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唯美独尊

过去一个月或许会成为美国失去全球经济体系担保人角色的历史性时刻。

确实,美国曾遭遇好几次挫折,也有独断独行的时候,例如1971年的尼克森震撼,终结了美元与黄金联系的金本位制度。

但我想不出从1944年布列敦森林协议之后有任何事件,比得上中国欲成立新的大型机构、而美国却无法说服数十个昔日盟友不要加入。

这些策略与战术的失败早在意料中,且应促使各界全面检视美国对待全球经济的方法。

随著中国经济规模大到可与美国匹敌、加上新兴市场经济规模已达全球一半,全球经济架构正需要大幅调整。

来自美国各方的政治压力,正在让这个架构愈来愈难以运作。

美国无法兑现改革国际货币基金(IMF)承诺,加上美国支持的政策阻碍其他国家透过既有机构取得融资,促使中国创立亚洲基础建设投资银行(AIIB)。

虽然执行的方法有讨论空间,但更重要的是策略。

以下是美国领导人应谨记在心的三个法则。

设跨党派基金会

第一,美国领导者必须在国内成立跨党派基金会,不受流俗的虚伪影响,也不能追求自我利益。

只要美国有一个主要政党反对所有贸易协定,另一个拒绝提供资金给国际组织,美国就无法在塑造全球经济体系中占有一席之地。

中产阶级最重要

第二,无论在国际或国内政治,中产阶级都最重要。

目前似乎主流的全球议题涵盖了精英阶级对智慧财产权、投资保障和监管协调的关注,以及对贫民和后世的道德关心,唯独对中产阶级却甚少闻问。

不能照顾工业国家劳动阶级的方法,长期而言不可能行得通。

提倡投资非撙节

第三,我们或许正迈向资金充沛、通缩压力沉重的世界。需求有很长一段时间会短缺。

市场预期到2020年,大型工业化国家的实质利率可能难以攀越零以上多少,也无法达到通胀目标。未来的优先要务必然是提倡投资,而非施行撙节。

现行系统把调整的负担放在“借钱“的国家,但这个世界需要一个对称的系统,让“盈余“国也承受压力。

以上法则只是开端,未来还有很多问题要面对,包括全球公共财、以这个时代需要的速度与明确采取行动、政府与非政府行为者间的合作等。

重要的是,过去一个月来发生的事不要被未来的历史学家视为一个时代的结束,而是一记警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