乐龄运动——太极球。

苏迪星研究风球的初衷,本就与心中的网球梦有关,所以主要动作就是很明显的网球打法,尤其是上、下、左、右的“切球式”动作。看过网球或对球类运动有认识的人,一眼就能分辨出来,并且很快抓到窍门,掌握挥球角度和控球力道,不会上演网球或乒乓“满场追球”的画面。

看似柔和的运动,却同样需要技术、速度和体能,尽管一个回合约10分钟至12分钟,但几次往来的攻守,已是大汗淋漓。

大众化经济型运动

黄英和从体育科学的专业角度解释,这项运动是男女老少皆宜的球类运动,比起羽球、壁球、网球和乒乓等球类运动,因为没有很大的跑动、弹跳和扑跌等激烈动作,所以虽然同样能够排汗,但对心脏的刺激和运动猝死风险却很低,而且球只有40克重,打在身上也不具杀伤力。

并非信口开河,62岁的黄英和本身就是一个实例。目前,他也已着手进行更详细的研究。颜隆兴补充,风球器材价格大众化,可以说是目前最经济的球类运动,只要一支球拍、一颗球及球网高度调整器,就没有其他的开销,比起其他有专用器材的球类运动,确实是大众化的经济型运动。即使是球鞋,也只有室内和室外运动鞋之分,而且磨损率也不高。

【资讯】

由于风球还是新兴运动,尚未普及到各个阶层及年龄层,因此国内只有极少数的销售商有风球器材,主要的订购管道是网络。有兴趣者可直接上网http://www.jombola.com查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