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内需消费税来磨

消费税本月初落实,这个月出炉的财经数字,都是新税率实施前的2月份数字,同时刚好是农历新年超短月份,虽然不能绝对反映实际经济请况,却还是能够看出消费税实施前的财经状态。

上周本栏才讨论了2月份出口贸易,及其所反映的外需状况。

新年交叉数据误差

外贸出口严重萎缩,本栏当时已经警告,如果国内需求不幸遭消费税打击,我们可能无法转向外需,从外贸出口支援经济增长。

外贸数字出炉后一周,2月份工业生产指数跟着公布,虽然2月份出口萎缩近达双位数,工业生产却稳健增长,只比1月份相对缓慢,没有像出口般显著萎缩,这意味着消费税实施前,国内需求还强稳,至少在出口导向市场逆转时,内需依然能够稳住工业生产增长。

这2月份工业生产增长率5.2%,比1月份7%明显放缓,这部分是因为今年农历新年落在2月份,而去年则落在1月杪,令2月份成为超短月份,处于比较基础交叉劣势。

出口额横摆偏软而至萎缩不到1%的电子电器(双电)制造业领域,生产却依然保持相当稳定增长,虽然从1月份的双位数逾10%放缓至逾8%,整体生产增长势力依然不能算弱,出口横摆阴影并没有在生产增长中反映出来。

当然,如果我们纯粹以2月份各制造业次领域来衡量增长趋势,则不管是出口导向或国内市场导向,几乎所有次领域都放缓,唯一保持与1月份同样步伐或甚至稍微强的次领域为木基、家具、纸张与印刷业,这个次领域2月份增长率达6.5%,比1月份的6.3%稍微强一些。

除了这内需与外销参半的比较特殊次领域外,2月份制造业其他各次领域的增长率,不但比1月份放缓,甚至连去年第4季增长率都不如。这些都是因为农历新年佳节,比较基础交叉而浮现的含误差表面数字。

制造业表现不弱

本栏上周处理出口数字时已提到,这比较基础交叉所造成的误差,可以通过将1月份和2月份生产综合计算来消弥。

综合计算后,除了早已逐步萎缩的食物、饮料和烟草制造业依然逐季和逐月萎缩外,就只有出口导向双电制造业稍微比去年第4季增长率略微缓慢,其他5个次领域都比去年第4季增长率强。

双电的两个月综合增长率为9.3%,并不比去年第4季9.7%增长率差多少。

但是,对于内需基建导向非金属、基本金属与框架金属制造业则看到很大差异,综合两个月计算后,这非金属与金属相关产品制造业次领域增长高达7.6%,比去年第4季3.6%“加速逾倍。

服务费争论太儿戏

同样的,交通配备(包括车辆)与相关制造业,在综合2个月生产和去年首两个月比较,增长高达9.1%,这远比去年末季增长1.1%强逾8倍。

这些数字反映国内需求依然强大,至少可供这纷乱的消费税来磨。

不过,无论内需多强,都无法承受太多太久乱局,政府务要迅速执法,认真对待那些无视政府政策的商家,否则政府没有威信,所有保护消费人的政策将沦为笑柄,之前电讯公司预付卡问题如此,当前服务费也这样。

服务费的争论,大吵大闹后,竟然打回原形,简直是儿戏,对政府威信伤害很大,商家受到纵容,消费人心有不甘,双方以后恐怕都会无视政府政策,这对未来经济很不利。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