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花传奇完结篇:维护原住民权益 守卫大王花源区

甘苍林拟定的“地苗族大王花圣地(Rafflesia Sanctum)”,完整的就是这个“布诺区域”。

金马仑高原以东的吉兰丹境内的布诺河(S.Brook)流域,在国家历史上并非籍籍无名。

布诺(Fort Brooke)曾经是建国前后显赫的反共军事桥头堡,殖民地政府于50年代曾在马共游击队活跃的吉兰丹山区境内采取清野的策略,迫令原住民们集中,以断绝马共取得资源,“布诺”就是这种集中区(PosBrook),同时也是桥头堡,周围还设置许多前哨站。时至今日,桥头堡虽然撤去,昔日的集落群却还隐现,“布诺”中心变成学校,周围的前哨站则变成山村集群(可参阅《森林护士‧Jungle Nurse—Pamela Goald Sbuny》一书)。

讽刺的是,昔日布诺河流域建设是为了剿共,今日的布诺河流域,却是为了维护当地原住民权益,守卫大王花源区。

共同意识分享利益

“地苗族大王花圣地”设立的最初,计划很仓促,“山岳植物学家”甘苍林与“拯救大王花基金”合作人的初步概念很简单,即是将观赏大王花活动合理的制度化,迫旅游业者合作并分享利益。

这该如何做?

甘苍林首先做的就是先与村民们协调,同意共同保护大王花,接着在村子入口处设立告示牌“大王花圣地”,规定条列凡进入区内观赏大王花的外来人,必须在原住民向导带领下进行,及每人必须缴付15令吉,如是进行电影拍摄或是学术研究,则依器材及逗留天数另外收费。

为了让旅游业者心服口服,还先为原住民进行必要的向导训练,及提供适当的配备,于是就出现了一份开销列表:村口大王花告示牌、大王花圣地宣传单、原住民工作制服(T恤)、训练原住民成为称职的向导兼巡护员、上胶的向导结业认证、拍摄记录的数码照相机、纪录簿、照明头灯、围设栏杆用的绳索、测量用滑尺……。

也为了获取原住民们普遍认可“大王花圣地”及信任,援助物资不可少,即是定期的米粮糖果、药品、衣物等。

但这一切都涉及钱财,没有资金就没有行动。

坚守承诺捐助出版

仓促间甘苍林及同伙们只能向登山爱好者募捐,首先雪隆区口头传讯,接着是网站“大王花绿色力量http://www.bluepeace.net”,然后是其他州属的山岳社群,或是一般环保组织等,希望零星捐款汇集成河,最终能为大王花及原住民们带来裨益。

甘苍林及合伙人们最初并无募捐经验,口号即不响亮,宣传也不算使力,直至2010下半年,零星募款“仅仅获得寥寥数百令吉”,显然不能成事。

接着,甘苍林灵机一动,想起日前“大马荒野协会”主席苏添益及台湾绿色作家徐仁修曾为大王花事务造访甘苍林,随后甘苍林则带领徐仁修前往观赏大王花(见到一朵直径80公分的吉兰丹大王花),其间苏添益曾许诺捐助一笔款额予“大王花”出版用途,这个路子,正是恰得其时。

于是逐事先联系,择日便拜访苏添益,一番寒喧,即道明来意,他也坚守承诺,慷慨解囊。

建立“地苗族大王花圣地”,其实并没有经过土地局注册或与地方当局协商,而是跨过政府阶层,直接由在地居民授权而成立,并迟至2010年9月26日,第一次“大王花保护运动”终之能够展开,参与人数莫约50人。

然而建设、山区交通运输、援助物资等均甚耗费钱财,寥寥数千令吉,便即用尽。

而后每次活动,无不为募捐发愁,往往一次活动之后,上趟筹集的款额便即告罄,耗时也耗力。

保护运动陆续进行

在布诺河流域展开的“拯救大王花运动”,自2010年9月26日始,至2014年结束时,已经历时4个年头,目前尚在继续,并陆续在布诺河谷设立了4个大王花立地。在当初,并未预料到立地会扩展成4个之多,毕竟甘苍林对原住民山村的熟悉和登山活动息息相关,对登山路径不到之处的村子,实际上所知甚少。

从登孔河(S.Denkong)扩展到缅路河(S.Mengrod),而占地范围最大的第三号区域,则是来自于预料之外。

老者带来宝藏略图

2010年12月10日,第三次保护运动展开,就在甘苍林等人在一号登孔河(S.Denkong)及邻近的二号缅路河(S.Mengrod)进行设立大王花立地工作时,一个闻风而来的地苗老者卡欣(Kassim)前来造谒,还带来一张“宝藏略图”,此老者一开口即是流利英语,甘苍林对此惊讶不已。

原来此老者年幼时被英人领养,也接受教育,年老后循迹山林,与族人共处。老者道明来意,原来除了登孔河外,其邻近家乡默河(S.Ber)大王花亦所在不少,并要甘苍林随他前。这一去,就是默河(S.Ber)区域,后来形成了三号区域,此区南岸东西走向共有5个地苗族村落,沿着流水的默河北岸山坡长达10公里范围(上游海拔945公尺至下游397公尺高度),一路侦查,发现如横卷般布满大王花(包含球蕾数量多达2000个),盛况不输团状分布的登孔河区域。

唯一的麻烦是,此区不像第一号区和第二号区般就在金马仑话望生公路旁,它离开公路至少10公里,靠着一条伐木用的泥路相连,每每支援队伍进出,必须租赁四驱车,而且由于地处偏远,四驱车索价高昂,后来发现区内有一位原住民有一部四驱车,运输成本才略有下降。

伐木浩劫毁坏环境

然而这地区却有伐木活动正在进行,令人心痛。甘苍林于是建议尝试前往制止,但由于对方出示伐木许可证,众人都无可奈何,只有当伐木“浩劫”来临,甘苍林及原住民们只能退一步,在大王花范围若干公尺外用绳索围圈,堪以自慰。但真正令人愤懑的是,地方政府仅仅发放伐木执照便获取几百万入息,交给原住民村子的只是寥寥无几的几百元每户津贴,而原住民所承担的却是环境毁坏、家园破山河不再等切身痛苦。

最后建立的第四号区域,则是山友们最熟悉的扬压山峰(Mt.Yong Yap2168m)登山口的灵易河(R.Rengil)。

村子第一间竹房子里,居住的就是老登山向导无牙打巴,只见他两指扣烟、笑不拢口。记得1996、1997年我随甘苍林初登扬压峰时,向导就是他,如今打巴由于营养不良而患有脚疾,几乎不良于行。大王花向导兼巡护员少不了打巴的子侄们,这里的原住民称呼土地为“我们的土地!”,大王花为“我们的花儿!”

“大王花拯救运动”自2010年9月26日展开至2014年10月,前后4年期间共进行了14次的建设活动,每次参与的人数分别十余至三十人不等,参与的人总人次达到200至300人之间,耗费社会募款3万余令吉。

资源物品的迅速消耗

漫长的3年过去了,经过这一群公义者不懈的努力后,大抵终于确立了“地苗人大王花圣地”。

山峰依河流命名

“地苗人大王花圣地”位置于吉兰丹主干山脉东沿南段的布诺河流域,有4座山峰围绕,4条支流交汇。

扬巴峰(Mt.YangBar2181m)、扬压峰(Mt.Yong Yap2168m)、瑞天咸峰(Mt.Swettenham1962m)、当加峰(Mt.Tangga2015m)。登孔河(R.Dengkong)、缅路河(R.Mengrod)、默河(R.Ber)、灵易河(R.Rengil)。

4个区恰好也是依河流命名,一号登孔河区、二号缅路河区、三号默河区、四号河灵易河区,共占地122平方里(195平方公里)。

而接下来该做的,就是让大王花圣地的名声走出半岛,让神奇的大王花山谷举世皆知,在国际上成为马来西亚标签之一,唯有这样,才能有希望成为世界自然遗产之一。

然而,保护区虽确立了,支援物品却也消耗迅速。

别的不说,特印制的大王花保护工作制服,立刻就变成日常用服,没多久就破烂不堪了。几枚高价头灯很快就被操坏了,替代品是廉价的中国LED手电筒。纪录用途的防水数码照相机(1200令吉)没一年就报销了,叫定期前去拷贝照片的工作人员哭笑不得。最后连村口的大王花圣地告示牌,也不见影踪。

毕竟这的山区原住民仅仅在100年前还是中石器时代的采集部落,“储蓄”等观念则是农业文明的特征,并未曾在原住民文化里深深扎根,过去半农耕半采集的原住民奉行的是另一种观念,即是维护周围山林地区的生态永续性,形成藏富于林,好让任何时候都能从山林间采获收益,物品也即获得即使用,食品得来即食……

努力获各界认可

无论如何,几年工作下来,“地苗族大王花圣地”终于获得各界认可,从此金马仑旅游业者凡召集旅客进行大王花观赏活动,均肯缴付人均15令吉的费用,其余登山客,甚至国内大学植物系学生,都频频造访此区进行大王花研究及论文撰写。

从2010年至2013年,甘苍林积极设立“地苗族大王花圣地”,也极少再进行登山教学活动,但却前后发起了14次的深入吉兰丹原始雨林进行“大王花考察”,教导参加学员们熟悉大王花,并也同时让原住民们从中学习引导游人及守护大王花。

此章节<大王花传奇>旨在支持他毕生鼓吹的大王花保护区和保护山岳,希望为世界及后代子孙能保留一块珍贵的生态基因库、为野生动物们保留一块不受侵害的雨林家园、为原住民们保留一块赖以维生的山林河川、及为“山族”的我们保留一块真正动人心弦的原(原始)野。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