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歌:寻梦园

我从小就喜欢做白日梦。我可以坐在屋前,抬头观望团团白云飘过蓝天,一坐就是大半天,什么也不做,就只做白日梦。

渐渐长大了,做梦的时间也少了。奇怪的是:儿时的梦,竟然都一一实现了。爱看书,梦想能开书店;去到吉隆坡,果然在金河广场有朋友开书店邀请我也加入一份,可惜看顾书店生意繁忙,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看自己想看的书。喜欢画画,去到澳洲,果然考入美术学院,可惜毕业后就难再提起画笔,总是为生活日夜奔忙。

梦想家天堂

长大了就学会面对现实,面对现实就是不再做白日梦。何况,美梦成真,真实状况却一点也不美。我想:做人真的就是这么可悲吗?

很多澳洲人都梦想能去美国,特别是搞艺术的,如果能在美国搞点名气,回国才会大受重视。我不敢有这个梦想,也不想追求名利。奇怪的是:3年前竟然来到了美国!

美国是个“梦想家的天堂”,美国人爱做梦,也敢做梦。当黑人还在受歧视的时候他们就胆敢梦想有一天能受到公平的对待,曾经有个黑人牧师因敢梦敢讲而被枪杀,但是没有人能扼杀他的梦;今天,黑人也能当总统。

我屋主的儿子喜欢拍电影,他要拍一部科幻短片,需要美金一万元,一年前他开始做宣传筹款,果然在一个月之内筹到一万多元。往后的6个月,他们一对年轻夫妻忙得很开心;制作道具,缝制戏服,划策镜头处理,还组织拍摄团队到他童年的故乡去取景。最近,他们夫妻俩抱着才出生不久的小娃娃和几个主要演员又回到故乡,这次是把拍好的影片拿去放给乡亲看。

美梦成真

有一个从加州湾区来的华族女生,有一副好歌喉,她想出张个人独唱专辑,需要美金1万5000,一个月前她开始筹款,在一个星期之内就筹到1万7000!现在,她可以出两张专辑;一张英语的,一张华语的,可以说是双喜临门。

我的艺术科老师,想搞个轻型歌剧,学校拨款一万元给她,有超过150个学生出力支持,能演能唱的都挺身而出,能写音乐能画背景的都立即动工,忙了几个月,这个歌剧就要登场了,大家都喜洋洋的热心筹备,多年美梦就快成真。

为什么我所接触的美国人敢做梦,而梦成之后又能甜美收场呢?我发觉,我所处的文化,是“支持美梦成真”的文化;如果你有一个梦想,大家都围绕过来支持,梦想成真了,大家都开心庆贺,这是一个“同是一家人”的温情文化,和外面冷酷的世界有很大的不同。

“同是一家人”文化

一个人刻苦耐劳、咬紧牙关、努力挣扎往上爬的文化是“孤儿”文化,各人自扫门前雪,看到别人爬高了还要把他打下来,因为你的成功就使我在比较之下显得不成功。“同是一家人”的文化,你的成功就是我们家族的成功,我们都希望弟弟比哥哥更成功,儿子比父亲更上一层楼!我们校长经常都说:“愿我的天花板成为你们的地板!我愿意让你们骑在我的肩膀之上,看得更高,飞得更远!”

寻梦园的中心,是无私的爱心;只有从天而来的舍己的爱,团团的一层又一层的包围,才能在沙漠中现出绿洲;要寻梦,先付出爱。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