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花传奇系列一:寻找踪迹诡秘的大王花

1818年英国人莱佛士(Stamford Raffles)和友人阿诺(James Arnold)在苏门答腊经原住民的引领下见到这种巨大的花朵金玛纳,惊讶无比,谓之“世界奇观”,自此将其命名为Rafflesia arnoldii“安氏”莱佛士花。中文规范命称的“大王花”,则来自新中国的植物学体系。

这是一朵难得的雌花。

每20朵雄花,才有一朵雌花,但这并不妨碍繁殖,重要的是周围有足够的花朵同一个时期盛开。

终于有一只绿金果蝇带来了雄花的花粉,来到了这朵雌花的天窗内,让雌花成功受了精,不久这朵雌花凋谢了,然而一直要到6到8个月后,果实才会在腐朽的花朵残骸中成熟,一堆数十棵黑褐色葡萄般大小的圆球体,就是它的果实了。

当果实裂开后,每一个果实内有上百万颗极细小的种子,大小只有一微米,即是厘米的千分之一,极细小,但足以承载基因。当一只小老鼠前来啃食腐烂的果实时,无数细小的种子便附在老鼠的体毛上,随着老鼠的离去,种子也就被带走。

然而,它只愿意附生在一种藤蔓(崖爬藤)上,任老鼠在森林中窜游,种子纷纷洒落,还好,老鼠总喜欢沿藤爬动,几率并不太低,当一颗极细小的种子终于落在崖爬藤上时,便即黏附了,由于种子极其细小,它甚至可以嵌入藤蔓的纤维里,随着纤维成长而游移,终于有一颗种子伏藏在藤蔓上。好几个月过去了,藤蔓生长、蔓延、种子在际遇下生根、萌发、于是寄主茎在悬挂处长出了一个瘤,这是花蕾瘤了。

花蕾瘤渐渐变大,如是雄瘤,外型浑圆细小,雌瘤则较扁较大,一直要过了整整一年左右,这颗球瘤才会长大成熟成一颗包菜大小。最后,当外部苞片开始涨裂,大花就要打开了,虽然有各种各样的传说,但其实花朵张开时即不发出声响也不会发臭,但过程漫长,一般得好几天,虽然它的种子仅仅一微米大小,但经过了长达一年的生长,盛开的花朵直径可达一公尺,堪称世界第一大花。

这种花即无根也无茎,更谈不上有叶了,它就是一个硕大的生殖器官——花朵。花朵本身一切给养,均靠从寄生的藤蔓中撷取。

这是一条如何的演化之路啊?花朵又是如何演化而成的呢?

巨花的演化及蔓生

巨花当然是由显花植物演化而成,但它究竟是何时舍弃了根、茎、叶等自我维持体系,选择了全力进化生殖器官“花朵”的极端演化之路呢﹖巨花原是藤茎植物,转变成寄生主义,内生植物(只有花出现在寄主植物之外),而且有比一般显花植物强十倍的进化率。由于巨花只生存于巽他陆架区,可以想像在第三纪晚期(莫约200万年前,漫长冰河期的存在使海平面比现在低200公尺),当巽他陆架还是陆桥的年代就已经演化完成了,并在热带雨林中蔓延至整个巽他陆架,而它的生源究竟在何处呢?相较于苏门答腊、爪哇、婆罗洲,马来半岛的地质稳定期最为久远,生源区的可能性最大。

200万年来,北半球巨大的冰川形成了又溶融恐怕不下30次,地中海频频出现又干涸,巽他陆架裸露又淹没,距今最近的一次冰河期形成于2万2000年,持续了莫约一万年,这次冰河期的最高峰时期使海平面比现在低120公尺。当冰河期终于结束,海水淹没巽他陆架的低洼处,形成了隔绝的岛屿群,巨花持续在各岛屿演化,至今已经有24个品种,在“最可能的生源地”马来半岛,共发现有6个品种之多。

然而巨王并不是唯一以生殖器官来展现自身的生物,这种生物在自然界比比皆是,所不同的是,它是初级生物还是演化成极致的终端生物生物罢了。

蜉蝣幼时为水下若虫,它们在水下进食,生长达3年之久,它们羽化成为能飞的成年蜉蝣,成年蜉蝣的生命仅有几个小时,很多蜉蝣都被鱼吃掉。即使不被吞噬,它们也很快会死去,因为它们不会进食,根本连内脏都没有,它们的任务就是一直飞翔到发现一只配偶,交配,留下它们的基因,包括能在水下进食3年的水下若虫,然后死去……巨花也是经过长年累月累积能量成长起来的花,短短两周便即受精、凋谢,留下含有基因的细小种子。型态而言,很像蜉蝣……

“权威”的错误论调

1985年,“世界大王花权威”梅耶博士来到新加坡植物园的标本馆,欲查验大王花,哪知这馆内即没有大王花的标本,也没有相关的图片报告。

“那不要紧,到马来半岛来找找便是”,这位美国人如斯盘算,于是便来到了我们的国家。

但不晓得是美语的语言不通,仰或是架子太大,他走过了霹雳州9个原住民山村,竟一直得不到像样的协助,折腾了好久,卒之“空手空脑”的回返了美国。又想:“即然找不到花,想必是已经绝迹。”逐在他的《大王花专论》一书中,把马来半岛的“赫氏”大王花及“克氏”大王花一笔勾消,言道是二者已经绝种。

如斯定论后,一恍眼便过了10年。

某日,马来半岛主干山脉某个地区中,有一个带着眼镜的瘦子,在原住民的协助下正在勘察新登山路径,途中原住民说山窝里有一朵大王花将要开了,便即一起寻觅前去,一瞧之下,花是全开了,而且竟有两朵之多。然而;瘦子扶着眼镜,对那花端详良久,心中咕嚅,忖道:“这难道就是克氏大王花吗?(实际上他更是把它唤为‘金橙(克氏)’大王花,只因花开得最初3天它的色泽金橙鲜艳,3天过后才转化为砖红色,这种特色当时并不为人知。)当时是1992年2月12日,地点是查玛峰(Mt.Chamah)山径,海拔高度3300英呎。这瘦子即是甘苍林(本地山岳植物学家兼大王花研究者),当时正为了完成半岛7座7000英尺级高峰的登顶而奋战不懈中,不料因地苗原住民向导阿迪领错了路锻羽而归,但却意外的发现大王花。

这并非他初次见到大王花,早在10年前,就在刁曼岛见过大王花,在其他山岳勘探过程中,也偶有逢遇,但那些都是肯氏大王花。

至于如何认为查玛峰下的就是克氏大王花呢?其实当时资料极其匮乏,甘苍林与新加坡的植物学爱好者之间,只流传着一本由梅耶博士所著的《大王花专论》,而那些去过苏门答腊观察大王花的人说,封面那张照片就是克氏大王花了。“单看外表而言,的确有点像”,《大王花专论》阐明马来半岛曾经只有过3种大王花,能猜测的范围不大。

无论如何,甘苍林是由此展开大王花研究之路的。

足迹遍布东南亚

继莱佛士在1818年发现大王花之后,欧洲殖民地者在整个东南亚地区都零星的发现了大王花。在马来半岛境内,1899年礼里氏(H.N.Rrdley,第一位把三叶橡胶树移植至新加坡、新山的植物学家)沿大汉河考察时,窥见一朵直径20英寸的大王花。1901年动物学家赫伯鲁槟申(Herbert.C.Robinson,首任雪兰莪博物馆主任,1905年大汉山首登者)予天猛公河考察,也窥见一朵直径19英寸的大王花,但两人的报告中均仅是只言片语的带过,未对大王花多有描述,推测当时他们见到的可能只是枯花。

然而,人们对这种奇异的巨花的生态位置莫衷一是,随着历史前进,殖民地主义从东南亚退却,大王花又静静的躺卧在深稠茂密的雨林中,鲜有人再过问。

一直到了上世纪80年代,美国肯大基大学(Kentucky U.S.A)植物学教授威廉梅耶博士(Dr.Willem Meijer,生予荷兰海牙1923-2003)的远来,局面才有所改观。

梅耶博士在匆匆的几年间,分别走访了泰国、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甚至新加坡,收集大王花的史料、标本、及各种殖民地时期的采集文献及手稿等,欲重新整理自1818年至今3个世纪以来的各种各样相关于大王花的零星资料。

当时世界对大王花的论叙各说各道,品种分别命名,梅耶氏详细验证后,发觉好些品种实际上相同,只是被重复的发现罢了。而对于其内部构造也没有统一的专属词汇,对于这种罕见的内生植物生态定位、种属定义等,更是沦于泛论。

1984年梅耶博士创立了大王花系统志,在他的立论下,各个品种被谨慎的确立,并根据了历代文献的分析表述了大王花的5个种属,及各个独特名词也卒之产生:瘤班(Warts)、裂片(Perigone lobe)、隔膜(Dlaphragm)、天窗(Window)、尖触(Processes)、盘(Disk)、柱(Central column)等等。

1990年,随着梅耶博士的足迹遍布东南亚,大王花也被厘清共有14个品种,其中3种可能已经灭绝——北婆罗洲的Rafflesia tungku-adlini“东姑阿磷”大王花、马来半岛的Rafflesia kerrii“克氏”大王花、Rafflesia hasseltii“赫氏”大王花。

梅耶博士专研东南亚植物专系,不仅对大王花贡献非凡,还对婆罗洲雨林有独到之见,在逗留婆罗洲的6年期间,他曾为当时大规模的雨林砍伐深感难过,如今梅耶博士已经作古,逝世于2003年,享年80岁。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