熠熠生晖:砍柴记

彼德在那座Wuppertal森林发现了一棵拦腰截断的大树后,跟有关当局联络下,已获得准许证把截断的部分砍伐成数小段,载回家私用。

费兰克约我一起去森林砍材,为今年冬天的灶炉准备木柴。我对德国人喜爱大自然的习性习以为常,也喜欢体验新鲜的事物,于是豪爽的答应了。据说,费兰克的好朋友彼德一直想把这片森林买下,他正在跟德国森林局的工作人员沟通有关手续。

我们3人出发前,身着厚重的迷彩工作服、靴子,在镜头前合影。我在后车厢还看见了好大一台砍伐树桐的伐木机,心想费兰克昨天一整天不在家,应该是去租了这台机器回来。我正想开口问,工作量会有多繁重,费兰克坐在驾驶车位上,已一边开车、一边解说了。

获得准证截树

原来,彼德在那座Wuppertal森林发现了一棵拦腰截断的大树后,跟有关当局联络下,已获得准许证把截断的部分砍伐成数小段,载回家私用。“还好,只是一棵没有了生命的树木,没有瓦解我对德国人热爱环保的既定印象。”我是这么想的。

费兰克起初以为我不会答应帮忙这么粗重的活儿,于是,构思好了一整天更有吸引力的行程。他的想法是除了砍柴之外,我们还会在森林里寻找可食用的野菇。在这之前,我曾在他的书房里借了一本《可食用蘑菇大全》,并且啧啧称奇。

到达目的地之后,我们把需要的工具都搬到了那棵树的跟前。不及细数大树的年轮,但我张开双臂也环抱不了它,由此可以猜想生长的时间已年代久远。

在伐木前,彼德戴上了防护面罩,防止四溅的木屑飞入眼、口、鼻。我和费兰克则负责运用手推车把一节节的树桐送上小货车。森林里的路崎岖不平,我们先把带来的木板铺在地上,好让运输的路途更为顺畅好走。

几个小时之后,我们坐在树下歇息,并且把之前购买的土司、香肠、青椒、起司当作午餐,但手上搁置的工作相对于完成还有好长一段距离。天色也逐渐暗了下来,费兰克跟我说如果时间不充分的话,也许寻找蘑菇的计划就泡汤了。我咕哝:“采蘑菇只是一个幌子吧。”

在我们踏上归途前,费兰克和我先上车,然后,彼德拿了一个大篓子消失在一旁的玉米田里。我问费兰克:“彼德上哪儿去了?”费兰克回答说,这名鬼灵精怪的老友去上厕所了。

在德国,玉米和向日葵都是秋天的农作物,这个时候坐德意志火车经过穷乡僻壤,总是能够看见一大黄澄澄的玉米树摇曳在凉爽的微风之中,十分引人入胜。

隔天周身酸痛

后来,我从车后镜看见彼德回来了,手中的篓子“满载而归”,装了好多别人家农田的玉米,怀里还揣着一大把的向日葵。在有条不紊的教条下,他们偶尔也会做些见不得光的小勾当啊!

在饱吸了一顿芬多精后,隔天一醒却是周身酸痛。晚餐时,费兰克跟我说,他在朋友的院子里摘了好多的野菇,亲自下厨给家人和同住的我一起享用。特别之处在于,这些野外潮湿之处摘来的蘑菇不需要清洗就能直接下锅,我问费兰克具体的原因,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