唾弃支持或表态做法 93组织促探讨回刑法

(吉隆坡13日讯)93个公民社会组织促请各造,就备受争议的1993年吉兰丹回教刑事法II(2015年修正)法案举办包容、开放及理性的辩论与对话,因为丹州回刑法只排除非回教徒不会成为被告,但不排除他们成为受害者,所有人都不应沉默。

回教复兴前线组织(IRF)主席法洛慕沙,今日代表93个公民社会组织发表联合声明。

他指出,吉兰丹回刑法的影响深远,不仅涵盖盗窃、抢劫、通奸、鸡奸、饮酒和异端言行的“固定刑罚”(hudud),还涵盖杀人与人身伤害的“报复刑罚”(Qisas),以及因不能满足证据需求无法判处“固定刑罚”或“报复刑罚”而需要采用的“酌量刑罚”(Ta’zir)。

“若仅是号召人们来支持或反对‘固定刑罚’,其实是混淆事实,而且是在转移民众探讨丹回刑法带来的全面影响。我们必须要唾弃这种简单的表态性做法,反之周全和仔细地研究吉兰丹刑事法和吉兰丹回教法庭证据法。”

刑事罪属中央权限 丹回刑法违宪法架构

法洛慕沙强调,丹州回刑法是违反联邦宪法的基本架构,因联邦宪法阐明所有刑事罪都是隶属中央政府的权限,而且也只有隶属中央政府的总检察司有权提控刑事罪的罪犯,更甚的是,吉兰丹回刑法为回教徒带来另一项刑法,完全抵触联邦宪法第8附表阐明“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原则。

法洛慕沙说,非回教徒也是丹刑事法案中的利益相关者,在丹州回刑法下,非回教徒、妇女、未成年人和不遵守教义的回教徒是没有作证能力,有可能会造成法律严重不平等。

“就连非吉兰丹人也是利益相关者,尤其是沙巴和砂拉越人,因两州先贤同意参与成立马来西亚时,并不曾同意成立一个有可能在任何地区落实回教刑事法的联邦。”

持异见不是罪

因此,他促请身为利益相关者的所有大马人民,都必须展开包容、开放、理性的辩论和对话,尊重差异、增进理解以便寻求共识。他认为,任何人都不应该因对此事持有任何意见而被惩罚、嘲笑或威胁,持不同意见绝对不能成为一种罪行。

法洛慕沙今日是连同愿景工程(Engage)顾问黄进发、回教复兴前线组织代表茱莉亚、妇女行动组织主席何玉苓、大马和平力量组织秘书达山、人权促进协会(Proham)代表拉莫纳甘、回教姐妹组织代表阿丽雅;其他参与的组织还包括林连玉基金、隆雪华堂、马来西亚五大宗教理事会(MCC BCHST)、马来西亚印裔进步组织、槟州华人大会堂、大马行动组织等。

可选择不光顾回银 犯罪无法区分宗教

连同愿景工程(Engage)顾问黄进发指出,回刑法与其他回教事务,如回教银行是不同的,因回刑法会对各造都带来影响,因此不该以我国能存有两种金融制度为例子,认为我国也可以落实两种刑事法。

“人们可以选择要不要光顾回教银行,但是罪案发生时,受害者是不可能选择干案者是回教徒或是非回教徒,因此回刑法带来的影响是会对非回教徒带来冲击的。”

不能与汶莱比较

他也认为,吉兰丹州也不能与汶莱做比较,因为后者是一个君主制度,而且是独立的一个国家,但吉兰丹州不是独立的国家,而是属于大马的其中一个州属。

“如果马来西亚允许吉兰丹落实回刑法,岂不是将吉兰丹的地位,放在了其他州属之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