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亲美路线行不得也!

在筹建亚洲基建投资银行(AIIB)问题上,安倍首相表示不参加,不感兴趣,可谓把露骨的“美国一边倒”路线,发挥得淋漓尽致,委实顶呱呱!

为了亚洲经济今后的发展和打破以美日为首的西方国家对国际经济秩序的控制与垄断(亚洲开发银行(ADB)长久以来为日本所控,出现金融霸权,行长被日本人独霸)。据说2030年会追越美国,2050年跃升为世界经济大国的中国已着手主导设立亚投行,从而顺利走向国际社会,寻找参与国际金融组织的契机与突破口,此乃形势所逼,也是水到渠成、天经地义的自然现象,任何人或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加以阻挡或破坏。

安倍不敢背叛美国

日方拒绝的理由,表面上是中国的做法有缺欠透明和不公正之虞,骨子里是酸葡萄心理作祟,不愿眼巴巴看到中国在亚洲地区独领风骚,成为老大,可见中日争夺金融主导权,已是不争的事实。换言之,安倍的“嫌中”或“厌华”情绪作怪,使他无法正确无误的定夺,错过成为意向创始成员国的良机。

截至目前为止,已有57国表态,“朋友圈”日益壮大,包括英法德等发达国家与印度、印尼等发展中国家,她们像骨牌倒下般争先恐后参与其盛,共襄义举,热闹非凡,使一开始便唱反调的美日两国更加孤立无援,处境难堪。德国总理默克尔还好言相劝,促请安倍赶快加入,但唯美国马首是瞻的安倍哪有胆子背叛奥山姆大叔?

显然,在美日两国看来,中国筹建亚投行这一招,是冲着她们而来,即那是化解他们的金融霸权与“封锁中国”的策略。这一来,安倍掌权以来辛辛苦苦展开的“俯瞰地球外交”,几乎每星期周末周日出国展开反华外交的安倍的“努力”岂非告吹,化为泡影,前功尽弃?

中国目前手中外汇储备达5兆美元之巨,谁会想到上世纪80年代经济改革的她是一个一穷二白,外汇储备几乎是零蛋的落后国度,30年后一条好汉,如今国力非同小可,经济实力超越日本,直逼美国。为了持续发展经济,追求“中国梦”,她推出“一带一路”等远大计划,加强与众多亚洲国家的经济合作,进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命运共同体,而建设上述银行以实现此伟大理想,显然是理所当然、值得欢迎。

经济应与中国共舞

中国也坦然表明尊重参加国意见,放弃否决权,不搞一言堂(中华帝国?),使该行运作透明,难道还不足信用?日本光以运作“不透明”三字为冠冕堂皇的借口来反对,为反对而反对,变成超级反对党,显然别有用心,令旁观者莫名其妙。日本若积极参与,掌握主导权,钻进内部提建设性意见,不是更完美吗?

与超级大国中国做朋友,是日本之正途,如一味采取冷战时期的敌对性的封锁政策,实行军事偏重的安全保障战略以对付她,显然是不智之举、倒行逆施,既然改革开放的中国放弃单独行动主义,积极推行“多国间(国际)主义”,与环球国家合作无间,共同发展经济以利民生,何乐而不为?

有日本评论家说,日本在军事安保方面依赖美国情有可原,但在经济安保方面,何妨与中国共舞,相得益彰?对安倍政权来说,应是切合实际,对日本国益加分的好建议。问题是安倍愿虚心接纳否?

安倍重蹈佐藤覆辙

约40年前,围绕中日建交问题,时任首相佐藤荣作(安倍叔公)采取仇华立场,坚决反对与华建交,殊不知其老大尼克松总统与基辛格国务卿却背着佐藤,秘密与中国领导人接洽后,终于与华建交,尼克松总统还亲往中南海拜会毛泽东,把日本远远地抛在后头,饱尝侮辱。

如今,安倍重蹈佐藤叔公覆辙,继续“反华”,相信有一天,历史重演,他也会尝到被老大“出卖”的滋味,成为最后一个参加亚投行的亚洲国家。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