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员应坐言起行

吉打州立法议会7日在朝野议员的一致同意下,通过调薪动议,从2016年1月1日起调涨行政议员、议长、副议长、州议员50%基薪,州务大臣的基薪则调高25%。

吉打州议会最后一次调薪是在2004年,也就是11年前;在最新调薪动议下,州议员的月薪将从目前的4112令吉提升至6169令吉,以眼下的生活水平而言,调整后的州议员基薪堪称合理。

据了解,吉打州议会是在非常融洽的气氛下通过调薪动议,朝野议员无一人反对,来自伊斯兰党的反对党领袖拿督阿米鲁丁甚至表示希望相关调薪能够马上获得落实。

朝野议员为了要求加薪而同心同德的局面,其实早有先例,从不断增长的生活费角度看,只要涨幅合情合理,朝野议员乐得开心,人民也不会过于挑剔或给予责难。

但总的来说,朝野议员针锋相对是更常见的政治镜头,而且彼此之间的相互攻讦很多时候缺乏理性基础,甚至只是为了攻击而攻击,或纯粹为了捞取廉价宣传和支持,在实际和具体的行动上,却反而流于敷衍。

针对国会下议院6日以79票对60票通过《2015年防范恐怖主义法案》,一个民间组织“阳光计划”(Sinaran Projek)点出缺席当天记名投票的26名民联国会议员名单(其中2人身分待确定),对此,法律系副教授阿兹米沙隆在一项讲座会上提出质疑,“你们(缺席的民联议员)在哪里?事实上,你们可战胜这个法令…….”

民联现有86名国会议员,26人或相等于30%的人缺席会议,跟之前这个反对党联盟对防恐法案的猛烈抨击,显然不成正比,在最重要的关头,这些议员究竟身处何方,看来有需要向广大的民众交代。

防恐法案是好是坏,固然见仁见智,但既然民联一开始就对此法案提出强烈反对,那么在关键时刻的30%缺席率,是怎样也说不过去的一个事实。

当然,就算当时民联所有86名议员出席投票,也未必能够阻止防恐法案的通过,因为这种情况一旦出现,当时缺席的国阵议员或许也没那么多,但不管怎样,民联议员的偏高缺席率,难免让其支持者大失所望。

其实,缺席防恐法案记名投票的国阵国会议员比民联议员更多,当政府口口声声要以防恐法令来遏制恐怖主义滋长之际,出席会议及支持法案的通过,绝对是所有国阵议员无可逃避的职责。

出席会议并在会议上扮演角色,是人民代议士的最基本责任,连这点都做不好的议员,我们还能够期望他们为国家和人民带来什么建设?

议员应坐言起行,没有从政诚意的议员,在大选不该有获得“续约”的机会。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