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议“防恐法”及其他

当塔利班在1996年夺下阿富汗并成立极端的塔利班政权后,恐怖主义活动也变得更有组织。最明显的是借助塔利班的支持而在阿富汗建立起卡伊达(Al-Queda)武装组织;在首脑奥萨马拉登的统领下,不但向美国宣战,而且开始制造一系列的恐怖袭击事件,包括引用人肉炸弹来个鱼死网破。

不论是塔利班政权或卡伊达组织,都是同一路人,旨在建立神权国家乃至神权世界。他们打着回教的旗号,在世界各地培养恐怖分子和从事恐怖活动。

在美国掉以轻心之下,竟于2001年在纽约发生令世界震惊的911事件。这一出惨绝人寰的悲剧不仅仅摧毁两栋摩天大楼,而且导致近三千人丧命。这对作为超级大国的美国简直是无法接受的挑衅;在忍无可忍之下,美国于同年杪向阿富汗发起猛烈进攻,将塔利班政权推翻,并清除卡伊达组织。这就是美国领导的“打恐战争”的序幕。自此之后的2003年,美国重施故技,向伊拉克发起全面进攻,在短短时间内夷平了萨达姆政权。从表面上看美国的这两场迅雷不及掩耳的战争算是“解决”了恐怖活动,也似乎有效地遏制恐怖主义蔓延。

恐怖主义更加残忍

其实不然,因为在“战后”由美国一手扶持起来的所谓阿富汗及伊拉克“民选政府”并不能控制混乱的时局,更因行政上的无能无效率造成民不聊生;更为严重的是,极端组织经过十年的“冬眠”后,又再探出头来。这一回不但塔利班组织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复活”,而且奥萨马的“基地”组织经过改头换面之后,以新姿态新形势和更为残忍的武力行为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边界拔地而起,向世界宣战(叙利亚因2011年“阿拉伯之春”陷入动乱,至今仍是动荡不安,给“回教国”提供空间开展活动)。

2014年出现的“回教国”或称“哈里发国”在英文文字上也出现三个名称,或称IS/ISIS/ISIL,统称起来就是要建立伊拉克叙利亚回教国。今天这个组织也已渗透进入也门和其他地区。总之,凡是有动乱的地区就可能成为恐怖主义成长的温床。

出入境检查更严格

在这方面,我们也惊讶地发现马来西亚亦成为极端恐怖分子的中转站。来自各路的人马借助入境马来西亚的方便而转站到中东国家,包括来自中国新疆的“东突”分子。

虽然在过去出现的零星例子主要是美国情报局的侦查结果而得以在马来西亚捉人,更有的从印尼潜入马来西亚匿藏也被暴露身分,但因为马来西亚政府的全面配合,也就不被美国列入“恐怖分子活动区”。

可是从去年开始,我国警方先后扣捕75人涉及极端恐怖活动,他们成了“回教国”的成员或被诱发加入其中;不仅于此,政府最近更在吉打和巴生谷一带逮捕了17名可疑的武装分子。

有鉴于事态严重,我国政府迟至4月7日才向国会提呈并通过“防恐法令”(Prevention of Terrorism Act)(Pota)。基本上,当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有防恐法,且加入以美国为首的“反恐战争”时,马来西亚是时候起而配合,同时更严格的检查出入境人员,不让恐怖分子有机可乘。

不过在防恐法令中,有提及不需审讯即可无限期的关押,也引起法律界与人权组织的不解,他们认为这是“2.0版的内安令”(此法令已于2011年被废除)的翻版。对此,内长阿末扎希保证不会像内安令,而是会重视人权问题,只要被扣者证明清白,就会被释放。对此,我们希望政府能以明确的条文消除各方疑虑。

不应针对异议分子

除了防恐法获得通过之外,政府也通过“2015年煽动(修正)法案”,这同样引发争议,虽然政府在修正后有保障煽动法不能用来对付公开批评政府或煽动民众对政府的仇恨行为。只是因为我国是多元种族、多元文化和多元宗教的国家,因此,政府认为煽动法不能取消,而且要加以修正,以阻止引发种族和宗教仇恨,同时防止有人提出任何州属脱离大马的诉求。

对此,我们也注意到政府接纳批评而再作修改条文,包括撤掉拒绝被告保释之内容等。

但由于煽动法还存在着争议,我们也希望政府能进一步将条文的内容加以说明只是针对极端分子,而不是针对反对党和异议分子,以使我国人权得到基本的保障。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