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主义的宿命

马来西亚独立至今一直都无法摆脱种族主义的宿命。历届国家领导人的政策都离不开族群问题,因政府的各种施政方针与政策,脱离不了族群,在面对自身的权益问题便会引爆种种的种族问题。

许多时候,外人都在羡慕马来西亚的多元文化、多元族群、自由宗教信仰,但是往往内在的族群问题是社会发展的绊脚石。

在马来西亚似乎各种族都在为自己民族的捍卫权益,同时也为自己认为的不公不义而发声,因此,各族皆为自己在马来西亚历史中写下“困境”,从马来人的困境、华人的困境,相信不久的将来,印度人也会说他们也在困境中。

独立至今60年,我们深陷“困境”,被压迫、边缘等困境及抉择,无法走出这道像被族群绑架甚至遭到诅咒般的宿命。族群关系、国家建构、经济发展,基于前者的不协调不公平下,后者将会被牵连及拖垮。

我们无法去声讨、谴责殖民政府在英殖民时期留下以种族分界的社会结构,导致今日的族群问题,进而建构了马来人作为“主人”的身分的一种认同。

在进入后殖民时代的当下,各族群对于政府的政策反应明显的落差大,我们没有反思最初的问题在哪里?只会一味的从政党内斗衍生到族群问题上,不是叫华人混回中国,就可以摆平族群的问题、更不是叫印度人回去印度,就可以当作族群问题不曾存在?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