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法、政治与人权自由

《2015年反恐法案》在2015年4月8日凌晨2时25分以79票对60票通过。26名民联议员缺席,让民联粉丝大表失望。之前,民联对反恐法案好像坚决反对,可是在关键时刻,却有30%的民联议员以各种理由缺席。

在2013年10月,《2013年防范罪案(修正与扩大法令范围)修正法案》在23民联议员在投票环节缺席的情况下,在凌晨12时许通过。

执政党漏夜通过法案已经有先例,如果民联真的如它所说的担心反恐法被滥用,因此违反人权自由民主,那么在这段国会开会期间,理应全体出席。要做的这一点,需要有人协调,确保所有议员随时候命出席国会。

民联三党渐行渐远

民联100%的出席率,即使阻挡不了法案的通过,至少让人们看到民联议员真的是捍卫民主人权,保护民众的利益的真诚。我们不要忘记,国会议员的首要工作,就是在立法上要有所作为。而且,国会一年也不过开那么几次会,需要辩论及表决的重大法案并不多,难道就不能腾出时间?

这次缺席的26名国会议员,有19人是伊党议员,2人是行动党议员,其余5人是公正党议员。伊党议员95%缺席,反映民联三党,渐行渐远,更突显了在诸如反恐、防范罪案等课题,伊党“超越党派”,更加超越了所谓的人权及自由。

看这些备受争议的课题时,需要以政治超越党派、自由及人权等的角度来看,而不是以党派、自由及人权等超越政治的角度来看。

政治是非常灵活的,有人说那是可能的艺术。在民主社会里的政党政治,敌对政党可以以为搞“政治”而合作,朋党也可以因为“政治”而分道扬镖。

所以,对那些说我国因为选区划分不均、划分不公导致国阵一直执政的人,就是因为不从政治角度看问题。例如,2013年全国大选,巫统赢得88个国会议席,民主行动党赢得38个国会议席。这两党的议席数目相加,等于126个国会议席,超过国会议席总数的半数,可以组织政府;同样的,如果人民公正党与巫统合作,议席数目为118个,可以组织联合政府。

应对恐怖活动渗透

如果民联三党获得砂砂国会议员(不包括沙巴巫统国会议员)的支持,同样可以组织政府(122个国会议席)。

政党能不能组织政府,更关键的是政党之间有没有合作的意愿与时机(尤其是在多党制的国家里),而不是什么选区划分不公不均的问题。

同理,在处理备受争议的反恐法,国阵主要是从执政党的角度来看如何应对无孔不入的恐怖活动,而民联的其中两党,在意的不是国家的安全,而是为了迎合其支持者对自由人权的幻想。

政府的主要职责之一就是确保民众的安全,反对党是什么样的角色?有人认为是制衡,但是没有什么人意识到有时也得配合执政党,要超越党派。

这是政治重要的一部分。而民联的表现,既不是配合,也无法制衡。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