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我的根,我的家乡

在上个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当我正在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就读之时,曾经有一位香港籍的同学问过我:你是来自马来西亚的华人,那么,你认为你的根是在哪里?当时我斩钉截铁地回覆他说:我的根虽源自中国,但我的家乡在马来西亚,因此,我的另一条根就在马来西亚,我的国家。更确实一点来讲:我的家乡是马来西亚的霹雳州实兆远。我在那儿出生,成长和接受中小学教育,它是我名符其实的家乡。

实兆远是一个小乡镇,是我出生的地方。虽然它是一个小乡镇,但那儿的一花一草,一山一河,都是我十分熟悉。在我的童年时段,正逢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事爆发的时刻,生活非常辛苦,甚至到了要吃死鸡,吃蟾蜍的地步。那时我的家庭十分贫穷,衣不蔽体。到了日本投降的时候,我虽已9岁,但过惯了衣不蔽体的生活,我还是没有穿裤子的到处乱跑,一点也不知道什么是羞耻,这都得拜战争之赐。

因战事学校停办我10岁左右才开始我的启蒙教育,皆因战事而学校被迫停办。上学后,还是时常和邻居的小朋友在一起玩耍、捉打架鱼、捉炮虎(蜘蛛的一种)、拾橡实等。每天也得帮父母亲喂养鸡鸭,切自家种的木瓜给它们吃。再不然就踏脚车到处溜达,或到橡胶园里去拾枯枝,绑成一捆,背回家去作煮饭炒菜之用。在那个年代,还没有煤气炉这种炊具,炊煮都用木柴。

在这个小镇,留有我的足印,我的汗液,我的泪水。虽然目下我已是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家伙了,但家乡的一切,依然深留在我的脑海中,历久弥新。

在工业界度过了几十年的牛马生涯后,我终于退休了。我出生在马来西亚这个多元种族,在本国做事,享受着自由的生活。自由求学,自由谋生,自由遐想,自由吃喝,真的是十分自由。马来西亚是我生于斯,长于斯的祖国。我永远爱护它,我也永远爱护我的家乡——实兆远。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