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匆匆

课余的日子总爱在图书馆寻找日记

陈列的诗集偶尔发光

对岸的湖水却在染湿墨迹之后

意象湿透并蔓延成无心的隐喻

我想那年我们也在课余的空间书写日记

对于陈列的事物总没太多的留心

路人,都笑我们太过年轻

你送的表在诗还没开始就已结束温存

然今天在另一家书店收拾剪影

捡起那时折断的整篇书名

仿佛拼图,拼贴是一种想念的艺术

只是时光承载不了太多雨水

我们撑过的伞你已经匆匆带走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