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坛现象是国势缩影

世间一切事物、现象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其实都有一条无形之线在冥冥中牵连着,说得远一些,就是“相关定律”。譬如当人类社会的阶级与财富越来越走向两极的同时,天气也呈两极之象,这是一种自然的投射。

近来,我国羽毛球水平迅速滑落,尤其在拿督李宗伟因涉及服用禁药而遭世界羽联禁赛后,可说连最后一块遮羞布也脱落了,“羽毛球王国”的光环顿时消失。在国际大赛中,常上演集体“一轮游”,甚至入选赛都跨不过,正式沦为陪跑的角色。论一线球员的牌面,马来西亚甚至不如泰国、印度、日本,甚至台湾。

竞争激烈不进则退

在竞争激烈的大环境中,不进则退是硬道理。我国整个局势弊病丛生,外债高举、治安败坏、人民的生活艰苦,素质下滑;政府的无能正反映出羽总的无力,包括计划欠佳、执行不足、缺乏问责制等,导致大马羽总乱象纷呈;教练们大有离心;球员们士气低迷。

另一个原因是我国的教育,德、智、体、群、美五育做得不到位,导致人民素质偏低,民族性相对薄弱,竞争力不足,新生代更缺少了与其他强国选手抗衡的斗志与底气,因此无法在竞争激烈的洪流中站得住脚,遇敌则挫。

撇开羽毛球谈足球,在70、80年代,我国足球被誉为“亚洲之虎”,就连当今的亚洲劲旅“太极虎”韩国也要闻“虎”色变;同一时期,我国的经济亦崛起,号称“亚洲四小虎”。可惜今者何在?谁又料到才短短数十年。大马足球队已多年被排在世界百强之外,变成了“纸老虎”。

羽毛球步足球后尘之后,不信但看未来的壁球。如今大马还堪称“壁球强国”,只能说当今世上重视壁球运动的只有埃及、英格兰、巴基斯坦等寥寥数国,壁球甚至从未被列为奥运项目,我们才获得立足之地。就像当初的羽毛球,来去只有中马印韩丹五国争锋,且迟至1992年才首度被列入巴塞罗那奥运会项目。若有一天,壁球也受到世界各国的青睐,成为一种大众运动,群雄崛起之时,谁能保大马依然能够号称“壁球强国”。

马来西亚政府无论在治国还是体坛上,当权者都应该痛定思痛,奋勇自强,步上行政与发展正轨,抛开自大与自我感觉良好的心态,更别再存有侥幸投机的“甘榜冠军”心态。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