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药风波听证会今召开 李宗伟急待振羽

(吉隆坡10日讯)大马羽毛球一哥李宗伟的禁药风波听证会,周六将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召开,在等待终审判决前夕,他透露了这半年来暂时禁赛的心历路程。

宗伟在接受本地一家西报的专访时指出,首两个月是最难受的。

“通常,我只休假几天,而那主要是过历农新年,那是我离开羽毛球最长的时间。”

“但当我第一次听到我的禁药事件时,我放下了球拍三个星期…你能感受的到那种滋味吗?”

不懂要怎么做

“那是完全的绝望。我根本不懂要怎么做及脑海一片空白。”

“如今回望过去,我已从首几周的焦虑痛楚中走过来了。我认为我从困境中变得更强大了。”

宗伟是在去年8月哥本哈根世界锦标赛半决赛后,在药检中被揭发尿样中含有地塞米松违禁物质。他在10月被世界羽联处以暂时禁赛,在没有比赛近半年来,世界排名由第1跌至现在的第17位。

宗伟表示,他坚信正义会得到伸张。“我没有欺诈,但我也不会怪罪其他人。我告诉自己要振作起来。我过后开始投入日常训练。”

“在等待听证会到来之际,我进行了半年坚实的训练,而这对我有很大帮助。”

获各方鼎力支持

宗伟指出,由于获得各方面的鼎力支持,他现在很冷静的等待听证会的到来。“我走在街上并不感到尴尬,因为我知道自己没有做错。我的球迷没有对我做出伤害的事,他们同情和鼓励我。”

“我的代表律师迈克摩根也对我的案件做出了全面的调查,我对此感到开心。”

“我的家人,尤其是我的妻子黄妙珠也在支持着我,而我的朋友与球迷们也一样。”

“大马羽总也给了我全力支持,就连青年及体育部长凯利也站在我这边。”

复出之路艰巨

现年32岁的宗伟指出,不论听证会结果如何,复出之路将很艰巨。

“我希望听证会后就能马上解禁打比赛。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将会全力以赴让一切恢复过来。”

生命总有起落“我必须争取回我原本的世界排名,我需要重拾比赛的感觉,夺冠还是其次,我只想要再次打比赛。”

宗伟强调,整个事件教会了他很多东西,其中最教他紧记的是“不要把一切当作理所当然。”

“生命总有起落,不论发生什么事,重要的是要懂得如何站起来。”

“好朋友在你有难时离开你,一些则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和你相伴。我学到了更懂得感恩他人。”

“我只希望这段人生旅程有好的结局。如果恢复清白之身,它肯定将给我额外动力驱使我在明年的里约热内卢奥运会做得更好。”

听证会三人小组
2欧洲人1印度人组成

李宗伟禁药风波听证会的三人小组,是由两名欧洲人及一名印度人组成。

大马羽总署理会长拿督斯里诺扎证实说,听证会3人小组具备法律与医药背景,其中两人来自欧洲,另一人来自印度,但他不能透露3人的名字。

也是羽总反禁药工作委员会主席的诺扎说:“至今,我们获得律师迈克摩根对宗伟禁药风波的积极回馈,我们对一切准备进展顺利感到高兴。”

“我们做了一切该做的事,现在就等一个好的结果。”

宗伟已在日前在羽总总经理吴志强陪同下先飞往伦敦会见摩根,然后三人将一起前往阿姆斯特丹出席听证会。

国家体育学院首席执行员
南兰做好准备做证

国家体育学院首席执行员南兰医生已做好准备对李宗伟禁药风听证会做证。

如果有必要的话,南兰将通过Skype做证。他表示已接到宗伟代表律师摩根的通知做好准备。

“我没有随宗伟前往阿姆斯特丹,迈克告诉我呆在国内。不过,听证会小组成员可能会有一些问题要问我。”

他透露,摩根也对国家体育学院的一些专家进行了征询,包括在世界锦标赛期间和宗伟一起的按摩师、理疗师和营养学家。

尽可能做出精准回答

询及听证会会发问什么问题时,南兰表示:“一切胥视该小组成员。不论问题是什么,我都会尽可能做出最精准的回答。”

“不过,如果他们在听证会得到满意的答案,Skype访问可能就不需要了。”

听证会的主要问题将是宗伟如何被发现体内含有地塞米松违禁物质?宗伟是否早已知道?他是否了解该药物是如何被注射入其体内?他是否意图通过此药物在比赛期间获得好处?

基于在备战世界锦标赛期间大腿受伤,国家体育学院把宗伟交给吉隆坡体育医药中心处理。7月17日,地塞米松被注射入其体内,以协助他的伤势复元。

有关物质不应该留在其体内超过两个星期。不幸的是,它仍然在8月30日的药检中被验出,以致引起了包括他是否再次注射地塞米松而另有其谋的疑问?所有一切将在周六的听证会上获得解答。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