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光重新出土 海盗船的艺术

一千年前的海盗会留下哪些惊喜?是溢满无数金银珠宝的百宝箱吗?

参观位于维京船博物馆(Viking Ship Museum),让人想起海盗,亦侠亦盗的独眼龙头目,劫掠时残忍无情,分赃时侠义分明,这是电影塑造的形象?带着期待的心情,因能目睹湮远年代那段呼啸海上劫掠故事的文物而兴奋。

维京船博物馆坐落在挪威的奥斯陆(Oslo)比格迪半岛(Bygdoy),里头却超乎我的想像。

白色拱顶下的光影里,墨黑色的海盗船庞然大物似的照面而来。它们被深埋在峡湾水泥里的墓穴已逾千年,想像不到它扬帆时的英姿,却看到她被岁月打磨后的质朴面目。最后陪伴主人用以埋葬用途的战船,像一件极致的艺术品让世人愕然。

弧度依然优美的船身,木雕图案精致入笔有神,高高翘起的船首镌刻着的龙头永远探视远方。久远年代带来谜样身世的推测,它们承载了主人怎样的来生梦?长艇上的动植物雕刻和纹理,又刻印着船与风帆时代的哪些文化与艺术?

陪伴到天国

望而莫及的奥赛贝丽号(Oseberg)建于公元820年,被认为是9世纪时奥沙女王的陪葬船。正面看像一个垂重的包袱,坚硬的橡木流水似的两侧均匀而下,造型优美。首尾尖细的船身约21米长5米宽,桅杆在扁平的船舱中心。据古代按桨的多少来划分船的级别与规模,32座位的水手数量显示这艘船主人的尊贵身分。

船在发掘时被埋在土墩覆盖着的墓穴,已被盗墓者破坏的船上有个墓室,里面静躺着相信是主仆关系的两具女性遗体。和其他所看过的古墓一样,维京人带着自己珍贵的物品到天国,陪葬的还有精致的雪橇、马车、木雕、皮革、床、装饰品,金银珠宝和马匹的骷髅。

雕塑之城

维格朗裸体雕塑公园,为奥斯陆赢来了雕塑之城的美誉,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艺术公园。古斯塔夫维格朗是挪威著名的雕塑家,他以铜铁和花冈岩调塑了自己对生命的体验和感悟,把20多年的心血结晶,倾注在占地80公顷的公园设计与雕塑。

公园以生命的起点和终点为主题,通过人体雕塑裸露生命的生老病死过程。生命之桥是起点,两侧雕像有体格健美神采飞扬的男人女人,也有活泼喜怒难控的小孩,更有慈祥沉稳的老人。其中最有名的塑像是“愤怒的小男孩”,他挥动着胳膊嚎啕大哭,模样十分惹人喜爱,生动的表情甚至引来窃贼,曾经几度失踪后而复得。

人生百态

过了生命之桥后就可见到生命之泉,由6个形态逼真的男人托起一个巨大的铜盘,泉水从中央一顷而洒落,形成很大的喷水池,喷水池周缘雕刻着许多树木,人物雕像在树下或站或蹲或依偎着,而其墙壁上刻着多幅浮雕画,从出生婴儿到迟暮老人,象征人的成长历程。高17米的生命之柱由一整块石料雕成,是园里最美也最杰出的雕刻作品,据说维格朗花费了14年心血雕塑而成。

生命在这里有着轮回的体现,由121个不同姿态的男女老少相互重叠,也相互倾轧与扶掖。生命之柱周围呈放射状的散落36座花冈岩雕塑。公园偌大的天地里,裸露着192座雕像和650个人物,以丰富的表情和各种姿态,演绎男女在生命不同阶段的人生百态。

静态的雕塑虽默然无言,也没有说明文字,但神情所能表达的心理,却让人有所思有所悟。他们或天真无邪,或情思奔放,或满怀壮志,或郁郁落寞,这些生活中常遇见的眼神和表情,汇集在空旷的空间里。

文化生活

回望建城已逾千年的挪威首都奥斯陆(Oslo),60万居民的大都市,虽然是全球最富裕城市之一,但旖旎的海岸线风光替代了繁华都会的车水马龙,没有耸立的摩天大厦,却与高山密林相守。

红褐色的市政厅,经过挪威艺术家们不断的装饰,不仅是奥斯陆的建筑标志;围绕在广场上的花圃,喷泉和大量雕塑,展示了挪威的历史,文化及生活的一面。从维京船博物馆到维格朗雕塑公园,曾经的海盗发源地已经发展成挪威金融、政治文化与交通中心,而且还是诺贝尔奖的颁发地。

沉淀着历史的奥斯陆,在时光中蜕变,从海盗到艺术,从都市建设到生活品味,在我匆忙的脚步中,展现着一种从容的气度。

展厅:

左侧:

建于公元890年的柯克斯塔德(Gostad)号,是一位中年首领的葬船。规模类似奥赛贝丽号,也是32桨,由于曾是一艘战船,坚固的船身载有好几艘7至10公尺的小船,主要用来载送船员上岸。

右侧:则是最早被发掘的图奈(Tune)号,残缺不全的战船曾是一艘快速的远洋船舶,除了他的主人,随葬的还有一些武器和船上的常用品。3个陈列室静躺着百年前破土而出的3艘维京人海盗船,属于9到11世纪的产物。

维京人的海盗时代

一千多年前,当北欧大地的厚厚冰层随气候变暖而渐渐融化时,那维亚半岛的地势顺势形成了。天赐山水,挪威农民于是从高山的森林里走出来,手上的利斧变成工具和武器。优质木料建造的木帆船,使富有冒险精神的维京人无所畏惧的探索世界,寻找新的居住地,领袖由酋长变为船长再成为国王,开启了维京人的海盗时代。

他们劫掠与杀戳,甚至毁灭村庄,横行称霸于海上近两个世纪。当时占据冰岛后又南下占领了包括英伦在内的大小岛屿,并且横渡大西洋,发现格陵兰和北美大陆,精良的造船与航海技术创造了挪威史上的航海昌盛时期。当时海平线上突然扬起的骷髅旗帜让沿海一带的居民闻风丧胆。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