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记者受审‧欧美代表吃闭门羹 高瑜涉泄国家秘密囚7年

(北京17日讯)被外界视为中国言论自由现况指标的一宗案件17日宣判。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认定《经济学周报》前副总编辑、中国新闻社(中新社)前记者高瑜违反国家法律规定,为境外人员非法提供机密级国家秘密,其行为已构成“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因此判处高瑜有期徒刑7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

今早在法院门外,有外国驻华使馆及人权组织的代表到场,全部不获进入庭内听审;其中美国驻华大使馆一等秘书白丹利向在场的记者表示,对判决感到失望,对案件表示关注。

判刑“不算重”

欧盟驻华代表团的代表亦表示,欧盟非常关注有关高瑜的裁决,对中国维权人士的整体情况表示担忧。

高瑜的代表律师尚宝军表示,整个宣判过程只有20分钟左右,他与另一名代表律师莫少平不能与高瑜接触,只用了眼神交流。

尚宝军说,高瑜的弟弟高卫听到法院的判决后,在庭上叫出“高瑜保重”。

尚宝军对判刑表示十分失望及不满,因为他们向法院提出了反驳控罪的理由,但法院只表示不采纳,但没有任何解释,质疑法院在证据不足下作出定罪及判刑,对此感到遗憾。

尚宝军又表示,根据刑法“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的量刑为5至10年,因此他形容高瑜的判刑“不算重”。

另一名代表律师莫少平表示,高瑜闻判后表现平静。这两名代表律师已经要求下周约见高瑜商讨提出上诉。

高瑜否认指控

高瑜一案于2014年11月21日在不公开的情况下开审,而法庭当时并没有就案件立即作出宣判。

莫少平当时透露,高瑜在庭上对公诉机关的指控予以否认,称自己没有向境外非法向境外泄露国家秘密文件的行为。

在香港,香港支联会、社民连及公民党的代表先后到中联办门外抗议,要求释放高瑜,批评罪名是“莫须有”,严重干预新闻自由。

三次被捕多次获奖

此前,高瑜也曾经先后两次被捕。第一次是在1989年6月3日被捕,直到1990年8月28日获释。

1993年10月2日,高瑜再次被捕,并在1994年11月9日被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直到1999年2月15日以保外就医的名义获释。

高瑜也曾经多次获得国际组织的奖项,其中包括1995年5月获国际报业发行人协会颁发“自由金笔奖”,1997年获无国界记者新闻奖以及2006年第二次获得国际妇女媒体基金会的“新闻勇气奖”。

2014年,牢狱之灾再度降临高瑜。某境外网站2013年8月全文刊发一份中共中央机密文件,北京警方迅速成立专案组,锁定高瑜,并于2014年4月24日将其逮捕。

或受压力“认罪”

这是高瑜第二次因泄密罪入狱,她也在中国官方的电视镜头中“认罪”。不过,高瑜的律师指出,她是因为受到各种压力(包括其儿子被警方威胁的压力)而违心地做出有罪供述。

泄密“9号文件”

至于高瑜到底泄了什么机密?官方和高瑜本人始终未曾透露。一般认为,北京当局指控高瑜泄密的文件,应该就是2013年8月被美国《纽约时报》、香港《明镜月刊》披露的中共“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又称“9号文件”。

这份文件是当年4月22日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主旨即为“七不讲”:普世价值不要讲、新闻自由不要讲、公民社会不要讲、公民权利不要讲、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错误不要讲、权贵资产阶级不要讲、司法独立不要讲;由于意识型态极为倒退,遭披露之后举世哗然。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