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性与突破

日前看到一则新闻,美国揭密者斯诺登雕像于本月6日凌晨,被三名艺术家和助手们列在纽约格林堡公园的石柱纪念碑上,艺术家将斯诺登雕像称为“监狱船烈士纪念碑2.0”,纪念斯诺登以及一些反对现代暴政中,牺牲安全的人们。

若有跟进美国有关窃听新闻的读者,会知道斯诺登这号人物,他因为揭露美国国家安全局等情报单位,大规模非法监听事件而声名大噪。他认为政府窃听民众隐私已侵犯人权,这将影响民间的言论自由。美国政府视他为眼中钉,他揭露后大逃亡,目前以政治难民身分在俄罗斯接受庇护。

美国有座自由女神像,无奈面对斯诺登,以及勇于表达言论、批判政府的艺术家们,仍以禁声的方式来遏止言论自由。结果,雕像在当天下午被移走,显示就算宣称自己多么民主自由的美国,艺术家们勇敢在公共空间,表达看法的行为,仍被当局阻止。

民主制度是人民为主

虽然如此,笔者依然相信民主自由仍然在美国这块土地上,但不是根植于政府。全世界的政府大多一个样,为了维护政经权力,管他的什么理想、意识形态。对民主自由的追求,其实根植于美国人民心中,展现在他们的思维、行动上。

我不禁想起一位朋友曾经询问,假设他早年到美国打工,如今美国总统去世,他对总统感恩,因为总统让他有工作做,是否一种奴性?

我个人认为,美国人并不会感激让自己有工作做、有钱赚的总统,他们或会怀念和崇拜为国家带来福祉的总统,如废除黑奴制度的林肯总统、解决经济大萧条的罗斯福总统等,但他们更体认到,是美国的民主制度,让他们能选出这么好的总统,来治理国家。

民主制度最重要的核心,是人民为主,而不是政府,也不是总统,是人民通过透明开放的制度,选出总统(当然,当中民主制度的偏差,如金钱政治、政治传播、媒体舆论操弄等也是弊病),但最重要的是,人民的公民意识高,体认到治理国家的力量来自民间,而不是偶尔出现在历史长河中的明君。

美国人并不会因为感恩总统的统治,感激总统给他们工作做,在领袖逝世之际,悲恸哭泣,认为本身的安居乐业都是领袖一个人的功劳。他们反而会认为,是人民自己选出了一个好总统。

看重明君领导是奴性

这好比驾驶一辆火车,没有民主概念的人,会认为只要火车司机的素质好,是高知识精英,就能带领火车一群人到美好国度。殊不知,火车司机虽然是驾驶的人,可是由谁来驾驶,其实是由所有人一致同意,而同意的过程就是完整透明的制度。因此,最终火车的司机,其实是所有人,而不是只有一个司机。

过于看重明君的个人领导,期待某个历史时代出现明君,这和封建时期臣附于明君领导,甘愿作为被统治人民的奴性一样,唯有奴隶才会等待明君领导,而不是靠人民的智慧、思维和力量,用行动改变社会。

其实,突破的力量是来自每个自由理性的个体,不是权力大于一切的明君。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