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花传奇系列二:两位花大王 携手寻觅大王花

这里将叙述另一位“花痴”的故事。话说80年代末时,吉隆坡有一个口操英语、名叫黄文彬的中年人,他出自一份赤子之心的执爱,不时驾驶着他的四驱车辆流连于马来半岛各处山区,为的只是想一窥山林中神奇大王花的真面目,但由于搜寻不得法,多年来始终鲜有所获。

1992年,黄文彬从一份刊登于《自然学报》的《大王花报告》中,联络到了那位作者——“山岳植物学家”甘苍林。两人言谈之下甚是投机,但当话题转到寻找大王花的事时,甘苍林却对黄文彬的搜寻方法大感惊讶,要知道欲在一望无际的热带雨林中寻找几朵不知在何时才盛开的大王花,不虞有如大海捞针、谈何容易。

于是这两人开始携手合作,首先当然是必须改变黄文彬的寻找方式。

由于在马来民族的药剂偏方中,大王花被当作是一种妇女产后用予调理子宫的饮喝汤济(原住民们反而避恶大王花),所以这奇特的大花草偶尔会在山区邻近的菜市场中出现,这个现象显然可以提供一条线索,于是他们便沿着这个方向去寻找。

不久,他们果然在霹雳州的华玲、宜力、金宝、后来甚至在吉兰丹州的话望生等小镇的菜市场中,都看到了一些贩档上吊着一个个“褐色包菜”那显然便是用予零售的干大王花蕾了,当下大喜过望。于是他们寻流溯源,首先从零售商贩那儿问出了收购商的下落,再从那位收购商的口中知道了这批大王花,是自某个山区中的某个原住民村落收购而得。

于是他们心花怒放,忙驾驶着四驱车追踪寻到了那个原住民山村,接洽了村长和采集者,再使了些钱财,让几位原住民带领他们往山里走一趟,幸运得很,这次终于能够一睹了大王花的真面目,黄文彬也由于能一偿宿愿而大感快慰。

令人振奋的发现

在往后的日子,两人频频活动于山区各原住民村落间,渐渐的建立起了一个简单的“大王花情报网”,接着便在各大山区中分别发现了很多大王花的聚生地,并还向国民大学的植物学教授A.Latiff及“美国权威”梅耶博士提供标本,更正了《大王花专论》内的错误。 以下是甘苍林在漫长的追寻大王花的历程拾遗:

●1982年5月,甘苍林在登刁曼岛的更加山(Mt.Kajang1038m)海拔四百多公尺处,发现了肯氏大王花(Rafflesia cantleyi)的半径只有19寸的淡红色小亚种。

●1986年5月29日(及88年),甘苍林在哥木峰(Mt.Korbu2183m)也发现了肯氏大王花,其一朵花葩竟盛开在半空的寄生藤上。

●1988年,甘苍林沿近打河攀登加永峰(Mt.Gayong2173m)时,窥见在海拔500公尺的山径间有四十多颗大王花未开的“蕾球”。

●1992年2月12日,甘苍林发现了自1935年以来就不曾见到的“金橙(克氏)”大王花(Rafflesia kerrii),推翻了梅耶博士的论据。

●1993年1月30日,甘苍林于攀登巫鲁士拔峰(Mt.Ulu Sepat2161m)时,再次寻获了自发现了1910年就已被认为已经绝迹的赫氏大王花(Rafflesia hasseltii),又再次的推翻了梅耶博士的论据,甚至还发现了“金橙(克氏)”大王花的新变种。

●1994年,甘苍林与黄文彬在东亮峰(Mt.Liong1933m)海拔400公尺的某处,在一株大树的巨大攀藤上发现了四十多朵肯氏大王花花葩悬空而挂,令人叹为观止。

●1996年,甘苍林在吉兰丹州山区发现了“金橙(克氏)”大王花的变异型种,拥有突变的第六个裂瓣。

成为大王花专家

1996年,有一次,在霹雳州务边(Gopeng)地区巫鲁格若(Ulu Geroh)西曼人集落处,甘苍林为了等待一朵大王花的盛开,甚至在花蕾旁建起营帐,野宿4天以方便观察,并还架起了两部照相机,每隔一个小时摄下了一个过程,终于等到了花朵的完全盛开,过程足足长达63个小时,史无前列的详尽记录了开花过程的每一个细微的渐变。到了2004年,这地区在马来西亚自然协会(Malaysia Nature Socirty,MNS)的帮助下成立了肯氏大王花立地保护区。

也随着资料的搜集,及历来硕果累累的研究所得,他们已经能够分辨得出13种大王花的不同特征,及生长状况和条件,甚至还能反驳一些外国专家们的论据。

其中黄文彬更是频频走访东马、印尼等地热心探察,截至1999年时,他也已经阅历了13种大王花亚种中的10种了(有一种品种生长于菲南绵兰佬岛的菲共游击队占领区内,且看黄文彬如何看好?)。

如今,黄文彬和甘苍林成了大王花权威与专家,尤其是黄文彬,由于屡有心得,乃经常在各类英文刊物发表各种相关综述,有次甚至与梅耶博士联名发表过一份“肯氏大王花标本”鉴定报告(1990年)。

2000年1月14日,沙巴州的京那巴鲁国家公园才捎来了好消息,大王花保育研究中心里的植物学家们,成功的由人工培植了“哥氏”大王花。这件事甚至还获得了健力士纪录大全,但之后却再也没有成功过。

日本采花贼

有一天,花葩发生了一间轶事。

1995年间,黄文彬在苏门答腊寻访大王花时,遇上了一个也正在热心寻觅大王花的日本人,由于以为对方也是大王花研究人员,言谈之下甚欢,便邀约对方来到霹雳州来察视大王花,那知这样一来,竟闹出了一些事端来。

到了应约日,由于黄文彬事忙,只安排了原住民向导领这位日本人前去观察,那知原来这位日本人是一位采集者,见了花后立即手起刀落然将这几朵大王花自蔓藤上剁下,再用麻袋包扎,便想运回日本去。临走前,还致电给黄文彬说道;“花开了,你快来看一看啊!”

第二天,黄文彬和甘苍林一同前往该山区,一看之下,立时怒火中烧。于是二人赶紧上了车,欲将这个日本人拦截下来。当天下午,二人即在务边的某间咖啡馆内找到了这名日本人,只见他的脚下放置着几个麻包袋,倾倒出来,果然便是大王花。两人一见之下心想这可不得了,若是让这名日本人成功的将这些花运回日本去的话,只怕将会引来更多的国外采集者,这样一来,国内的大王花只怕将要面临浩劫了。

西马没例禁采集品

然而西马却没有例大王花为禁采集品(东马却有,依据“国际濒危物种贸易公约”(CITES)协议内容,大王花、猪笼草、金刚鹦鹉、拖鞋兰等都例为禁止出口),可幸这名日本人并不清楚。于是黄文彬亮出一个讨自沙巴州的“大王花保护”标贴,吓唬这名日本人,说道要将他带上警察局,说道偷采大王花是要坐牢的,让日本人知难而退。

2001年9月,在甘、黄两人引领下,某影视公司来到霹雳州务边地区巫鲁格若西曼人集落处,拍摄大王花纪录片(肯氏大王花花开首4小时),甘苍林在影片中担任讲说,同年12月在收费电视台播放,这也是世界性的第一次大王花科学纪录片。

共发现14个品种

大王花只生长在东南亚的热带雨林中,至今共发现14个品种,但有一种已经绝迹。至此;马来半岛上被定论认为拥有3种大王花,那即是;赫氏大王花、“金橙(克氏)”大王花、及肯氏大王花。截至2000年,世界上的14种大王花(一种已经绝迹)及分布区域:马来半岛:

(1) Rafflesia cantleyi肯氏大王花,特有种。

栖地——霹雳州、彭亨州、刁曼岛。

(2) Rafflesia kerrii克氏大王花,特有种。

栖地——吉兰丹、马泰边界。

(3) Rafflesia hasseltii赫氏大王花。

栖地——霹雳州,极稀少,正受到伐木的威胁。

婆罗洲(包括加里曼丹):

(4) Rafflesia pricei派氏大王花。

栖地——沙巴、汶莱、加里曼丹。

(5) Rafflesia keithii哥氏大王花。

栖地——沙巴、砂拉越、加里曼丹。

(6) Rafflesia tungku-adlini东姑阿磷大王花,稀有种。

栖地——沙巴(或已经灭绝)。

(7) Rafflesia arnoldii安氏大王花。

栖地——砂拉越、加里曼丹、苏门答腊。

(8) Rafflesia borneensis婆罗洲大王花,

绝迹(1907年至今不曾再见过)。

菲律宾:

(9)Refflesia manillana马尼拉大王花,特有种。

(10)Rafflesia schadenbergiana三保颜大王花,特有种,濒危。

印尼:

(11)Rafflesia rochussenii罗珠申大王花。栖地——爪哇。

(12)Rafflesia gadutensis卡督大王花。栖地——爪哇。

(13)Rafflesia patma柏马大王花。栖地——苏门答腊。

(14)Rafflesia micropylora小盆口大王花,特有种。

栖地——苏门答腊。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