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达人:颜祖耀越挫越勇 打造雪邦黄金海岸亚洲小迪拜

当年,从只身独闯印尼建立一个直销王国后,他再回到大马大展拳脚,在雪邦黄金海岸推行海上棕榈树度假村大型发展项目。

他凭着的,就是过人胆识和高瞻远瞩的触觉。

每次经济萧条或风暴,他都侥幸躲过,这也让他变得更大胆和果敢。

双向思维应对顺逆境

他也常常提醒身边人,“千万不能看不起别人,尤其不能看不起自己。一个人若失去自信心,仿佛就失去了做人的意义。”

他说,每个人在人生道路上难免会遇上各种挫折,如果我们能给予鼓励,可能会因此而改变他们的一生。

他过去所经历的,说出来只是一小部分,“人生不能只赢不输。做最好预算,同时也要做最坏打算。双向思维准备最终才不会落得太差。”这全自于他经验之谈。

出生于雪州仁嘉隆的颜祖耀,祖籍是福建,曾经读过两间小学,中学毕业后到英美保险有限公司上班,后来看到直销的盛行,他也跟随加入了有关行业,而因此认识了长青企业的创办人拿督高程祖。

较后于1986年到印尼成立PT Nusantara Sun Chlorella Tama(印尼长青集团前称),当时售卖的产品只有一个,就是太阳绿藻素。他也是第一位把直销带入印尼市场的企业家。

1984、85年期间,大马经济大萧条时,太阳绿藻素还是卖得非常好,1个月的盈利多达300、400万令吉。1986年,他还年轻,才25、26岁,跃跃欲试想要闯一番事业,在没有人帮忙下就独闯印尼。

没有亲友在当地,家人都纳闷为什么要去那么远,他说:“我家人甚至祖父还跑去问乩童、八卦,还好他们的答案都是乐观的,家人才逐渐放下心来。”

抓准时机进军印尼

一切都是机缘巧合,他的贵人源自出国旅行时认识的印尼华侨,从此结下经商之缘,至今仍是很好的合作伙伴。

他也透露,他心里那股狂热的创业心态,其实是受家庭背景影响。

“我来自大家庭,祖父以农业为主,叔叔经营蔬菜批发,自小就有机会与阿姨亲戚学习买卖技巧,学经商。”

7岁时,他已经开始在巴刹卖甘蔗、豆浆水、卖咖啡粉给食堂等。

生意经从小目染耳濡

环境可以影响一个人,他的生意经从小目染耳濡。

经过从小的磨练,已变成与生俱来的天赋,懂得如何与人打交道,不怕面对陌生人。然而过于自信,也让他曾经走入高傲时期。

当年就读中四时已有能力购买一辆轿车。16岁考了驾照后,凭着卖咖啡粉自供自给。

“我在乡下长大,野心和胆子也比较大,不怕输也不怕死,只要有机会就敢敢去做。”他直言。他现在的印尼合作伙伴,当时是在一次参加韩国旅行团而结缘认识的,1年后,颜祖耀跟随亲戚到印尼万隆时,正好万隆也是对方的家乡,两人再次约出来见面。

“当年他30岁,我25岁,对方是经营汽车买卖,听说生意不好。当我知道直销在印尼拥有很大潜能发展市场时,不断说服他一起投资合作。”

为了更贴近印尼同胞及拉近距离,他还取了当地名字-Yanki Regan。

太阳绿藻素当年价格不菲,他笑说:“我找他谈了多次都遭拒绝,后来他在一位日本朋友的讲解下加上产品的各种认证后,最终才答应合股。”

产品当时是由日本进口,所以价钱卖得比较贵,不过,第一年每个月都卖断货。“由于这产品当年在新马已有一定知名度,如今印尼人无需出国就能买到,所以反应非常好,我们恰好抓准时机发展。”让他宛如打了一注强心针。

幸运之神眷顾

做生意难免遇到不少问题,然而每次都被他巧妙避过了。

以前,他把做保险赚的钱,都放进当年流行的合作社,无奈1986年发生合作社倒闭事件,导致许多人血本无归。幸运的是,他在事件爆发前就把钱领出来了。

还有一件侥幸事件也让他印象非常深刻,他说:“当年在印尼热卖太阳绿藻素时,他有次向日本订购大量的货,没想到两个月后,就遇上印尼盾大贬值,日元暴增,让他逃过亏钱一事。”他直言,两次事件都被幸运之神眷顾。

他自豪地说,在印尼打拼的第一年,印尼长青集团已开始赚钱,由于太阳绿藻素的功效非常好,使它至今还是印尼长青集团的热销产品之一。

整合马印长青企业

一年半后,开始有不同竞争者进入印尼市场,企图要分一杯羹,结果导致他们面临直销商流失问题,之后印尼进口税提高、印尼盾贬值等经济危机,已渐渐影响到公司业绩表现。

为了不坐以待毙,他开始引入更多样化产品。

“苏哈多年代,印尼土著要自己创业真的不容易,我们进军后开始训练和栽培他们。”最高峰时期,每月的新加入会员曾达7万名,一个组织业绩甚至高达百多万令吉。

他在印尼奠定直销基础后,开始朝向国际迈进,并与大马长青企业整合,并易名为CNI(全名为Creative Network International)。

成功不忘本从心出发 危机变转机

他和印尼伙伴都是饮水思源的人,深懂一个人在成功后不能忘本的大道理,所以提供员工最好的福利保障外,也极力回馈当地社区,如建学校、提升乡村设施等,以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

1991年时期,苏哈多的独裁领导,一度让印尼经济走向落后,加上爆发排华事件和1998年金融风暴,影响着整个东南亚,许多外资纷纷撤资逃离印尼,然而印尼长青集团有30多万名当地会员,不能说走就走,于是下定决心,逼不得已下才成为最后一个离开印尼的企业。

“相反的,外资纷纷走了,市场空间顿时变大,短短时间内,业绩甚至超过他们过往的表现。”对他们而言,危机变成转机。

“我们从心出发,才会走的这么顺利。”他回想说,我们用心栽培当地土著,教导他们如何改变生活,这是非常有意义的。思想是一切行动的主动力,有好改变才是正能量。

正因为如此,当爆发排华事件的严重时期,该公司受到会员的保护,才幸免于难。

野心大闯新路

如今,长青在印尼有百多万名会员。

直销只是他其中一个事业,他在印尼发展房地产已有20多年经验,发展过的项目大大小小有60个。

“因为他的合作伙伴进军房地产,也把我一起带入这个领域。”

除了房地产,他们也在印尼经营制造业、金融、矿业、重点发展领域等。“我有心做大,只是没想到配合天时、地利、人和下,能这么顺利。”

17年前,野心勃勃的他,其公司有两个大型发展计划一起进行,石油开采和雪邦黄金海岸-海上棕榈树度假村计划,动用资金超过5亿多令吉。

新项目不受看好

“我在大马没有房地产背景,银行不敢贸然借出贷款给我,由于雪邦黄金海岸-海上棕榈树度假村发展资金庞大,很多人并不看好。”

他笑言,其实职员,甚至股东都不看好这项目,只是没人敢说出来。

“没办法,那时信心爆棚,就不怕死。”不过,他总受幸运之神眷顾。

“当时我们买了第一块地,8个月后,前首相敦马哈迪宣布会在雪邦兴建一座国际机场,”这一宣布马上提高不少人的信心。

雪邦黄金海岸 英国展销进账1亿

雪邦黄金海岸-海上棕榈树度假村今年已迈入第5年,其度假村排列就像迪拜棕榈岛形状,从峇眼拉浪海滨伸展到马六甲海峡外。

迪拜棕榈岛是盖在填土上,而雪邦黄金海岸-海上棕榈树度假村的基建则是实地泥土,钢骨水泥柱子更是打桩进入海底100多尺,站得高,地基也稳。

度假村于2010年7月落成开幕。它是我国唯一、更是亚洲独一无二的海上棕榈树度假村,吐露着热带的蓬勃朝气,散发着赤道的独特热情和芬芳。

迄今已接待百万名游客前来度假游玩,拥有全长22公里海岸线的雪邦黄金海岸,正极力朝向发展成为全亚洲最长的滨海城镇目标。

“当我们正式推介有关海上棕榈树度假村计划后,就前往韩国宣传,之后到英国参与有关展销会的销售成绩更令人鼓舞,3天2夜的展销会,我们创下近1亿令吉的销售业绩,成为全场之冠。”

如今,该度假村更带旺雪邦一带经济发展,更是雪州亮眼景点之一。

“雪邦黄金海岸-海上棕榈树度假村计划,只是我们其中一个发展计划,从不受看好至与雪州政府联营,其中辛酸过程不容易。”

一个项目开始前,策划最重要,只要能令公众对此深感兴趣,就是事半功倍了。

他勉励有意创业的人,创业等于创新,创新也要差异化才能成功。再来就是网络和国际观。

“人的力量有限,借助他人力量,才能缔造双赢的局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