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州谢文龙墓地 速迁甲必丹黄宰墓园

(哥打峇鲁11日讯)去年底的大洪灾,导致吉兰丹唐人坡甲必丹谢清辉父亲谢文龙的墓碑倒塌,吉兰丹华人文化及历史协会、吉兰丹福建会馆及吉兰丹晋江会馆领导,吁请谢家后裔尽快安排,将谢文龙的墓地迁移至甲必丹黄宰墓园。

谢文龙的墓地占地小,周围尽是木板及锌板村屋,其墓碑完全被水泥淹没。除墓碑倒在泥土上,墓碑其中一角也有明显裂缝。

建议简单仪式重建墓碑

吉兰丹福建会馆属下福龙山义山小组主任黄博谆透露,黄、谢两家后裔都同意他们将谢文龙的墓地迁移至甲必丹黄宰墓园,谢氏后裔对花费有些犹豫,因此,他建议谢家以一个简单仪式,即拾起现在墓地的一把泥土,然后在黄宰墓地重建墓碑。

他表示,黄宰也是谢文龙的岳父。谢文龙的坟墓已有近百年历史,基本上拾金也不见得有尸骨,所以只以简化仪式进行即可;如果谢家不接受这个建议,他们是无法协助谢家处理后事的,毕竟谢家还有后裔。

他表示,除将谢文龙坟墓迁移,他们也计划把甲必丹谢清辉的墓地移到黄宰墓园。

“我们计划把黄、谢氏家族的墓地都放置在黄宰墓园,这除了容易管理,同时可以把历史写在墓地旁边,变成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墓地古迹。”

黄宰墓地遭霸占

庆幸的是,另一甲必丹黄宰的坟墓,是以洋灰打造,虽同样被洪水淹没,但仍完好无缺;而且当年的守墓人及数户巫裔后人也代清理黄宰坟墓(黄宰之坟是于光绪庚辰年立)。

针对黄宰当年口头允诺巫裔人家照顾其墓地,并让他们在墓地附近定居的说法,吉兰丹福建会馆会长叶子柱说,应该是有这么一回事,这里可能原本只有一户巫裔,后来就增加至三四户。

他说,该会已经查证过,黄宰墓地绝对是有地契,占地约1英亩,所以该会很肯定霸占者是巫裔。

他说,若不是该会一再提醒,恐怕三四户巫裔的住家,不晓得扩建到什么程度了。

针对黄宰为何在远离唐人坡的地点购买墓地时,吉兰丹华人历史及文化协会会长黄崇锐则说,这和当年双溪槟榔有一个华人坟墓有关,所以黄宰也在同一区,为自己物色墓地。

“后来华人坟墓都迁入甘榜达南庙内,反而是黄宰墓地,因为占地大,而且有地契,所以就变成一个人的墓地。”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