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投行,台湾的算计与失算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57个创始成员国出笼了,这也意味着围绕亚投行的博弈告一段落。值得一提的是,亚洲的朝鲜和台湾申请成为创始成员国却被拒。前者,中国官方并未给出确定答复。后者,国台办则给出明确的答案。

这两件事意味着,对于朝鲜,中国严格恪守亚投行的底线原则,只要不合乎亚投行的标准,哪怕是血盟关系也不会网开一面。对于台湾,则涉及两岸敏感的政治问题。台湾作为地区加入国际组织,无论是在亚洲开发银行还是在奥运会及亚太经合组织(APEC),台湾都是以“中国台北”加入的。台湾加入亚投行,也应比照这一通例。

但是来自台湾的消息是,底线是“中华台北”,这显然和中国的立场发生了冲突。更何况,蓝绿两大阵营对于加入亚投行存在相当大的分歧,马英九政府和蓝营媒体倒是希望加入亚投行。但是蓝营也有自己的算计,以自己希望的名称成为亚投行创始成员国。绿营和独派媒体则逢大陆必反遇马阵营决策必抵制,这也是民进党一贯的政治策略。

蔡英文只是耍滑头

即便是代表民主党参选“总统”大位的蔡英文,对台湾加入亚投行的态度也是前后颠倒——从不反对加入到批评马英九政府没有充分征求民意,将加入亚投行视为另一个“服贸”。民进党更深的政治算计在于,台湾要看美国和日本的颜色,既然美国和日本不加入亚投行,台湾也要和美国日本站在同一阵线。

如果说马英九政府的政治算计在于侥幸,绿营的政治算计则乏无新意。但岛内恶斗已经造成了台湾的边缘化,从“服贸”到亚投行,台湾的路越走越窄。当然,大陆还在等台湾在“服贸”上达成共识,也会以适当的名称让台湾加入亚投行。不过,随着马英九政府执政濒临末期,而且国民党在两岸政策上已经有心无力,民进党势力日炙,就等着再一次的政党轮替。在此情势下,蔡英文在两岸政策表述上只是“耍滑头”,以所谓的“维持两岸现状”来混淆视听。

两岸的现状和陈水扁时代大不相同了,“三通”形成的两岸人流与物流,已成难以阻遏之势。这是拜马英九政府之功,也顺应了两岸经济文化交流的主流民意。岛内独派势力,如果看不到这种现状,就是一叶障目了。凭借蔡英文的经历和视野,她不可能不明白两岸的现状和现实,但她摆脱不了独派功利思维,也不敢开罪绿营民意。否则,她和朱立伦的大选对决恐怕会被自家人搞到伤痕累累。

无法走出孤岛尴尬

因而,蔡英文难以摆脱独统意识形态的掣肘,即使民进党夺得执政权也无法带领台湾走出孤岛尴尬。如果说马英九是理想主义的不粘锅,蔡英文则是无所作为的梦游人。以亚投行为例,即使是以独派的意识形态立场,这一国际性的开发性机构也不同于“服贸”。而且,欧洲的英法德意和亚太的澳洲韩国都接踵而入,加入亚投行当然是利多弊少。

马英九政府只是做对了一半,但在加入名称上搞小动作不合国际常规。民进党和蔡英文逢大陆必反的算计——示好美国日本,更是错估了形势。美国和日本,在亚投行的问题上也并非一竿子撑到底。在亚投行问题上,无论是想加入的马英九政府还是抵制挑刺的民进党,他们的政治算计都失算了。

(作者为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本人观点不代表署名机构立场)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