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老马

老马怒火攻心,把枪炮对准敌营,一轮扫射、又一轮热身。可他没想到,不一会到他儿子慕克力被一轮扫射。难怪老马慨叹自己是孤独的。

他感觉没人当他一回事,尤其从政治集会听见教众对任我行类似的支持和马屁,原来不只是我们感到鸡皮疙瘩,相信老马也有同感,他甚至撰文暗批,指有人不跟随这种马屁,就受到威胁。

人走茶凉政治现实

实情是否如此?独老马知道。但他对领袖的指控,像一马公司的资金流向,领袖无疑有必要向全民交代,这已无关系于如马屁精所狡辩的“老马应以正规管道纠正政府”,而是如果这个政府还保存最起码的天良,老早就应该把人民钱解释得清清楚楚!

可是一批人却把事情搞得荒腔走板,表态支持领袖不为过,但整天干这种事情,变相成就乱视听,人民要的是真相,偏偏政府要5毛给一块,让疑团变得更奇怪!

像那场不可思议的电视专访,少有听得明白,只能这么形容,领袖的才智的确有限,他实在没办法透过言语去建构出人民对他有多几分信任。

老马则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他举例针对蒙女案,旁敲侧击到家,他说没指控谁犯案,他只是问,到底推指示西鲁?最让人动容的,还是这一句:“如果西鲁的家人要见我,我会接见。这不是8年的问题,这是要吊死人家儿子的问题。”

这是什么?这就是灵活、充满攻击性,但同时又动人的政治语言。我们不见得欣赏老马,可是某程度上,我们能欣赏他言语妙绝天下的才华。自他以后的巫统,有几人能讲话?有的甚至不讲人话!

可惜孤独老马毕竟已退场,基于人一走,茶就凉的政治现实,许多人跟他会保持一定距离。固然因为害怕他直如当头棒喝的词锋锐利、更担心招惹现在的老板不高兴。

天已经暗了,人家静静离开和关上门,孤独老马是时候要学习适应。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