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你是官

从消费税延烧到服务费,老实说相当让人意外。

在小镇长大的自己,自小都不知道有服务费这回事,因小镇餐馆没有收服务费的习惯,因此刚到大城市,惊见账单上出现10%服务费时,还真一度有被坑的感觉。

后来,在城市生活与工作久了,征收服务费的餐馆越来越多,加上自己也曾在餐厅打工,都接受了服务费这回事。

就如同大马律师公会前主席杨映波所说的,服务费没有法律地位,不过商家为了避免纠纷,可在菜单上清楚阐明该餐馆有征收服务费,或是点餐前告知消费者,若消费者不同意缴付服务费可选择离开。但是消费者若是同意在该餐馆用餐,就等同于接受其收费,双方就有着一项合约。

官爷有嫌转移视线

也就是说,尽管内心多么不想缴付这笔10%的服务费,或者觉得服务都不算好凭什么收服务费,又或觉得干嘛要自己来替餐馆老板增加员工的收入?但是只要在点餐时看到菜单有注明,或者已被告知,而自己又愿意坐下来消费,那就得付了。

毕竟,为你服务的这些员工底薪不多,就靠这些服务费来帮补。

话虽如此,不少人还是对服务费感不满,这么多年来的怨气,如今拜消费税所托,终于能一吐而快了。

消费税引起的争议,如今延烧至服务费,老实说是有点官爷转移视线的嫌疑。毕竟官爷处理消费税的争议未休,是官爷自己的能力有问题,但把火头烧向服务费,一时间有征收服务费的业者,彷佛都成了“奸商”。

虽然官爷宣布了要征收服务费的业者,必须签署劳资合约及贴出通告,否则就是违例。但这项宣布想来没为消费人壮多少胆,毕竟不是每个消费人会为了一餐下来数令吉的服务费而去跟业者较真(如果服务费要数十甚至上百令吉,情况又不同)。

不过,民主行动党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就不同了。

百姓也不付服务费

尽管素来行事作风屡惹争议,而且常常有太爱作秀之嫌,黄伟益这一回扛上一连锁餐馆,在他自称的“据理力争”下获豁免10%服务费,而且他也鼓励在场的其他顾客跟他一样拒绝缴付服务费。

理由?尊贵的黄议员说,服务本来就是服务业的核心,所以民众应该抵制类似的服务费。

这一次黄伟益很得意,不但餐馆豁免了他的10%服务费,媒体也大事宣传,尽管网上有人骂他,但也有不少网民力挺他。

毕竟对于服务费这回事,不少民众也一肚子火,既然尊贵的黄议员带头了,你骂他做秀也好,说他挟官威也罢,他就是获得豁免了。

有YB做示范,那么小老百姓是否也能群起效仿?至少拿着YB据理力争获得豁免服务费的事例,告诉业者不应收服务费?

前门去虎后门进狼

当然,这只是小老百姓一厢情愿的想法。残酷的现实是,有记者重回同一间餐馆,拿出尊贵的黄议员“据理力争”的事迹,结果被泼了冷水:议员可免,小民照付。

这算不算是议员的特权呢?如果只是议员可免小民照付,这又算不算是议员耍特权呢?

那么,是否能请尊贵的黄议员再到这家连锁餐馆兴师问罪,据理力争要求一视同仁,不能有差别待遇。否则,这场“据理力争”的得意之作,也只是因为你是官而获得的差别待遇。

话说回来,尊贵的黄议员虽然官大威大,有些话还是应读一读,例如前文所述杨映波的谈话。再说,作为有政治智慧的代议士,矛头要指向对的地方,问题根源是政府的消费税政策,而不是把官威摆在服务你的侍应生与餐馆业者。

即使有业者认同阁下做法,不收服务费而是把售价都提高,那对消费人而言也只是“前门去虎,后门进狼”,有什么好得意?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