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画

由法国画家高更(Paul Gauguin)在1892年创作的油画《你何时结婚》以3亿美元(10亿9041万6000令吉)成交,创下艺术品最昂贵价格成交纪录。

艺术品和房地产、股票并肩并列为首3大投资项目,但近年来的艺术品涨势更胜股票和房地产。

画作是门好投资机会就在眼前

局外人觉得,你没事吧?花这么多钱买一幅画?殊不知,局内人心中暗喜,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这3位都是慧眼识名家名作、以小博大的成功例子。

1.去年和今年,翁文豪先后脱手3幅画作,2幅是大马年轻画家许量嵌作品,一幅出自新加坡国宝级已故画家陈文希之手。当初他以四位数和五位数分别购入3幅画作,6至8年后一个转手,赚了至少3.5倍。这样的回酬让翁文豪开心又满足,因为这不仅是金钱的实质回报,更是个人品味和鉴赏能力的印证。

2.8年前,林炳昌以2万令吉购买本地名画家阿旺达密阿末(Awang Damit Ahmad)作品,2年前在香港佳士得(Christies)拍卖行以逾6万令吉成交;6年前2万5000令吉买的本地名画家朱基菲尤索夫(Zulkifli Yusoff)画作,现在的行情涨破5万令吉。你说他高兴吗?当然!

3.拿督云炳坤局绅既是收藏家也是拍卖行负责人,站在最前线,广泛接触画家、收藏家、行家,讯息多、进场早、眼光准,占尽“淘宝”优势,光是手上这幅岭南画派第二代四大著名画家之一的黎雄才《迎客松》,1995年时值6令万令,如今市价150万令吉。2年前,他送给孩子每人各一幅阿旺达密阿末的画作,当时市价4000令吉,如今已劲升至2万5000令吉到3万令吉。

翁文豪 以画养画

“我只收藏本身喜欢的画家,”也是本地知名画家翁文豪说。而他喜欢的画家很多,一字排开,不少是画坛巨星,而他早在80年代、经济能力许可之下就已开始收藏,你能想像这差距有多远吗?如今随便一幅作品动轧5位数甚至6位数。

但,在大马当画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喜爱的“画作”与“面包”面前,翁文豪不时会犹豫。“其实我错失很多机会,那时候那些画家刚起步价格都不贵。”1983年友人A就从广州买了6幅吴冠中(已故)作品,愿意割爱两幅,一幅1300令吉。

这金额对富豪来说自是小意思,但对刚出道的他却形成经济压力,犹豫再三,最终是擦肩而过,不了了之,如今回想,他简直连拍烂桌子的心都有了。

赏心悦目当回馈

其实这是玩笑话,他说人贵知足常乐,虽然由于财力的局限与不少佳作失之交臂,但现在的收藏也不赖,“我是以画养画,卖自己的画来买我喜欢的画家的作品,挂在家中欣赏,看了赏心悦目就是一种回馈,”自译是小小收藏家的翁文豪说,画作带来的美感和愉悦的享受,是用钱也买不到的!除了自己收藏,翁文豪也鼓励他人收藏本地画家作品。

“开始时,他们也会觉得不可思议,几年后发现原来这些画家的作品很受欢迎,还来询问我有无出售?这时候就很难买咯,除非你有庞大资金。”所以啊他总是鼓励有经济的人士,看中了就别想太多,出手吧,谁不准这画家日后就是一匹千里马呢!

林炳昌 画价稳定

以前,林炳昌会嘲笑他人花大钱买画作是一件很笨的事,“买一张画这么贵,要几万到几十万。”当自己与喜欢投资画作的朋友走得近,经常跟着去拍卖行、画廊走动,耳濡目染之下,他也踏上投资画作之路。这8年,他捡了不少宝贝,早期,他只买大马画家如阿旺达密阿末、尤索夫甘尼、卡立依布拉欣(Khalil Ibrahim)、朱基菲尤索夫等人的作品。尝到了甜头,又兼不断累积知识经验,他的品味、胃口和购买力也跟着提升,开始放邻国乃至亚洲国家画家。

一家人投资画作

退休前任职跨国企业亚洲销售总监的林炳昌透露,他虽然是股票老手但多年来依然是输少当赚;买房地产则要看准时机,而且在还清贷款前可说是负债不是资产,反观买画是现金交易,画价也相当稳定,市场高低起伏也不会对收藏家带来影响,“画作是比股票和房地产更好的投资。”

他说,画价每年涨10%是保守估计,这8年来他或朋友的投资报酬率均超越10%,有者甚至取得20%至100%回酬,“所以现在越来越多人投资画作。”

本来反对他投资的家人也在看到“成绩”后改变态度,在他的影响下,子女甚至在投资上作风保守的妻子也入场,“身为家长,我要教育子女除了股票和房地产之外的投资方式,艺术是另一个很好的投资。在我的指导下,他们都有赚到钱。”

喜好第一投资排二

听林炳昌满口投资经,你可能以为他为了投资才买画,事实上他本来就喜欢艺术品,才会受朋友影响开始收藏画作,不论谈投资谈到多么的眉飞色舞,他不忘提醒一句,“买画时要买你喜欢的,投资排第二。”

东南亚潜力增长

羡慕别人有先见之明?倒不如捉紧眼前的机遇:远一点是东南亚,近一点是大马。

大马画家输在名气

在众多拍卖相关的新闻报道与评论中,东南亚艺术市场惯例被形容为“方兴未艾”。去年4月,香港苏富比春拍上,其亚洲区总裁程寿康更以“比较便宜,还有更大的增长潜力”来形容东南亚油画。当时,8位东南亚艺术家的作品成交价打破个人记录,其中之一是印尼画家S.Sudjojono(1914-1986),他的作品《Our Soldier Led Under Prince Diponegoro》起拍价2000万港币(约940万令吉),成交价5836万港币(约2743万令吉);同年11月北京保利秋拍,新加坡画家陈瑞献《八大山人》更以2070万人民币(约1214万令吉)创了马新在世画家的纪录。

大马画家?随手拿起拍卖行的拍卖图册翻一翻,作品价格从4位数起跳者不在少数。去年居本地画坛第2、3把交椅的阿旺达密阿末的抽象画《A Journey To The North:Even The Beginning of All Things Start With Silence》首次登上香港苏富比拍卖场,预估价14万至22万港币,最后成交价为43万7500港币(20万5129令吉),和印尼、菲律宾、越南、新加坡画作的成交价一比,简直是天与地。

有闲钱可投资买画

几幅收藏品都被献议拿到香港拍卖的林炳昌就说,“大马画家的作品不输国际画家,但吃亏在名气不够大,所以画价被低估,不过现在国际拍卖行、买家开始注意到大马画家,如果你现在还不买,再等个2、3年,应该没有这个好价。我鼓励有闲钱的人可拿20%至30%投资买画作,除了增值可观,也免得好画都被外国人买走。”

身为国内四大艺术品拍卖公司之一的尚品艺术拍卖有限公司(Masterpiece Auction)执行董事的云炳坤以印尼画家为比较对象,解释大马画家在国际间名气不响的原因。

拍卖活动尚未活跃

他指出,印尼画作早在1990年已经在国际间进行拍卖,像印尼名画家Hendra Gunawan、Raden Saleh等人的画价已突破百万令吉,“但大马迟至2010年才开始有拍卖艺术品,两国的差距至少3、40年。

而且,大马的拍卖活动尚未与国际接轨,只是恰好有数名收藏家把作品带到香港拍卖,这才开始把大马的画家介绍给亚洲。

我们还在成长,未达到成熟的阶段。”他主张艺术投资者专攻大马画家作品,“你很少接触其他国家的拍卖行情,但在大马每年最少有12场拍卖,那些画家你买了,整年可以看到他们的拍卖成绩,你就知道自己的收藏品的价值。为什么要买你接触不到的画家作品呢?”

翁文豪有感而发说道,大马拍卖行业刚起步也还不及国外多样化,但对画家来说绝对是好消息,“他们知道将来有好的画作可以被拿去拍卖被收藏,现在大家知道当画家可以有这样的成果,画家地位和以往不可同日而语,以前讲要当画家,要被人笑死。”

备注:大马第一家拍卖行是2009年创立的亨利艺术品拍卖行(Henry Butcher)。

用功,才能赚钱!

想要在投资画作这个领域赚大钱,别无他法,唯独4个字——用功学习。资深收藏家兼拍卖行负责人拿督云炳坤局绅授你几招:

1.勤跑拍卖行和画廊

“拍卖行提供5星级的课室、还有免费的5星级自助餐,这是给你们学习的地方。”勤跑国内4大拍卖行甚至到国外拍卖行观摩的好处是,可掌握市场动态和趋势,帮助自己下判断。勤跑画廊亦是同样的道理,每一家画廊都各有特色,差异性也很大,多观摩多学习,看准了才买。

赝品风险低

云炳坤指出,大马拍卖行对收藏家抽取的12%佣金,可说是全球最低(中国为18%至20%,苏富比、佳士得收取25%佣金);委托方(卖家)缴付的佣金则是全球统一为10%。

他也说,在拍卖行购买到赝品的风险较低,“因为我们是以诚信来经营的。拍卖行没有诚信,你向人家收画,人家会给你吗?”拍卖行也被他称为照妖镜。

“你可以说你的画值10万,拿去拍卖行公开拍看能不能卖到10万?如果没有人就买流票咯。很多画家的画不敢拿来给我们拍卖,一定流票的,除非他要花钱叫人买回去,这种就叫炒作,在大马很少发生,因为作用不大。”

2.从潜力股开始

有人主张宜从小额投资入门,但云炳坤认为一切胥视投资者的性格与口袋,不乏有财力雄厚者一入场专攻名画(股市中的蓝筹股);对于一般新手,他建议从“中小型股/成长股”下手,“因为价格低、升值空间比较大。”

3.多结交行内朋友,彼此互通讯息,也可拜师学艺

身为过来人,云炳坤劝告买画不能靠眼睛看价格、耳朵听风声,早年他就犯了这个模误,“用眼睛买画很多次,看了喜欢就买,也买了一些垃圾。”

但他为人胜在够用功。除了大量阅读书籍、画册等资料,也常到拍卖行走动、掌握市场动态和趋势以及科技的辅助,鉴赏能力越加精进。

“网上的资料很多,我现在谁都不信,看纪录只看雅昌网,它专门记载中国各大拍卖行纪录,要查某画家的档案,按个键,噼里啪啦整篇都是这个画家的记录、卖了这么多画,卖得这么好价钱,这个是假不了;一年只出现一两次,卖得一、两百万,那个我不当真。”

云炳坤认为,缺乏知识的艺术投资者可以找人带领,“跟一个老师,他说这个可以买,你就相信他咯。只要这个老师人品不错,都不会骗你。因为他可以骗你一次,但过几天你就会知道了,一下子就会穿帮。”

4.巫裔与华裔画家价码为何相距甚远?

人口比例是其一。云炳坤指出,收藏家通常购买与自己有共鸣的艺术作品,华裔画家作品的购买者以华裔居多,巫裔画家作品不仅有巫裔就连华裔收藏家也入列购买。

“真正把画价推高、定了画家在画界地位的是收藏家。谁是收藏家?除了大机构和大财团,70%收藏家是华裔。华裔人口虽少但购买力比较强。”

涵盖理论与灵魂

其次是画家的学历背景。巫裔和华裔画家就读的学校、学历、国际舞台经验都有一段差距。

咦……不是说创作来自生活和体验吗?听记者这么说,云炳坤反问,“为什么绘画要读大学?不需要嘛,每天在家里画8个小时就够了嘛。

其实,绘画方面最重要的就是理论和对画的了解,要不然你画的画没有内涵、没有灵魂。”

“华裔画家之中也不乏身价高的,像邱瑞河(Khoo Sui Hoe)的画价不会比巫裔画家的老二老三(即尤索夫甘尼或阿旺达密阿末)低,3×3尺可卖6万令吉,在亨利艺术品拍卖行的拍卖中更有9万令吉成交价。”

5.慧眼识英雄

一般人或许会问,我怎么知道这个画家有潜力?这幅画值得投资?慧眼识千里马,是一门学问。翁文豪人在画坛多年,对于谁是潜力股、谁是仙股自是了然于心,如今他依然首选喜爱的画家,但也会考虑对方是否有潜能才出手;林炳昌的方法是看中作品后研究画家背景经验,他也仰赖拍卖行把关过滤,理由是上得了上拍卖台的肯定具备一定的水准和潜力,“如果某些画家的作品经常在拍卖行出现,购买时比较放心。”

选画看四心得云炳坤的选画心得是:看中作品——研究画家履历(背景学历)——看画家年龄——看画家职业。他认为画家最好的职业就是学者或助教,不仅因为他们一生都与绘画为伍,而且学者这一职业提供优渥待遇和时间,让画家搞创作时无后顾之忧,但凡可坚持画下去,作品价格必定会上涨。

作品素质、作品数量、画家学历和身分地位、过往销售/拍卖记量都会影响画家的地位和画价。另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是国际买家/集团组织的蓄意炒作。画家已逝或在生亦左右画价走势,本地有名气的华裔画家张耐冬(1936年至2013年)的画作在拍卖行一尺可卖逾2000令吉,过世之后一尺涨破3000令吉,“画家在成名后过世,由于其作品数量已定,物以稀为贵之下,画价自然水涨船高;所以说画家不出名不能死!”

如果没成名就死了怎么办?云炳坤形容这如同在比赛中半途弃权,画作都成了画家的陪葬品(对收藏家来说,变成装饰品只能挂墙上),毕竟这世上像梵谷那样死后才成名的画家真的是少之又少啊。

油画水墨画价值高

从投资的角度来说,云炳坤直言,油画、水墨画的价值较高;水彩、版画相对较没有价值。媲美照片的画作,云炳坤也不看好,“这是你看了实景然后画上去帆布,有没有内心?艺术?中学生、学校的毕业生随时画得比画家好,因为他们眼力好,手工好,技巧好。”

林炳昌就曾吃过亏,“那时候我看到很靓的画作就买进,没有去了解画家的背景、经验,其实这些很重要,这些靓画到现在还摆在家里卖不出。”但他豁达的说,除非一开始就认识画家或者结识对艺术投资收藏有心得的朋友,否则“缴学费”乃是必经的过程。

6.画家?还是拍卖行?

答案是两者皆可。云炳坤分析,向认识的画家买画,好处是不会买到赝品,而且选择多样化,潜在风险是缺乏经验之下可能会挑到升值潜能不高的作品。

但他认为,向拍卖行购买会更经济实惠。“如果画家卖的画比在拍卖行还要便宜,他的画在拍卖行很快就消失了,画家也涨不起,只要画作在拍卖行消失,就意味着画家已经不受欢迎,这也是画家的致命伤,所以画家永远不能跟拍卖行抢生意,画作必须卖高过拍卖行。

站在拍卖行的角度,我(拍卖行)拍了你的画几次都不能卖,你说我还要拍吗?拍的话也把价钱压到很低,所以这种是有连带关系的,买画的人最好是两方面走动。”


知多一点

在大马流传的赝品:伯圆法师(1914年-2009年)的书法和画、竺摩法师(1913-2002年)、黄尧(1917年–1987年)陈存义(1930年-2010年)的水彩画、陈文希(1906年-1991年)。

7.爱好结合生意

来自吉打的云炳坤从小受到身为书法家父亲云天栋的熏陶而喜爱画作,成年后他结识一班收藏中国画的吉打收藏家,长期接触之后受影响而踏入艺术界,对中国水墨画更是情有独钟。

90年代马中互相开放,他就前进中国进行书画买卖,12年前开始在印尼、新加坡(7年前)和大马(两年前)成立拍卖公司。数十年以来不停的购买和脱售,但家中藏品仍逾千,非卖品中又以中国水墨画居多。

展现品鉴投资眼光

买画卖画几十年,云炳坤享受无数乐趣。收藏本来就是他的嗜好,这一买一卖的过程中不仅能体会鉴赏的乐趣也展现了个人品鉴能力和投资眼光,更别提在这过程中所带来的金钱回报、画作带来的美感、结识了志趣相投的画家、收藏家、同行,他也觉得自己有义务把大马作品推广海外,也很乐意和后辈分享自己的看法与经验……难怪,虽已届70岁他仍不舍得退休,“我最高兴的就是我可以继续把自己的爱好和生意结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