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的大玩偶

两岸出现了三个新鲜族:香港的占中族、台湾的反中族、大陆的暴发族。三族的共同特征是高分贝—声浪特大;模样酷—动态百出。

三族善造势,也得到社会部分的肯首。最令其惬意的是成为媒体宠儿、头版的抢手材料。经过电子播散,不管有理无理,其酷像备受各方注目。

不过,由于新三族只顾自个演出,眼珠拒看大前方;因此,成不了主流,也只能归类为大玩偶。

香港的占中族

去年底,香港老师带领学生占领中环,要求中央按一人一票“国际标准”选特首。香港主要道路被示威者霸占了75天,影响全港47%巴士路线,150万名乘客绕道,学校停课,附近的商户苦不堪言。

占领中环后,港独终于亮出仇视大陆的底牌,斥陆客为污染环境的蝗虫,并当街辱骂说普通话的人。激进派则扛着米字旗,讲英文、高吼香港第一、香港優先、香港本土化,情绪不断的升温。

占中族不知凭什么条件认为可以脱离中国独立。已知的是背后总有外国传媒公开帮风,因此,占中族把舞台风头当着比什么事情都重要,如何建设香港则不关其痛痒。近期的美国《财富杂志》把一位18岁占中少年列为“全球50位最伟大(greatest)的领袖”排名第十。

上榜的根据是这位脸相极酷的少年影响了几万人上街。显然的,学生不伟大,伟大的是《财富》唯恐香港不乱。《财富》在香港回归当年曾以黑底白字的封面大书“香港死了(Hong Kong is Dead)”。10年后香港却不死,《财富》再来道歉:“我们错了!”

占中族给自己注射了政治口号的麻醉药,成为没生命力的玩偶,也成为外人的大玩偶!

台湾的反中族

港独高吼香港第一、香港优先、香港本土化;台独的一把号则叭台湾第一、台湾优先、台湾本土化。异曲同工!台独以反中为核心理论,由政党带引学界造势。号角吹了二十年,不但都变成了民粹空話,更把台湾从麻木恶化为腐烂。反中、去中国化非但未跃升台湾,反而把台湾从亞洲小龙之首刷为龙尾巴,落後韩国和新加坡,也比不上香港。

台湾的根本问题在于民主泛滥。蒋经国后再也看不到魅力领导人,而名嘴则满天下;传媒靠名嘴卖钱,朝野充斥咄咄逼人的名嘴。打开国会的录像带,看看立委斗嘴、“拷问”官员、打群架、阻挡议案过关的气派,就了解为何政客已不再有剩余的一口气建设台湾。台湾的景观一如广东话“口水多过茶”!

“恐共”被反中族用作排斥大陆的魔咒。台湾的前途其实根本就摆不掉大陆的引力,但反中族仍然“逢中必反”。即使是新近筹建的亚投行,虽然各国纷纷加入;反中族仍然以“反服贸”的八股“拒上贼船”。

反中族自称全民的代言人,把国会和民众当玩偶;本身则对快速变迁的全球局势毫无知觉,一如极酷的坊间大玩偶。

大陆的暴发族

中国人有钱后,年度的出国旅游人次上亿;其粗鄙、不礼貌的行为随即露馅。陆客在公共场合大呼小叫、随地吐痰、乱扔东西;在景点例如埃及神庙刻字,在卢浮宫水池洗脚等“忘我”动作层出不穷。一些人甚至扰乱船舶、航空器等公共交通秩序;或“霸机”,或“霸船”,造成国际纠纷。

陆客除了举止够暴外,在购物方面更展现了暴发户本色。暴发族不但把全球各地三分之一的奢侈品买走,成为高档品牌的救主;等而下之,到日本搜光电子马桶盖(后来发现是中国制造)。

暴发族的种种是中国人“从零到有”的本性急促膨胀。大陆对大失国家颜面,失序的暴发族准备制定《游客不文明管理办法》纠正。但花钱挥霍则是个人自由,政府管不了。中国有钱人不断的增加,暴发族将成为大陆长期头痛的大玩偶!

大玩偶在陆、港、台滋长,说不好听,是国民素质不到位,文明落后的写真!

〈作者為《全球競爭力》主編http://www.worldstt.com 〉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