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恐怖主义的根

“东亚峰会宗教改造与重返社会”的研讨会正在狮城召开。

会上讨论针对对抗恐怖主义的课题,不再只是信息分享、逮捕,或打恐的前线战!而是探讨改造、辅导激进分子的根治问题。

这里有两个观点很新颖,一是原来激进分子大多“宗教基础薄弱,因而很容易被扭曲的极端宗教思想所影响”,这打破一般迷思,宗教基础强,并非使一个人走向极端、宗教暴力的必然根源。

另一个观点令人激赏,就是成立跨机构援助小组,为激进化分子的家人提供一系列关怀服务,包括辅导以及经济与其他方面的援助——这有助于受拘留者及他家人重返主流社会。

可是,恐怖主义目前仍然是笼罩全球的棘手课题。

公正公义治理国家

历史性来看,要挖掘回教恐怖主义的根源,恐怕不能绕过大中东的政治布局,与西方殖民主义的恶行后遗症,以及以、巴世代的仇恨。19世纪,回教世界体系几乎被西方诸国摧毁,在很长的一段日子里,回教一直是落后、衰败的象征,就算有庞大的石油利益,也落入少数皇族与西方权贵手中。一般回教民众,一直活在贫穷、愤怒、没有未来的“历史屈辱感”中,这正是一种回教世界激进主义的催化酵母。

然而,我们不能停留在这儿,而是继续追根究底,历史的屈辱感造成了激进主义、恐怖主义,但激化冲突的社会图像背后却是“公正与公义的缺失”!

俄罗斯高压政治统治下的车臣,当然有着公正与公义的缺失。美国扶持的伊拉克与阿富汗政权,何尝不是有着公正与公义的缺失?巴基斯坦也是,叙利亚也是,将引爆“火药桶”的也门当然也是。

这至少提醒了我们,西方阵营何以“打恐打恐,越打越恐了!”

国家社会若秉持着“公正与公义”治理,正义得到伸张,活得富足而有尊严,激进主义、恐怖主义还能吸纳追随者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