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日看绘本

【世界书香日特辑】

趁着“世界书香日”的到来,作者通过两本刚面市的绘本来分享当中所承载的意义,呈现了绘本的可读性。

不听话的狐獴

狐獴似乎是媒体的宠儿,从文学著作、广告片、记录片、儿童卡通片、肥皂剧都有狐獴的重要身影。

狐獴人样十足,有着修长的身体,双后腿经常像人那样地笔直站立,前肢往腹部并列下垂,恍如双手。眼睛周围有均匀的黑色块,远处像是戴上太阳眼镜的时尚达人在摆姿——不过,在绘本《不听话的狐獴》里的确出现了一群力争时尚潮流的狐獴,他们为了获得时尚的自由,不惜与自然法则对立!

故事一开始就告诉我们狐獴喜欢窝穴。现实中的狐獴也确是如此,它们擅长挖洞猎食,调整居所的地底洞穴。它们生来就属群居类。在《不听话的狐獴》的第一幅跨页里,图画做了互补的功能,让我们看到了狐獴聚众而居。狐獴的黑色眼圈注定了他们归纳在昼行性动物里。黑色眼圈如同太阳眼镜能保护双眼,让它们在艳阳普照下仍然视觉清晰与直视太阳,帮助它们及时发现空中猎鹰,逃离现场。

列出狐獴家族三大条规

《不听话的狐獴》以狐獴的习性为创作基础,列出了书中狐獴家族的三大条规:一,不可单独觅食,要三个一组。二,觅食的时间是下午12点到3点之间。三,不能用任何方式改变自己的形状和样子。这三大条规绝对是祖先们从刻苦铭心的教训和经验累积出来的智慧及生存之道!

可惜狐獴中有些却逐步渐进,向这三条规矩一条条质疑(意念上),甚至大胆挑战(行动上)。而质疑的问题“出去觅食,为什么一定要三个一组呢?”这句话还有另一层意思:“两个一组不行吗?一个也可以试试啊,为什么非得三个一组?好严苛的条规!”这和《创世记》第三章里蛇引人质疑上帝的话“神真的说过,你们不可吃任何树上的果子吗?”有异曲同工之嫌。明明上帝是说不可以吃一棵树上的果子,蛇却胡扯成“任何树上的果子不可以吃”,制造出上帝很严苛,甚至不近情理的印象。

真的安全吗?其实画家早在每一段表面上描绘安全的文字之外,画上警告的“伏笔”:独享食物的狐獴身后其实潜伏着一条蟒蛇!

第二个条规:白天出动。但狐獴早被眼前“歌舞升平”的假象蒙蔽了理智,天生昼行性动物的他们对规范的时间发出怨言,不听新领袖迦勒的规劝,大胆地夜间出游寻食。在这幅画里,画家用增加的狐獴(从之前的一只到现在的三只)告诉我们:“犯规的狐獴增多了”,当然也留下了警告的小小符号:猫头鹰的黑影和一双寒光!

骨牌效应!破坏第三条规的图画也出现了,从之前的1到3到现在的4只狐獴,他们开始剃毛染色,想要多“炫”就“炫”个够吧!紧接下来的“高潮”里(另一幅跨页),我们看到的是一群不成“狐獴样”的新兴狐獴出炉了!画面上有7只之多,同时我们还看见了:除了右上角的警告——“老鹰”;画家也透过一只狐獴身上的“刺青”——“Eat me baby”,暗示他们不可逆转的命运!

紧随而来,被时尚潮流的歪风席卷吞噬的新兴狐獴越来越多,成为了大多数!所谓的“自由”和所谓的“狐獴权”。竟然是将作为狐獴的最根本基础,给拆除得体无完肤,结果一个个被敌人吞吃下肚。这样的故事对你我又有怎样的意义和教训?

最讨厌的人

“最讨厌”往往是情绪高涨时的表达用词,未必是真相。不过,如果你在最讨厌的前面加上一些显露规范的词语,例如:班上最讨厌的人;家里最讨厌的人,有了这个层面的思考,就会比较接近事实,但仍然不是真相,因为你认为他是班上最讨厌的人,别人不一定认同。

有一次,走进一间三年级课室,几乎全班的同学异口同声指责一位男同学:“老师,他最坏!……”被控告的满脸怒容,也拉高声调和大家吵起来。

“同学们,你们全都说他最坏,也就是表示你们都比他好,不过,老师很想问大家:竟然好学生的人数那么多,四十几个对一个,却影响不到他,使他从坏变好,那么你们这些好学生好得很有限啊,其实——你们都不够好!”

全班鸦雀无声。最后,在我的建议下,有几位同学举手愿意成为那位同学的“爱心天使”,他们答应要常常提醒鼓励他,而不是排挤和标签。

帮助孩童认知对他人负面看法

《最讨厌的人》这绘本可以帮助孩童认知自己对他人的负面看法——其实需要调整和更正。

故事中的“我”住在六、七十年代人情敦厚,民风淳朴的小乡村,在“我”的生活经历里,其实没有任何令“我”讨厌的人。偏偏老师要“我”写一篇作文《最讨厌的人》,“我”只好绞尽脑汁从同学群里找目标,找到“缺点多”的同学福来,看来“我”也是“以貌取人”,因为福来不梳头发,常流鼻涕,肮肮脏脏的。“我”,还错用新学的成语,以“无恶不作”来形容他,甚至有些缺点还是“我”加盐加醋的“无中生有”!

“我”没有清楚告诉读者到底哪一个缺点是“无中生有”的。不过,“我”倒是老老实实提及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有一次,放学时刚好碰上雨天,“我”没带伞,福来竟然将捡来的旧报纸一分为二,给了“我”遮雨之用。

这个情节非常温馨。读者可以进行想象:冰凉的雨水再如何放肆地泼洒四溅,也无法驱走“我”心中的温暖和感动,“我”牢牢记住了这件事,这件事让“我”清醒地看到福来并不坏!可是“我”为了如期交上作文,还是选了福来,对他评头论足,一再挞伐。

这对福来实在有缺公平!

其实“我”在写作文的起承转合里,可以一开始写自己怎样误解福来是最讨厌的人,然后在“转”里插入这个动人的雨中情节,最后以“最讨厌的人其实并不真的那么讨厌。”做为结尾。

当然,“我”到底是个小孩,他不知道写《最讨厌的人》不一定要从头到尾讨厌到底,其实也可以转入“喜欢”。

“我”希望写《最喜欢的人》,不过,最喜欢的人也很可能不如我们心目中如此美好。

喜欢和讨厌这两种感觉的背后反射出:人的爱非常有限。完整的爱其实是无条件的——这是我最想对孩子们说的一句话。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