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足红尘:你识多少字

方块字的结构确实是比任何一种文字都复杂。但仔细一想,也不尽然。要说复杂,怎比得上遣词用字来得复杂,光是在词组上,中文的千变万化简直是出神入化。

有一次,一个中国朋友问我:“你认识多少个汉字?”

我回答说我不知道,因为从来都不曾想过这样的问题,所以连个大概也说不上来。

“有没有5000个?”

我想了想,很认真地回答:“有极大的可能不到此数。”

说实在的,平常所用的字,何需5000那么多,两三千字已是绰绰有余。说方块字复杂的人,相信是指字体的本身吧。方块字的结构确实是比任何一种文字都复杂。但仔细一想,也不尽然。要说复杂,怎比得上遣词用字来得复杂,光是在词组上,中文的千变万化简直是出神入化;单单一个字,含义固然有限,但字与字之间一经组合,所能表达的意思就得到了无限的扩展;要传情达意吗,文字的力量非同小可。因而才有“文字高手”的称谓——所谓文字高手,是指语言文字造诣高很的人,而语言文字造诣高超又确实跟是否认识很多深奥的、冷僻的、甚至是用不上的字完全没有关系;丰富的语言表达可以给人美的感受,而丰富的语言通常都是浅白易懂的。

对作家而言,懂得驾驭文字才是最重要的。写作不需要用到太多深奥的字,相对而言,写作堆砌得太多深奥难懂的字反见生硬。阅读本来就是件愉悦的事,你却让读者望而却步,甚至是读得像受刑般的痛苦,有什么意思呢?

不由想起《海东青》。上个世纪90年代初,李永平经过4年的蛰居,在山上完成了长篇巨作《海东青》,里面运用了大量异体字和冷僻字,据曾经“涉猎”过的人透露,是捧着词典来读的,艰辛万分,最终还是放弃。后来作家自己反思,也认为是“太杂芜庞大,太难懂,像一座迷宫”。这部小说文学界的反应不一。严格来说,是一部不成功的作品。因为真的没几个人“正式”读过,是一部没有读者的书。

有学问的文体家

有人说,《海东青》是一部作者写给自己看的作品。

有人说,作家不是在写小说,而是“就形式本身进行玩耍,摆弄各种修辞符号”。

有人说,好的小说读起来有血有肉,语言是鲜活的;坏的小说读起来感觉不到人气,语言是死的。

我说呢,作家用了大量的心力,蛰居4年,写出50万字,是要实验纯正中文方块字的使用法与神韵。他是很有学问的文体家,精神令人肃然起敬。

话说回头,自从中文白话后,许多难懂难读的字都弃之不用了。而我也没读过一本需要每隔一两页就得翻一次字典的书。《红楼梦》是最浩瀚的一部经典,有里面包罗万象什么都有,可却不见得有多少个深奥的字,而且词汇量也不多。

由此可见,识字多少,真的与写作没关系。

那天读到一篇文章,说《康熙字典》收字四万七千多,然后抛出一个问题:你认识的方块字有多少?

查字典学富五车

当时我真有仿效语言学家赵元任的冲动,他曾拿着字典目录,认真地作过统计,他大概认识六千多个汉字。

我想,我大概认识三、四千个字吧。

方块字的奇妙,妙在字面上,不会读不要紧,通常看一眼就能明白意思。好学点的话,遇到不懂的字就查字典吧,不出一年,会读,会写,又懂得它的意思和用法的字,5辆车都载不完,届时就真的是学富五车了。

不过,事实是:日常所用到的字,一车就足够了,就看你会不会用。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