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花传奇系列三:一桩生态闹剧 重新确认两种大王花

2002年4月9日,金马仑高原拉加小镇(Kg.Raja),“山岳植物学家”甘苍林经过几天在布诺河流域(S.Brook)的大王花生态探索后,在街角咖啡店与旧相识菜农们闲聊一番,并说及这趟发现“一公尺大的“金橙(克氏)”大王花”、“比世界上任何大王花还要大”,过后即回返吉隆坡,准备发表这次发现——寻获比1818年世界纪录保持者“直径一码”的安氏大王花(R.arnoldil)更大的大王花。
没想到这一趟普通的闲聊,竟能引发一场生态热潮,如果是正面的影响倒还真好,偏偏只是一桩闹剧……。

虽说大王花神秘兮兮,却也并非无处可寻,金马仑菜农虽对此物不熟悉,却也并非不曾听闻。山下的务边(Gopeng)地区巫鲁格若(Ulu Geroh),早有开发原住民管理的肯氏大王花展示点(2004年马来西亚自然协会设立),乡村市场间,也偶有包扎成团的大王出售(系因马来同胞把大王花当作产后妇女用予调理子宫的饮喝汤剂)。不知何故,自甘苍林在拉加小镇(Kampang Raja)咖啡店一番闲聊透露后,竟勾起了菜农们的莫大兴趣,待甘苍林回返吉隆坡,便有人自发组团,前往甘苍林所指明地点一探究竟。

雨林被毁坏

本来这也无妨,但一般菜农们并无植物学者对珍品的保护,知悉新奇后,便想找出点挣钱点子,于是便要接种扩植、商业售卖、或是要移植庭园、珍藏展示,再不然好歹要能组团旅游观赏,挣点团费外快。然而大王花远非蔬菜瓜果,一般耕作技术的接种移植法,统统不行,而且大王花偌大一朵花朵,却只是寄生藤蔓上,菜农们竟把藤蔓整段剁回家去,以为就能生长,这当然事与愿违。

当时在某报章刊登“发现一公尺的大王花”推波助澜下,整整一个月下来金马仑菜农们持续为此事风风火火,热闹轰轰,凡农民商贩、亲朋戚友,统统感染,于是人群频频进出大王花产区,四驱车上刀蹂躏,雨林被毁坏得一趟糊涂。

几个月后甘苍林及黄文彬氏回返金马仑高原,见到一桩生物学的事务情竟演变成闹剧般的蠢事,不禁大摇其头,看不下去。幸好后来风潮退却,菜农们陆续回家耕种,山林恢复平静,又无人再提此事。

种名疑惑

事件的源起——隐藏着甘苍林秘而不宣的另一个发见,即是关于极少人探索的克氏大王花的种名疑惑。

克氏大王花的重新再发现,依旧是根究于甘苍林自身——。

早在1992年2月12日,甘苍林便发现了自1935年以来就不曾见到的“金橙(克氏)”大王花,推翻了梅耶博士对克氏已经灭绝的论据。地点是主干山脉吉兰丹查玛峰(Mt.Chamah)山腰径路,海拔高度1100公尺。接著到了1996年5月,甘苍林及黄文彬联袂而往,再次到访查玛山区,由吉兰丹话望生进驻新建立的若公村(K.Rekom),在地苗原住民的引领下,又来到主干山脉霹士河谷一处山逦上,见到赫然绽开着的5朵克氏大王花。

经过了漫长达十年的探索,加上发现“一公尺大的克氏大王花”事件之前,甘苍林已经意识到克氏大王花的身分判定大有问题了。

前世今生

且先让我们追溯克氏大王花的前世今生。

克氏大王花最初是于1929年在泰国境内吉兰丹边界被英国人克氏(A.Kerr)首次寻获,一直到了1984年,正在对所有大王花展开梳理工作的梅耶博士(Dr.Willem Meijer),才在博物馆根据其样本命名为克氏大王花。然而,甘苍林愈是新发现大王花,愈是疑心,因为如今在吉兰丹遍地生长的大王花与80年前文献上描述的克氏差异挺多。首先是直径,文献上的克氏大小莫约50至70公分,而近年寻获的克氏普遍都超过70公分,甚至一公尺或更大的都所在不鲜,另外变异比率高,常常发现6、7片裂瓣的变种,而且瘤节等细节也差异不小。

经过了详细的证论后,甘苍林觉得1929年被发现的那种大王花未必就与眼前这种相干,由于几率上的问题,前人未必就发现了所有的品种,自己经过了多年的探索及研究,其实充分的掌握了这种大王花的细节及分布状况,如今可以认证,这实际上应该是另一种未被认知的新种大王花。

美丽的误会

长久以来一直被误认为是马来半岛上的克氏大王花,甘苍林认为“一开始便是一场美丽的误会”!认为实际上根本是另一种新品种,为此,甘苍林逐决定应该将克氏重新命名。

但毕竟克氏是自己重发现认证并发表的,多年来已被界内认同,如今再寄函致国内大学各界专家们,声言推翻前论,却不受理睬(照片多被退回并说这是克氏大王花),总是难免言而嗫嚅,于是只好暂且搁下。

作下纪录

一直到了2008年,甘苍林在吉兰丹登孔河区(S.Denkong)地苗人村落构思“大王花保护区”时,眼见多朵克氏大王花盛开,自忖多年来前后探寻这种大王花包括蕾球、成花、枯花等多达200次,不能为它翻案贴切命名才是荒谬。即重提旧事,正式将之命名,由于这种大王花只在吉兰丹被发现,逐中肯的命名为——吉兰丹大王花(R.kelantanensis)。

其实这不是他首次发现,在2006年4月10日,甘苍林来到查玛峰苗人先波村(K.Simpor)察视大王花,就在一处平时原住民也不到的山林隐密境,已意外发现远远的破了世界纪录,比原来1818年安氏大王花(R.arnoldil)的“一码直径”及2002年金马仑菜农闹剧的“直径一公尺的克氏”,足足大了十多公分的大王花。

当时他作下纪录——112公分,磅重结果达9公斤,也是一个世界纪录(如下)。

世界最大

2007年8月10日,此新闻刊载在各大中文报章上,照片中甘苍林拿着一条“无可争议的滑尺”做测量状,世界最大的大王花(直至当时,仍在使用克氏大王花的名称)终于现世。世界最大的花是大王花,而大王花中最大的,则是“克氏/吉兰丹”大王花。

下列表为鉴定数据:

●种名:克氏大王花/吉兰丹大王花(R.kelantanensis)赭红色
●直半径:112公分
●重量:9公斤

●天窗分布状:天窗白色班,最大的(13至15)厘米,分布状,在隔膜盖下,没有分不到裂辫管壁。
●裂辫(五):5片,大小略不同(20公分 X 36公分,其一)
●天窗粒:13至15公分
●鳞片须:4至8公分
●柱盘:半径19.7公分,尖触47支,尖锐扁
●性器官结构:雄花蕊群围绕花药45枚

重新检讨“赫氏”身分?

吉兰丹大王花的出现,让1993年的重新发现并认为是赫氏大王花的,也不得不重新审视了。

目前了解,一个世纪前在苏门答腊发现的“赫氏”至今仍无法在该岛重新发现,由于一个世纪前的论述描述不清,这赫氏大王花只能空说是“赫氏”,根本无从比对,反观克氏大王花好歹有个古老样本检查。但在马来半岛在发现的“赫氏”大王花却有一个独特的特点,即是裂辫张开时并非逐一张开,而是5片一起渐慢张开,有别于世界上所有其他品种,认为是一种新品种,毫不突兀。

为了确立数据,两人逐于2002年5月11日连袂而往,乘舢舨横渡霹雳州天猛公湖区,走访基玛山村,并在小孩们的带领下,一起往丛林中走去。这一走,就是一个小时半的路程,终于来到一处海拔500多公尺的高处时,孩子们很快的就找到了大王花,围绕着七手八脚,叽哩咕噜。甘苍林看看贴土的藤上散布著大王花蕾,沿藤一眼望去“找到了!”,5个裂片齐展开,独特的特征。接下来甘苍林等二人留在当地3天守候,观察并测量及做数据纪录,而这花完全没有发出臭味。

因为新发现的证据,两人逐决定应该将“赫氏”重新命名,及对外发表新发现的大王花。

为新品种命名

但该如何命名呢?

甘苍林决定将此发现暂名“绿色和平”的“世界第15种大王花”的消息发布于国内众大华文报章上,以此同时,发现与鉴定报告也以两人名义在英文期刊《马来亚自然学家》(Malayan Naturalist56/1-2002)上发表。

但由于甘苍林及黄文彬都是野外研究者,不具备学术背景,难以在国家学术体系上寻求认证这项发现,经过一番讨论,决定邀请3位大学生物系马来学者共同确认此事,原本甘苍林的意愿是将之命名为“马来亚”大王花(R.malayarum),因为他认为此大王花生境不限于一个州属,但在世界范围内,又只有马来半岛内存在。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为当时构思欲成立的“拯救大王花基金”确立一个具号召力的名目对象,想命名为“马来亚”大王花,在筹集资金较易获得认可。最后,则以已故霹雳州苏丹陛下的名字为这种新品种大王花命名。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