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江湖:往日今时

施行消费税后,百物腾涨。这个情况,不禁想起了年幼时的生活。

念小学时,参加童子军。老师教导我们唱歌、玩游戏,还传授我们一些在野外生活的技能,不但如此,还灌输一些待人处事的道理,譬如:“勤奋”,“向上”等。每一次集会都是一次很快乐的经历。去参加集会,嘴馋时,就向母亲讨钱,母亲有零钱就会给我五毛,没钱免谈,就五毛不多也不少。

阿标的孙搭车免费

我拿了零用钱自己搭巴士到学校参加集会,当时我搭巴士不用买票,跳上巴士只须说一句:“阿标的孙。”就行了,因为外公是巴士公司的其中一位司机,阿标就是外公的小名。朋友们见状羡慕得半死。两公里半的巴士车资也只不过两毛钱。巴士在巴士站停下,我就从车站走路到学校,大约走一公里左右。去学校前,我会先去吃一碗干捞面,面挡就在大街上。

老板见我年纪小小,自己跑出来帮衬他,还有点赏识的。当时一碟干捞面也只不过三毛半,后来慢慢涨至五毛。有时不吃干捞面,就喝汽水,可口可乐一瓶两毛半。

我喜欢看戏,常约几个玩伴看电影。为了省钱,我们从新村走路到街上去,走两三公里是等闲事。戏院六毛半就可以入场,虽然位置离开银幕比较近,但我们不介意,其实我们也买不起更高级的位置,当时二号位一块钱,一等位块半,楼上块八。看电影后吃红豆冰,一碗两毛钱,加足红豆,三毛钱,但我从来也没那样做过,小小的心灵觉得那是件很奢侈的事。

念中学时父亲把他的丰田车子换了,他说当时购入价格是7700,新车本田思域叫价1万5000。

后来父亲买了一栋房子,我们从新村迁出,搬入新屋子。排屋80乘20尺,价格也只不过2万6000。邻居月前把房子卖了,据说市场叫价20万。

遵循童军老师教诲

搬入新屋子,母亲忙得很没空煮饭,父亲叫外卖,几样大炒,不及20元已经让我们一家六口吃得很愉快。父亲说上个世纪70年代,伙食400元已经可以维持一个家。

当时过日子没有现在如此大压力,生活也过得快乐许多。虽物质贫瘠,但人们精神丰富。当下过活目的似乎只有一个——就是拼命赚钱以维持生活。这个问题不禁让人深思,到底生活是为了赚钱?还是赚钱为了生活?

难道这个纠结就是所谓的进步?

看来还是遵循童军老师的教诲为上策,勤奋工作,努力向上,没钱怎么过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