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委员会举步维艰

大马人权委员会主席丹斯里哈米斯15日揭露,过去13年,该委员会年年提呈国内人权报告,但国会从未就此进行讨论。

他自我调侃地说,大马人权委员会过去被冠以“无牙老虎”称号,如今则形同一只绑在柱子上大声“吠叫”的“有牙看门狗”,而能否松绑,(很大程度上)须仰赖媒体助以一臂之力,给该委员会所发表的观点,提供更大的报道篇幅。

哈米斯在大马人权委员会2014年报告的记者会上,特别点名过去负责国会事务的前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他说,纳兹里态度开明,曾特意安排国会议员讨论人权委员会提出的一些人权建议。

他说,有关在2012年提出的建议,获得政府的正面反应,不过至今尚未有突破,“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全体国会议员在不分党派下讨论(相关)报告。”

人权的定义,原本存在争议,哈米斯的谈话,显示大马人权委员会在人权争取上的心有余而力不足,也反映出该委员会和政府之间对人权认知的落差,以眼下的国内政治氛围,要将人权报告呈上国会讨论,似乎不太可能。

大马在维护人权方面的国际指数向来不理想,由于人权跟民主自由休戚相关,在国会刚刚通过允许当局未审先扣的防恐法令,大马的人权指数相信将因此进一步下滑。

从表面审视,未审先扣的确有违人权,但除非执法当局滥用权力,否则这不失为防范恐怖主义滋长的可行途径之一,人权委员会的权力有限,它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如何有效地监督,尽力确保法令的执行,不乖离维护国家安全的大前提。

哈米斯对前任首相署部长纳兹里的赞誉,折射政府部门的政策和行政作风经常因为人事更动而出现落差,许多权益上的争取,往往在部门首长易人后必须重新铺排,这个现象理应纠正。

试想想,当分量不轻如人权委员会者,其争取也因为部长易人而面对阻滞,平民百姓或一般组织在面对同样问题之际,将何以处理?

大马是个实行民主制度的国家,但在种族和宗教多元化的局限下,要在人权和国民和谐两者之间找出不具争议的平衡点着实不易,加上日益剧烈的朝野政党之争,人权委员会办起事来举步维艰或事倍功半,是可想而知的结果。

不管怎样,维护人权的努力不可停顿,而媒体尤其是中文报章在这方面给予的配合,是毋庸置疑的,至于人权委员会,只要在人权的维护上尽力而为,它大可问心无愧,无须妄自菲薄。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