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越关系须去疴求稳(凤凰博客)

应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邀请,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7日至10日访问中国。阮富仲多次访华,在越南“四驾马车”政治机制中,他被舆论视为“知华派”。

适逢两国建交65周年,阮富仲访华意义不同寻常。从中越两国官方舆论和专家解读看,有着诸多共识:一是深化两国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二是深化两国友好合作向更深更广领域发展;三是解决两国存在的一些问题。

总之,以两国建交65周年为契机,通过中越两党最高领导人的会晤,使中越关系进入新常态。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因素分析,中越领土争端通过谈判和平解决符合两国的核心利益。

两国曾经用极端的方式去解决领土争端–战争带来的不仅是物质层面的损失,还有两国心理上的创伤,积累的是两国难以消弭的信任赤字。

在中越两国建交65年之际,两国、领导及媒体和民间,应该以大智慧共筑两国关系的正确认识观,即历史的错误不可再犯,两国关系应着眼于合作大局,一切向前看。

菲越成美国政治棋子偏执于历史伤痛不可自拔,纠结于地缘政治借力打力,不是中越关系的新常态,而是外力干预下的新困扰。

在南海区域,近年来地缘政治风波不断。究其根本,乃是菲律宾和越南受制于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影响和鼓励,对于中国海洋利益的拓展,产生了身处大国之侧的恐惧,从而希望借助外部强力来制衡中国,以缓解本国的焦虑感。

现实是,菲越和中国的海上岛屿主权之争,只是激化了区域形势,让菲越两国陷入了大国博弈的漩涡中。成为美国地缘政治的棋子,并未捞到多少好处;变成中国的对手,却使两国遭遇现实利益的折损。

作为和中国地缘交接的邻国,领土争端难免会波及到双边或多边的经贸关系。以中越经贸关系论,中国连续10年都是越南最大贸易伙伴,2014年双边贸易额达到700亿美元。

中国是越南最大的水果出口市场以及大米和许多其他农产品30%以上的出口市场。若两国关系从领土争端的不睦,延伸至经贸领域,利益受损严重的是越南。

须放下争端强化合作因而,经贸合作的利益攸关,也是中越关系的新常态。何止越南、菲律宾,即便是整个东协加上日韩,中国也是区域经贸发展的主要引擎。所以,作为美国盟友的菲律宾,可以毫不犹豫地加入中国主导的亚洲投资开发银行(亚投行,AIIB);但是对于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菲律宾却开始犹豫,甚至退出。

在中美两强之间,菲律宾有自己的趋利选择。社会主义的越南,在美国的战略选项中只是可利用的工具,甚至会想方设法让越南政治体制“变色”。

如何平衡中美关系,也是越南亟需思考的外交战略命题。越南没有日本联美制华的战略本钱,因而应该在中美之间不偏不倚——这要求越南要求外交新思维,也是中越关系步入新常态的关键。

邻国关系,总有历史恩怨和现实利益的纠缠。尤其领土争端,很难在短期内彻底解决。所谓睦邻友好,就是放大合作之利而搁置争端冲突。中越关系要去疴,就是学会放下(领土争端)和强化(双边合作)。

(作者为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本人观点不代表署名机构立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