旮旯时光:日本的文学与影视

森诚纯一的推理小说走的是与福尔摩斯探案不同的路线,后者重视人证物证,前者靠推理破案。

两度去京都这个只有170万人口的日本文学发源地,不由得联想起自己几十年来对日本文学和电影的喜爱。一直到今天,仍是如此。

那时候我刚到香港不久,最早的就是被他们的推理小说和森诚纯一的“上班族”系列所吸引。那种推理小说走的是与福尔摩斯探案不同的路线,后者重视人证物证,前者靠推理破案。推理则用抽象的逻辑推断,在缺乏证据的情况下依然可以靠严密的抽丝剥网推论而使凶手或作案者无所遁形。照我看这比靠人证和物证的局限更高明。我写少年推理中篇小说《校园侦破事件簿》,同年获得全港小学和中学好书榜,其实都是受日本推理小说的影响。

受日本推理小说的影响

而后我读他们小小说大师星新一的科幻小小说,也读了很多,非常喜欢。中国大陆出版了他很多的科幻小小说集,这位写了一千多篇小小说的日本作家确实写得很有自己的特色,也很精彩。我也喜欢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川端康成的“掌上篇”,他的〈伞下〉、〈厕中成佛〉等都是不可多得的杰作。

由于当时我的工作与接触新书有关,我阅读了不少日本的小说,如我将水上勉的小说集《越前竹偶》、《雁寺》读完了,我又特别喜欢专写“婚外情”的文学大师渡边淳一的中篇小说集《光与影》,向朋友推荐还把书出借,朋友没有还书给我,我后来又买了一本。以后凡是他写的长篇短篇我都购买,一直到他写得太多、香港也出他的中文译本,售价太贵,我才作罢。其中最震撼最大胆的数《失乐园》,电影、漫画都出全。

写人性感人细腻

日本文学以写人性感人,文学描述细腻,巨人式的文学大师有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芥川龙之介等等。电影也如此,人性、亲情、人情味,都被他们表现得淋漓尽致。出现了许多经典,迄今很难忘,如《感官世界》、《鳗鱼》、《赤桥下的暖流》、《恋爱、花火、摩天轮》、《跳跳舞、谈谈情》、《伊豆舞孃》、《情书》、《四月》、《火花》、《礼仪师鸣奏曲》……

他们的电视剧也将爱情亲情表现得动人,例如酒井法子主演的《星星的金币》、《同一屋檐下》迄今还是非常令人难忘,可叹可惜的是这位香港年轻人欢迎的明星兼歌星,因为吸毒而毁掉了大好前程。电影中,岩井俊二的《情书》电影和原著我读看了很多次。影片拍得很美。

有一段时间,家里所藏的日本影碟和小说非常多。他们的文学、电影在表现人性的温暖、亲情的动人、人情味的浓郁、生活的细腻描述、人与人的关爱等方面都有不俗的表现。那部《礼仪师鸣奏曲》电影就获得几十个国内外大奖,其实题材多么平凡,就是说的一位专门为死者化妆的礼仪师的故事,平凡中见功力,赚了观众不少眼泪。

有人因为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犯的罪而拒接他们的文化,日本电影、小说一律不看,我看是将两件事混淆了,那是风马牛不相及啊,正如中国古代有千刀剐、五马分尸这样的酷刑,完全无碍于中国文学的伟大和辉煌。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