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观点:改革不足亚洲国续遭冷待·安迪穆克尔吉

2014年撤离亚洲的民间资本似乎达到1600亿美元(约5863亿令吉)之巨,一些亚洲国家央行因而忙着筹措美元充实外汇储备。

在改革方面最有表现的亚洲国家,像是印度及印尼,俨然成为最能留住投资人芳心的赢家。

2014年,日本以外的亚洲10大经济体靠着贸易合计赚进4130亿美元(约1.51兆令吉)顺差,为五年来高位。

正常情况下,当资金入账,央行会增持硬货币资产,避免汇率升值太快。

然而,去年这些亚洲国家央行几乎没有这方面的烦恼。去年这些国家的外汇储备只增加470亿美元(约1722亿令吉),是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最小增幅。

剩下的钱都去了哪儿?一部份肯定是被汇率波动吃掉了。

假设亚洲国家央行顺应全球趋势,将五分之三的外汇储备配置在美元资产,四分之一放在欧元,8%放在日元和英镑。

美元升值的影响,会使亚洲整体外汇储备缩水2050亿美元(约7512亿令吉)。但即使把这个因素计算进来,仍然有1610亿美元(约5900亿令吉)的贸易顺差下落不明。

最简单的解释就是民间部门将资金移出。而嫌疑最大的罪魁祸首:亚洲经济增长率日渐失色。

中国今年经济增速目标7%,是1990年以来最低,在亚洲估计外流的资金中,中国就占了三分之一。

韩国及新加坡则受到全球贸易不振的打击。

在其他国家,亚洲长期以来的治理不良问题更加恶化。泰国及马来西亚同时面临领导阶层动荡及家庭债务高企问题。

印度及印尼逆势崛起。投资人似乎愿意暂时先相信印度总理莫迪及印尼总统佐科,这两国领袖都祭出有利市场的政策,从相对年轻的劳动人口刺激出更多产值。

油价下跌也让这两个国家不必浪费经费在能源补贴上,将资金投入基础建设。

去年印度和印尼合计吸引近1250亿美元(约4581亿令吉)的民间资本流入。

这种分化表现是合乎逻辑的。那些认真提高生产力并且脱颖而出的国家,应该还会继续吸引资金涌入。

但那些改革不足的亚洲国家,可能会继续受到冷落。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