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目四顾:一日看尽长安花

那时代,多数读书人最大的出路是通过考试,然后争取功名。因此考试失败,那份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家乡父老乡亲的痛苦,借落第诗诉尽了内心苦怨。长安,每年隆冬二月,礼部南院的贡举考试放榜,不止是唐帝国首都长安一大话题,更是国家未来命运的关键时刻。

每年,约1000名包括长安、洛阳及来自全国的优秀人才,齐集到长安参加称为贡举的文科考试。

千人赴试,仅录取30名。合格者称为登科,亦用及第称呼。登科及第后的人,由官方任命,亦有经高官推荐出任公务官员。人们重视一年一度的长安官试,因为考出来的30人,将是国家的栋梁人物,他们当中,将出现将相之材。

失意写出成名作全国只设长安一处考场,97%人是落第的败者。读唐诗,以长安为题的名作,不少是所谓的落第诗。

那时代,多数读书人最大的出路是通过考试,然后争取功名。因此考试失败,那份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家乡父老乡亲的痛苦,借落第诗诉尽了内心苦怨。

盛唐诗人常建,他第一次考试没成功,留下了“恐逢故里莺花笑,且向长安度一春”的落第感慨,说回家怕被人取笑,只有躲在长安一段日子。

常建,过后在唐玄宗李隆基开元十五年,公元727年进士及第。

中唐诗人李廓,贡举没上榜,写下“尽是添悉处,深居乞过春”的诗句。他没考上,等于仕途几近绝望,终日苦愁到好长的日子,哪里都不敢去,躲起来过了大好的一季春。

及第放荡得意李廓在唐宪宗李纯元和十三年,公元818年榜上题名。

不少唐代文士,科举过关,争得功名之后的作品,反而不及他考试失败时的失意诗作那么受后人敬爱,这是读唐诗趣味的一面。

落第诗写得最引人伤感的,是那个写了〈游子吟〉的唐诗人孟郊。

他是名家韩愈的门生,才华非凡,不过两度赴试都落败。再次落第时,他的落第诗写“一夕九起嗟,梦短不到家”。

一晚惊醒9次,因为衣锦荣归的心愿落了空。落魄长安,晚晚睡不安宁。

孟郊第三度考贡举,是唐德宗李适贞元十二年,公元796年,终于进士及第。不过,他已经46岁,在那个时候,是个老人了。

经于合格的孟郊,兴奋中写下〈登科后〉及第诗“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生性忧愁的孟郊,登科成名的当日,显得格外放荡得意。长安农历二月,花开不多,当时,文人上妓院,是一种社会接受又羡慕的风流。一日看尽长安花,很可能是他一日之间造访了他平日亲近不起的多个长安名妓。

孟郊常因写诗误了官职公务,所以官做不好,过穷日子。他的诗,多诉穷愁孤苦。

~唐诗风情“长安”(3)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