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是爱Pusing?

敦马哈迪医生忧国忧民,人退心不退,继续在政坛呼风唤雨。

他对副手诸多要求,震掉多人,从最初的2M政府(马哈迪及慕沙希淡)拆伙开始,再与热血中年安华依布拉欣合作,因大床抬进抬出法庭,鸡奸罪成,令他痛失苦心栽培的栋梁。

安华之后,敦马安排了好好先生阿都拉接棒,岂知没两三下子,好好先生不好好的再听老人言,竟对乘龙快婿四楼人言听计从,还不知从哪里借來勇气,一口气废了不少他裸退前定下的大计划包括马新弯桥。

安华也在那时脱罪溜了出来。

这还得了?

震怒无比的敦马开始从外围发功,好好先生就如此这般被震出局,还被他四处数落,导致拉伯遇马就闪。

不建弯桥向狮城低头

接着下来,获得敦马祝福的纳吉上位,看来是用对的人在做对的事了,岂料数年下来,还是不能让马心舒畅。

敦马的身边人又开始打边鼓。终于,时机乍现,敦马开始凶猛出手,对纳吉展开凌厉的逼宫行动,攻坚的七宗罪包括一个马來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蒙古女郎神秘案件、刘公子特佐、一个大马援助金、不下台国阵将败、尊贵的第一夫人及马新弯桥。

特别是对马新弯桥,敦马吞咽不下这口气,指拉伯下台后纳吉亲口答应要建弯桥,如今落实无望,等同向新加坡这个“宿敌”低头。

为何敦马对Pusing一下再接到新加坡的弯桥情有独钟?相信没几个人可理解,只知在风水学上,那是弯刀煞而已。

无论如何,敦马近日再把话越说越白,指纳吉不下台,一旦反对党执政,很多人会排队上法庭。

大马是法治之邦,为何要等到反对党执政才会有人被控?

讲话pusing來pusing去,真的很pusing。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