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漾茵莱湖:看独脚渔夫水上飘

湖水湛蓝荡漾,与蓝天相互辉映,滋养着水上菜园,哺育着湖民。茵莱湖依偎在群山的怀抱里,一派宁静恬适,让风尘仆仆来到的旅人,抖落一身尘嚣,满满品尝宁静。

游览茵莱湖最方便的方法,就是雇个船夫,将这座位于海拔875公尺高的缅甸第二大湖逛一圈。

船在清晨出发,行舟一会儿就看到远处一艘艘纤细的扁舟,只见明信片中的独脚渔夫飘出湖面,在晨曦的照耀中开始一天的作业。他们一脚站在船尾,一脚悬空操纵船桨,一圈一圈地划,一摇一摆就把船划起来了。独脚渔夫撑船四平八稳,自然优雅,大概是这世上绝无仅有的景致了。空出来的双手可没闲着,只要看到湖面冒出泡泡便拿竹篓抛入水中,再插入鱼叉让鱼儿乱窜,最后卡在竹篓的夹缝中,变成湖上人家的桌上菜。周围停满游船,数十架大单眼小傻瓜不停对准这独门绝技按下快门。然而,渔夫似乎不为所动,你拍你的照,我捉我的鱼,各取所好。今天收成似乎不好,老半天没看到什么渔获,渔夫干脆收起鱼篓,点起一根烟默默地抽起来。问船夫,这样能讨生活吗?一只竹篓一天能抓几条鱼?我们这些城里来的俗人,讲求的是效率,可忍受不了这样划一整天空手而归。船夫笑说:多数能抓到几条给自己吃,要真是一无所获,就顺手捞个海草,回去填充水上菜园。渔夫多数还身兼农夫。哦,原来如此,人家都不急,我们可急什么呀?在这里,生活可以很简单。

水上菜园随潮起潮落

船只载着我们从广阔的湖面慢慢驶入小村落中。居民以茵达族(Inthar)居多,他们就地取材,以当地盛产的竹竿插入湖中,建成一座座足以遮风挡雨的小木屋。屋子间不相连,一出门就是水,若要跟邻居借把盐,可不是用走的,而是要划着小舟去借。这里比山区格劳好多了,至少电线引进来了,若干大屋还有收线天碟,并不是遗世孤立的。隔着村落,是一亩亩独特的水上菜园。村民将湖里的海藻、浮萍和蔓藤等植物,混合着泥浆,打造成浮在湖上的良田。农作物以番茄为主,缅甸一半以上的番茄都产自茵莱湖。这水上菜园以竹竿固定在几公尺深的湖底,依随潮起潮落,旱季不必担心无水灌溉,雨季也无需烦恼良田淹没,真是聪明极了!湖上人家巧妙地将大自然的恩赐转化为丰腴的收成,可谓天人合一的最佳写照。听船夫说,这排成一列列的菜园还可以“拆”开来自由买卖。双方谈妥价钱后,只要将固定在湖底的竹竿抽起来,整列移到自家的范围内,就完成手续。

莲丝制袈裟献佛祖

游湖的途中,船夫还带我们去了纺织厂,这又是一项让人大开眼界的创举。接待的小姐脸上涂着塔纳卡,送上一杯热茶,柔声细语地解释,由于茵莱湖盛产莲花,于是这里的妇女从莲花茎里抽出细丝,制成袈裟献给崇敬的佛祖。“为何不养蚕?”养蚕杀生取丝,不符合佛教教义。哦,原来如此!看着女孩熟练地将长长的莲花茎割成一小段,再用小刀轻轻一刮,轻拉两端即可抽出细丝,然后加水揉成线条,再卷成线筒,套进纺织机里编织衣服,过程相当繁杂。一米布需抽数万根茎,一件衬衫更要好几天才能完成,据说穿起来冬暖夏凉很舒服。物以稀为贵,价钱更不必说,已经超出我们这些背包客的预算,只好如欣赏出水浮莲般,只能远观而不能亵玩焉。在其中一间纺织厂的角落,还特地找来长颈族妇女排排坐供游客拍照。她们脸上略施脂粉,拍一张照就给一点小费,商业气息太浓,就如这游湖的标准行程,已经很难接触到纯朴的民风。

五佛贴金变“圆葫芦”

在湖中部的村落,还有个名闻遐迩的五佛寺。顾名思义,寺里供奉着五尊佛像。坊间流传着这样一个神迹:有一年迎佛节,人们用灵舟载着五佛出巡,途中突遇大风浪,将五佛横扫入湖底。几番打捞,村民只找到四尊佛像,送回寺里时,只见那第五尊已湿漉漉地端坐在桌上。拜神迹所赐,寺庙香火鼎盛,信徒争相将金箔贴在佛像上祈愿,日积月累,佛像变得圆鼓鼓的,形成五个“葫芦”,原本面貌已不复见。走了数地的佛寺,再也没见过比这五个更趣致的了。缅甸人虔诚信佛,相信今生的奉献会在来世得到更好的回报,由贴金箔到捐油钱都慷慨解囊,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当夕阳西下,我们乘着小舟踏上归途,从北方飞来避寒冬的海鸥一路相随。船夫随手作出一个抛物动作,立即有一群鸟儿从头顶上呼啸而过。我坐在船头,迎风前进,微凉的风儿似乎吹走所有的烦恼与喧嚣,闭上眼睛,任北风轻抚,那一瞬间,好想让小舟,就这么无止境地开下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