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医志:改变不了环境 可以先改变自己

局势平静,一切如常。早会是无国界医生在阿富汗的霍斯特妇产科医院(又称“婴儿工厂”)一天的开始,早会结束后,我到了新生婴儿病房巡房,试图寻找那个昨天出生、额头有一处凸起的婴儿。妇产科医生很担心,想要关于这个婴儿的专科意见,但我在病房里到处都找不到她。

突然,一名助产士从产房走进来,用普什图语咕哝几句就走了。我问助产士发生什么事,她说:“有个婴儿在产房,情况不佳。”我们跑到产房,看到他们正抢救一个毫无生气的大号婴儿。我们赶快走过去接手,听心跳。什么都没有。

“发生什么事?”我问。接着是一轮普什图语的对话,我一句都听不懂,只隐约听到这名孕妇来到时,子宫颈已经充分扩张的准备把婴儿推出母体外。我们继续为婴儿抢救,依然是没有心跳。我知道一切都是徒劳。再继续抢救了10分钟,我在上午11时宣布他死亡。他的母亲可能花了太长时间才来到医院,婴儿太久才出生以至窒息。

患上罕见基因病

我沮丧地回到病房。此时,助产士已找到那个额头隆起来的婴儿,她被厚厚的毛绒毯包裹着。“你好,小家伙。”我把她从包裹中抱出来才真正看到了她,心里一沉,是克鲁松氏综合症:一种罕见的基因病,头骨的缝合过早导致头颅和面部的发育异常。在这个国家,做一个女孩已经很困难,做一个特殊的女孩,就更难了。

我们向她的母亲解释,母亲保持沉默,面纱遮住了部分的脸,很难判断她的反应。我把婴儿抱到她怀里。她低头看着她,问突出的部分日后会否消失?我知道她还在否认事实。

完成病房的工作后,我回到家,刚坐下来电话就响了。屏幕显示“麻醉师”。大事不妙。我立刻接起电话。“马上过来手术室,婴儿情况不好。”我快速地跑去,看到助产士正用一个急救袋协助一个婴儿呼吸,不久后婴儿开始有规律地呼吸,缓慢而肯定,很快我们便让小家伙自己呼吸。他只是需要一些帮助去适应这个新的环境,而他做到了。

确认他情况稳定后,我慢慢走回去,坐下来和其他人共进午餐,谈论着变化无常的天气和飞到喀布尔的计划,吃到一半,我的电话再次响起。天啊,又来了!

抢救大号婴儿

我再次跑去产房,看到一名刚分娩完的妇女半卧在房间中间的地板上,脚边有一滩血。助产士正用急救袋帮助一个沾满胎便(新生儿首次排泄物)的大号婴儿呼吸。

这是一次臀部分娩,婴儿在生产过程中遇到困难。我把听诊器放到婴儿的胸口,心跳正常。我继续进行复苏抢救,约5分钟后,他微弱地喘了一口气。接下来又一口气。慢慢地,他开始呼吸,手脚在动。

“嘿,小家伙,你吓了我们一跳。”我为他是个强壮的孩子而欣慰。待他稳定后,我们把他带回新生婴儿病房进行监测。不要再来了,我无声地恳求待会能回去把我的午餐吃完。谢天谢地,余下的一天都是平静的。

“你不能改变环境,季节或天天气,但你可以改变你自己。记得吗?下次会更好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